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竹馬不留情面,我換做他小嬸氣瘋他小說試讀完整篇 第6章_安霧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第4章

小叔周庭宴

蔣雅薇是以簡文茜好友身份來的生日宴。

今晚這事一鬧,她就比較尷尬,梅嵐看着她從樓上下來,很想衝過去掐死她。

雖然她跟簡橙的母女關係比較惡劣,但到底是自己親生的女兒。

自家人矛盾再怎麼深都沒關係,總之不能被外人欺負了去,不然丟的是簡家的臉面。

而且,周聿風什麼身份?

周家的少爺,這麼好的一門親事,怎麼能讓別人搶了去!

梅嵐本來就氣,當看見周聿風緊張兮兮的跑過去牽住蔣雅薇,生怕她被刁難時,怒氣更是直衝天靈蓋。

然,難聽的話剛到嗓子眼,就被簡文茜按住。

「媽,我現在比您還生氣,虧我把蔣雅薇當朋友,沒想到她暗中搶橙橙的男人。

「剛才換衣服的時候,我已經罵了她了,她說她身份配不上周聿風,她不奢望嫁進周家,周聿風也不會娶她。」

簡文茜提到今晚簡橙踹她們下水的事。

「橙橙今晚踹蔣雅薇下水,已經讓周聿風很生氣了,剛才又賭氣要解除婚約。

「如果您和爸再斥責刁難,萬一,他真的一怒之下非要退婚怎麼辦?

「橙橙是救過他小叔,但如果他非要退,周家不可能因為橙橙的一個救命之恩逼死他吧。

「被周家退婚,橙橙以後就嫁不出去了。」

聽到「退婚」兩個字,梅嵐逼着自己冷靜。

最近她被簡橙氣的胸悶易燥,幸虧身邊還有文茜這個聰慧冷靜的女兒提點。

梅嵐憋着一口鬱氣,忍不住抱怨,「你妹妹今晚完全瘋了,真是太不懂事了,取消婚禮這話能隨便說的嗎?」

簡文茜溫聲寬她的心,「媽,您放心吧,橙橙就這脾氣,她鬧過的次數還少嗎?

「就是嚇唬周聿風而已,過兩天就好了。」

梅嵐點點頭,在心裏也很認同這話。

確實,這些年小女兒的脾氣越發古怪。尤其高中那件事後,跟誰都不親,整個人大變樣,唯一不變的,就是對周聿風的感情。

她不可能取消婚禮的,只是賭氣而已。

周聿風因為擔心簡家人刁難蔣雅薇,特意在客廳等了她一會,等他帶着蔣雅薇出來,門口已經不見簡橙蹤影。

司機去開車,兩人在門口等,蔣雅薇挽着周聿風的胳膊。

「聿風,簡橙她真是恨死我了。」

她整個人貼着周聿風,萬般委屈,「我都跟她說了,我不會跟她搶周太太的位置,她為什麼還不放過我?」

周聿風心裏也煩躁,他今晚沒打算暴露蔣雅薇的。

確實衝動了。

但他這人就這樣,見不得自己喜歡的人被當眾刁難。

更何況簡橙最近太囂張,竟敢跟他冷戰兩個月,還敢當著他的面欺負蔣雅薇。

他不出來維護蔣雅薇,怎麼挫簡橙的銳氣?怎麼給她教訓?怎麼讓她長記性?

心裏煩躁,周聿風也沒太多耐心安撫蔣雅薇。

他抽出胳膊,把她摟在懷裡,聲音溫柔,「知道你受委屈了,你的生日也快到了,想要什麼禮物都滿足你。」

蔣雅薇收起眼淚,「什麼都可以?」

周聿風點頭,「可以。」

自從簡橙回來後,她確實受了不少委屈。

蔣雅薇歡喜的抱住他的腰,「那到時候,你把時間空出來五天陪我,你就是最好的禮物。」

「好。」

周聿風見她一副心裏眼裡都是自己的滿足感,心中閃過點點漣漪,低頭吻她。

一吻落,蔣雅薇摟着他的脖子,試探着問:「聿風,如果這次簡橙不是賭氣,她非要跟你取消婚禮怎麼辦?」

「不會。」

周聿風從不考慮這種假設性的問題。

「她就是這脾氣,每次都賭氣。」

他倒是希望簡橙能硬氣一次,但簡橙對他的愛很黏糊,甩都甩不掉的那種。

她今晚確實不對勁。

應該只是氣急了,過兩天她自己就好了,簡橙的自愈能力很強。

他都習慣了。

蔣雅薇的眸子閃了閃,沒再說什麼。

……

秦濯給的地址是一家私人會所。

惠安路的屏璽會所,整個江榆市最有格調的風月處,民國風裝修,文化氣息濃郁,隔着天橋都能窺見的精美古典,風雅高貴。

簡橙來過一次。

她高考後就被送出國,去年才回來。周聿風說好了去接機,最後放她鴿子,說是有應酬,陪重要的客戶走不開。

簡文茜說,她剛從屏璽會所回來,在那見到周聿風了。

分開五年,她太想周聿風了,所以行李箱剛放下就去找他。

屏璽會所是會員制的,她沒有會員進不去。

也是巧了,簡文茜又回來了,說有東西落在這了回來拿,正好把她帶進去。

現在想想,不是巧,是簡文茜故意的。

簡文茜故意引她來會所,故意讓她看見周聿風和蔣雅薇的親密,故意刺激她,她想讓她跟周聿風鬧掰,她不想她嫁進周家。

那天她跟着簡文茜進去,簡文茜給她指了周聿風的包廂,推門進去,滿桌的狼藉,能看出一群人吃吃喝喝的痕迹。

大概是散場了,她進去時只有周聿風和蔣雅薇。

周聿風喝酒上臉,那滿臉的通紅不知道喝了多少,他把蔣雅薇摟在懷裡,下巴搭在她肩膀,蔣雅薇小鳥依人的靠在他懷裡。

她那時衝動,跑過去把兩人分開,還推了蔣雅薇一把。

周聿風酒醒了大半,看見她的第一眼倒是有驚喜,後來看到摔地上的蔣雅薇,臉色就變了。

那時候,蔣雅薇還不敢挑釁她。

怎麼說她都是周聿風突然回歸的白月光,她得先試探周聿風對她這個白月光的態度。

所以那天,她還會小心翼翼地解釋。

「簡橙,你別誤會,周總他喝多了,很難受,就靠在我身上醒醒酒。」

周聿風當時看了蔣雅薇一眼,附和了她的話。

「是,我剛才頭暈,蔣秘書肩膀借我靠了下。」

簡橙不止一次罵自己蠢,其實當時只要冷靜一下,就能看出不對勁了。

可惜啊,她當時對周聿風的信任是滿分的,她太相信他了,他說的什麼話她都相信。

她也相信,周聿風不會背叛她。

畢竟,他們當年那麼喜歡彼此。

她也相信蔣雅薇,高中時候,她幫了蔣雅薇不少,她相信蔣雅薇不會狼心狗肺地覬覦她男人。

結果她被信任蒙了眼,他們暗通曲款時,她還傻乎乎的憧憬着未來,還愚蠢的讓周聿風多多照顧蔣雅薇。

真蠢。

……

「簡小姐?」

沒有會員進不去會所,簡橙給秦濯發了個消息後就在馬路邊等着了,出神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喊她。

來人戴着眼鏡,斯斯文文,簡橙認識他,周庭宴的助理,潘嶼。

去年周聿風想退婚,她不想放手,但走投無路,就膽大包天的去找了周家的掌權人,周聿風的小叔周庭宴。

她運氣好,當年救過周庭宴,得了個天大的人情,她用救命之恩求了周庭宴。

周庭宴發話,周聿風果然不敢再提退婚的事。

強求來的,果然是長久不了的。

潘嶼的目光在她紅腫的臉頰掃一眼,鏡片後的眸子閃過驚愕,又很快恢復平靜。

「簡小姐,請跟我來。」

夜色瀰漫,黑色賓利低調的停在路邊。

潘嶼拉開了后座車門,微微側身,伸手朝簡橙示意,簡橙彎腰鑽進去,進去才發現車裡還有一人。

周庭宴。

車內開了頂燈,昏黃的光線傾斜在男人身上,像鍍了層金光。

五官帶着朦朧色,卻依舊可辨立體英俊的輪廓,鼻樑高挺,下頜線優越,連喉結都性感。

掌握着江榆市大半經濟脈絡的男人,那張臉無可挑剔,就是身上的商人氣息很重。

只安靜坐在那裡,矜貴清冷的氣場就已經讓人覺出壓迫感。

簡橙剛拘謹地坐好,車門就被人從外面關上,狹窄的空間內,她平時的囂張盡退,恭恭敬敬地開口。

「小叔。」

其實周庭宴今年才三十二,只比她大八歲,按年紀她該喊聲哥,但周庭宴是周聿風的小叔,她一直跟着周聿風叫。

周庭宴交疊的雙腿上放着一個平板,他在看郵件,聽到簡橙喊他,指尖一頓,緩緩轉過頭。

「嗯。」

拋開車內令人坐立難安的壓迫感,簡橙一直覺得他的聲音很好聽,低沉清冷,渾厚有磁性,像大提琴深暗的音韻,帶着酥**麻的穿透力。

可惜他話少,惜字如金,很容易冷場。

他「嗯」了一聲就沒了動靜,簡橙只能主動找話題。

「那個,秦濯哥……」

見他眉頭輕蹙,簡橙意識到不對勁,反應極快的改了口。

「秦濯叔呢?」

這不怨她,稱呼秦濯一直比較尷尬。

秦濯跟周庭宴是發小,兩人年紀相同,輩分一致,她跟着周聿風喊周庭宴小叔,按理也該喊秦濯叔。

可秦濯是孟糖的未婚夫,跟着孟糖喊,她就不能喊秦濯叔。

她是給秦濯打電話才見到了周庭宴,這會兒沒見秦濯,隨口問了一句,一時不察喊了哥。

當著周庭宴的面喊秦濯哥,有點不太禮貌了,一個叔,一個哥,不合適。

簡橙及時改口,怕更尷尬,也不再管秦濯去哪了,不等周庭宴開口,就直接道出目的。

「小叔,去年周聿風想取消婚禮,我求了您一次。您幫了我,我知道我這次不該再來麻煩您,但是我沒辦法了。」

簡橙坐姿端正,兩手交握在膝蓋間,落水後她就懶的化妝,素白的小臉泛着蒼白,巴掌印越發明顯。

周庭宴如墨的眸子落在那兩道紅印上,眼底看不出半點情緒。

簡橙眼睫垂着,沒看他,語氣帶着點哀求。

「我想跟周聿風解除婚約,他忌憚您,不敢退。小叔,我也不給您添麻煩,您只要告訴周聿風,您不會再干涉我們就行。」

只要周庭宴不管她了,周聿風會主動退婚的。

他那麼厭惡她,機會給他,他會立刻拋棄她的。

簡橙說完,遲遲等不來回應,心裏開始打鼓,正要抬頭看過去,忽聽周庭宴問:

「臉怎麼回事?周聿風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