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總裁,夫人攜多個馬甲為你護航!暢讀版 第3章_安霧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樓上。

白苓簡單的收拾了行李,然後去洗了澡。

洗完澡出來,她拿出一台黑色的電腦,按了開機鍵。

白苓白皙的手指在電腦上快速的敲擊,很快,電腦彈出一個頁面,一串串代碼顯示出來。

兩分鐘後,她停了下來。

電腦上顯示着一份資料,盯着資料,她紅唇緩緩勾起。

傅家少爺?

傅琛?

她手指撐着下巴,目光具有侵略性的看着照片里的男人。

許久後,她勾了勾唇,紅唇露出一絲淺淡又邪氣的笑,「別急,我們會見面的。」

歷城,名苑。

傅琛站在落地窗前,窗外淺淡的光影照進來,將他的身影拉的纖長,輪廓分明的五官如同被上帝精心雕刻的一般,鼻樑高挺,薄唇冰冷。

光影下,他身上那股渾然天成的王者之氣,那雙深邃的眸,如一潭深不見底的潭水,薄唇抿着,臉上沒什麼表情。

「傅爺,季家把原本要嫁過來的季馨換成了白苓。」傅琛身後,黑色西裝的邢宇恭敬的站着,嗓音暗沉,「她是季易安夫人的大女兒,要不要我去找他們?」

「不用。」傅琛轉過身,嗓音寡淡。

「聽說這白苓的品性不行,整日跟一群混混鬼混,坑蒙拐騙樣樣俱會,她這樣的人,如何能當得起傅夫人?」邢宇有些惱,季家敢耍傅爺,難道不知道後果么?

傅琛挑了挑眉,眸光深沉,「你認為什麼人當得起傅夫人?」

「至少也是優秀的。」配傅爺的女人,怎能不是人中龍鳳?

傅琛眯了眯眼,「我的身體狀況,誰肯將優秀的人嫁我?」

邢宇低着頭,抿唇道,「我一定找到鬼面,請他治好你的病。」

「鬼面豈是那麼容易能找到的?」

若容易找,就不會幾個月還沒消息。

傅琛擺了擺手,「去準備一份見面禮,第一次見未婚妻,不能失禮。」

「可是……」

邢宇還想說什麼,傅琛冷冷的看他一眼,他只好噤聲。

歷城墓園。

天空忽然下起了雨。

一身黑色衛衣的白苓垂着腦袋,步履緩慢的朝着墓園深處走去。

鴨舌帽遮擋住了她的臉,她走過的地方,只留下一道消瘦的殘影。

她渾身透着一股低氣壓,眉宇間都是冷的。

左手拎着一箱啤酒,右手拎着冥紙和蠟燭,走到寫着『季墨寒』名字的墓碑前停下。

沒有打傘,雨水打**她的衣裳,卻渾然不覺。

打開冥紙,動作熟練的掏出打火機點燃蠟燭,再點燃冥紙,直到冥紙燒完,才打開一瓶啤酒坐在墓碑邊緣的石階上。

她眼瞼微抬,看向墓碑上的照片,唇角勾起淺淺的弧度,配上她那張絕美面孔,顯得凄美寒涼,她紅唇微啟,「我來了……你,還好么?」

照片上的男人輪廓分明,陽光般的笑容立刻就穿透了她的心。

季家所有人只當她是個沒人要的野孩子,卻不知,他們最寵愛的兒子,早就跟她認識。

他們之間的感情,季家那些人,如何懂得?

雨越下越大,白苓瘦小的身體幾乎被淹沒在雨水當中。

這時,一陣刺耳的手機鈴聲響起,白苓收回視線,打開變音器,接起電話,「說。」

變音器里的聲音是一道很滄桑的男聲。

「有人下單,要鬼面的聯繫方式,十億。」電話那邊的聲音也很有滄桑感,卻多了一絲陰鬱。

但對白苓,只有敬畏。

她可是K。

神一樣的黑客高手。

「不接。」

白苓一隻手**兜里,腦袋垂着,嗓音寡淡,「發一條通知,一年之內我不接單。」

「什麼?」電話那邊的人大驚失色,「K不接單,你知道會造成多麼嚴重的後果么?整個國際都要動蕩。」

他都能想像,這條通知發出去後,會面臨怎樣的盛況。

白苓顯然沒有猶豫的意思,「就這樣。」

關了變音器,同時關了手機。

電話那邊的人再打過去時,白苓已經關機了。

他倏地起身,額上冒着汗,一邊推開辦公室的門一邊打電話,神情焦急,「快,讓所有人回來……」

與此同時,她從另一邊的褲兜里掏出另一部手機。

這是她的私人號碼,手機上的聯繫人少的可憐。

零零散散的就十幾個。

白苓附身拿了一罐啤酒,喝了一口酒,撥通手機里的備註『L』的聯繫人。

「查到了么?」

「我正要給你打電話。」這次白苓沒有開變音器,對方的聲音也很年輕。

「傅琛當天也做了心臟手術,不過是不是季墨寒的心臟,暫時還不知道。」

傅家是京城第一大豪門家族。

以他們的手段,自然不可能讓人查到這些信息的。

白苓眯了眯眼,一口喝完啤酒,紅唇微微勾起,有些冷,「行。我自己查。」

和傅家聯姻就是最好的途徑。

把空瓶裝進箱子里,起身,看着墓碑上的照片,聲音寡淡:「走了。再給我一段時間,我一定讓拿了你心臟的人來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