◈ 第7章

第8章

季家人被白苓這幅淡然的表情氣的差點吐血。

她到底知不知道她手裡拿的是什麼啊?

就算不知道,剛才她們的聲音那麼大,也應該聽到了吧?

她為什麼還可以這麼冷靜?

從白苓接過禮盒,傅琛就在觀察白苓的表情,她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是不知道這條項鏈的貴重,還是無論多貴重的東西,她都看不上眼?

想到此,傅琛冰涼的唇露出幾不可見的笑,有意思。

「按規矩,要的。」傅琛垂眼看着白苓,「若沒準備,可以不用。」

「這樣啊?」白苓白皙的手指摸着下巴,認真想了想,她似乎沒什麼東西可以送人。

想了許久,白苓從她兜里掏出一個很小的陶瓷瓶,從裏面倒出一粒褐色的藥丸一樣大小的東西,「送你這個吧。」

挺吝嗇的,就給了一粒。

傅琛盯着那顆不知道什麼的丸子,冰涼的唇沒忍得住抽了兩下。

還真是……

白苓見他不接,挑眉,「看不上?」

傅琛咳了一聲,接過她手裡的東西,「挺不錯。」

「我送的東西,沒差的。」白苓把雙手**兜里,「別看它小,這玩意挺值錢。」

白苓想了想,很認真的說了一句,「比你那條項鏈值錢。」

季家人從白苓給傅琛拿了一顆不知什麼的東西出來後,一個個都傻了。

全部站在原地半天沒反應過來。

就連挺包容白苓的季易安此刻也有些懵。

這白苓……

沒給傅少準備禮物,她們季家可以準備,可她手裡拿的拿什麼東西,居然拿這個當見面禮送給傅爺。

她到底知不知道她在做什麼?

「白苓!」孫予柔從震驚中回過神,沒忍得住,怒吼了一聲,「你要把我的臉丟到什麼時候?給傅少的見面禮,你怎麼能拿這個……」

這他媽是什麼東西?

孫予柔認為自己快被白苓給逼瘋了,一下子就說不出話來了。

季欣蕙本就恨白苓,忍不住嘲諷,「沒見過……」

世面兩個字還沒說出口,季欣蕙就看到了傅琛陰冷的臉,適時的止住了。

到嘴邊的話,來了個華麗麗的大轉彎,「你知不知道這條項鏈多少錢?」

白苓淡淡瞥她一眼,「你剛剛不是說,二十億?」

「既然知道是二十億,你還送傅少這個?你這東西值二十億?白苓,我們季家不是準備不起見面禮,可你不能拿這麼寒酸的東西磕磣傅少吧?」季欣蕙幸災樂禍。

最好是把傅少給得罪了,不娶白苓,才好。

看她還拿什麼在季家囂張!

季老太太也是氣的不行,可終究還是壓制心裏的怒氣,弓着腰對傅琛道,「抱歉傅少,這孩子剛從鄉下來,不是很懂規矩,見面禮我們季家會準備好的。」

這件事是她的疏忽,原本以為這種形式的聯姻,傅少不會在意,也不可能會給見面禮,她就沒讓人準備。

眼下真是丟了人。

白苓絲毫沒在意季家的話,很無所謂的看着傅琛,「不要可以還我。」

「為什麼不要?」傅琛對白苓的興趣越來越深,說話時,眉眼都帶着笑,「這是什麼?」

「可以救命的東西。」白苓眼瞼微抬,眸子緊盯傅琛。

傅琛修長的手指微微一僵,視線跟白苓觸碰,眸子幾不可見的眯了起來。

好凌厲的目光。

她看似漫不經心的在盯着他看,實則那雙眸子很具有侵略性,儘管他帶着面具,彷彿依然能夠穿透面具,看到他的臉。

兩人對視良久,傅琛收回視線,笑了,「的確比我的項鏈值錢。」

季家人聽聞,都瞪大了眼睛。

傅少這是怎麼了?

那東西明顯很廉價,他怎麼還說比水晶之戀更值錢?

傅琛把東西揣進兜里,垂眸看向白苓,「你要走么?我送你!」

溫和的嗓音,如沐春風。

「行。」白苓一點都不拿自己當外人,很不客氣的轉身就走。

留下季家人在原地凌亂,憤怒。

「奶奶,真的要白苓嫁給傅少嗎?她還沒嫁就這麼囂張,若真是嫁了,豈不是要騎到我們頭上來?」季欣蕙咬牙切齒的開口。

她剛剛都快被白苓氣瘋了,可對方仗着傅少在,她又不敢拿人家怎麼樣。

季老太太的臉色也不太好看,她看向季馨,眸子冷了幾分,「馨兒,你真的想嫁給傅少嗎?」

季馨抿着唇,眼裡的嫉妒幾乎要噴出來,但在季老太太面前,斂住了她的嫉妒。

她點點頭,輕聲道,「是的奶奶,姐姐畢竟沒有養在我們家,對我們沒感情,如今仗着傅少的身份這麼欺負你們,我看不過去,我也是季家的孩子,也該為季家做點什麼。」

「好。」季老太太很滿意的笑了,「我果然沒有白疼你,這樣吧,我們先回家,這件事我來想辦法。」

對老太太的決定,季家沒人說什麼,都跟着她回家了。

送白苓回去的路上,傅琛讓江時越和邢宇先走了。

他開車,讓白苓坐在副駕駛位。

一路上,白苓靠在座椅上,一直在低頭玩手機。

路光偶爾掠過,給白苓本就清冷的臉上增添了光彩。

「若是不願意,我可以取消婚約。」車子行駛到一半,傅琛側首,看了眼白苓,不平不淡的開口。

白苓剛打開一局新的遊戲,聞言,抬頭,挑眉看他。

傅琛握着方向盤的手指,骨節分明,指腹泛白,他停了車,身子微微傾斜,薄唇微啟,「你若是被逼,可以選擇不嫁。」

白苓手搭在窗戶上,撐着腦袋,聲音懶散,「聽說你挺有錢的。」

「比一般人有錢。」傅琛打開窗戶,點燃一根煙。

「也挺有勢的。」白苓的聲音很輕,彷彿在說一件很平常的事。

「一般人不敢惹。」傅琛吸了一口煙,吐出煙圈,他微微側首,深邃的眸子掠過一道光。

白苓點點頭,眉眼低斂着,「我缺錢,也缺勢。」

傅琛手上的動作一窒,隨即勾唇,「行。」

扔掉煙頭,重新啟動車子。

他沒有送白苓回季家,先帶她去吃了飯。

晚上的飯局,傅琛和季家人都沒吃飯,他猜想小姑娘應該餓了。

飯後把白苓送回季家,白苓讓傅琛把她放在季家門口。

等待傅琛的車離開,白苓才眯着眼,轉身去了歷城中心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