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3章(2)

家私自換人的事就很有可能惹惱傅家大少,若禮數出了問題,季家可就真的毀了。

白苓她們一進門,季老太太看到她的穿着瞬間站了起來,臉上的憤怒顯而易見,「混賬!誰讓你穿成這樣來的?」

白苓還是穿着她那身廉價的黑色衛衣,戴着黑色鴨舌帽。

季老太太扭頭對着孫予柔破口大罵,「你是死人嗎?不知道這是什麼場合?讓她穿成這樣就來,你是想毀了我季家嗎!」

孫予柔本就怕季老太太,被老太太這麼一吼,身體下意識的哆嗦了一下,「媽,我給她買了禮服,可這死丫頭說什麼也不肯換,你也知道,她沒養在我身邊,我說的話,她聽不進去。」

孫予柔在心裏把白苓罵了好幾遍。

出門前她無論怎麼威逼利誘,白苓就是不換衣服,季易安也不想太為難白苓,就沒讓換。

可在季老太太面前,她也不能說季易安的不是,只能打落牙齒往肚子里吞。

「馬上帶她換衣服。」

季老太太渾身散發著威嚴的氣勢,她看了眼時間,「來不及了,傅家人馬上就到……這樣,欣蕙跟白苓的身高差不多,讓她們去洗手間換衣服。」

「奶奶,我不要!」季欣蕙跺着腳,氣的快哭了。

讓一個鄉下來的野丫頭穿她的衣服,比殺了她還難受。

「你不要?」季老太太一道凌厲的目光看過來,「難道你想得罪傅家?你承受的起後果?還是你想嫁給傅少?」

「我……」季欣蕙咬着唇,有氣又委屈,只能瞪着白苓。

季老太太淡淡的看她一眼,冷聲道,「你若承受的起後果,可以不換。」

季欣蕙是驕縱了些,但她不傻。

傅家,她們得罪不起。

若是因為她不肯換衣服得罪了傅家,那她就成了季家的罪人。

她在內心做了許久鬥爭,惡狠狠的看着白苓,「還不快跟我去換衣服?」

從進門,白苓就雙手插兜,冷漠的站在門口,看着季家這群人上演大戲。

眼下,戲看夠了,她徑直走到桌前坐下,懶散的靠着椅背,不緊不慢的開口,「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