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竹馬不留情面,我換做他小嬸氣瘋他小說試讀完整篇 第3章_安霧小說
◈ 第2章

第3章

第1章

他不愛你了

立冬這天,江榆市迎來今年的第一場雪。

「姐姐,打點滴可不能一個人來,你剛才睡著了,藥水打完了,回血了都,幸虧我媽媽看見幫你喊了護士。」

簡橙躺在醫院急診輸液室的病床上,耳邊聽着隔壁床小姑娘善意的提醒,腦子還是昏昏沉沉的。

小姑娘還在說話。

「姐姐,你還有幾瓶沒打呢,給家裡人打個電話吧。」

簡橙道了謝後才接她剛才的話。

「孤兒。」

小姑娘愣了下,連聲道歉,簡橙笑笑說沒事,動作遲緩的從枕頭下摸出手機看了眼時間。

凌晨兩點。

這麼晚了啊。

她一整天都在攝影棚,晚上叫了個外賣,吃完進暗室洗照片,四個小時,沒有一張讓她滿意的,全是垃圾,情緒快崩的時候,腹部又絞痛。

回屋躺床上,以為休息一會就好了,沒多久又開始噁心嘔吐,最後實在熬不過去,只能打車來醫院。

醫生說是急性腸炎。

已經打完兩瓶藥水了,第一瓶的時候她是清醒的,第二瓶打到一半撐不住了。

太困了。

太久沒踏踏實實睡過覺了。

護士換好輸液袋後又囑咐了幾句才離開,挺好的年輕小護士,知道她沒有家屬陪護,說可以幫她聯繫護工。

簡橙在醫院住了三天,出院這天,梅女士打來電話。

「明天是你姐姐的生日,你別忘了。」

簡橙剛走出醫院,「去不了,病了。」

梅嵐對這個女兒了解透徹,顯然不信。

「病了?裝的吧你,早不生病晚不生病,怎麼偏偏你姐的生日到了你才病?」

天氣潮濕,簡橙的眼睛也潮**一瞬,只是一瞬,又懶懶地嗤笑。

「愛信不信,反正我不去,生日有什麼好去的,葬禮才有意思,等她死了我再去。」

「簡橙!你怎麼這麼惡毒!」梅嵐怒火高漲。

「再惡毒也是你生的,罵我就是罵你自己。」

「你還知道你是我生的?你對你媽就是這個態度?

「你就不能學學你姐姐?你姐姐聽話懂事,從來不讓我們操心,你姐姐……」

「學她什麼?學她不要臉?學她鳩佔鵲巢?學她沒品沒德滿嘴糞便?學她婊里婊氣蛇蠍心腸?」

「簡橙!」

路邊停下一輛的士,有乘客正在下車,簡橙抬腳走過去。

「這麼嫌棄我,還給我打電話幹什麼,你也不怕被氣死,要不咱兩互刪吧。」

「簡橙!你給我好好說話!」

類似這種對話每年都要發生,梅嵐也早就習慣了,一通斥責警告後,開始下命令。

「我懶得跟你瞎扯,明天聿風也過來,他說他去接你。」

簡橙這才冷下臉,「你給他打電話了?」

「是啊,你們吵架了,我還能指望你打嗎?我這也是給你台階下,見到他的時候給他道個歉,認個錯。」

提起這事,梅嵐又開始恨鐵不成鋼地教育。

「過了年你們就結婚了,你不要整天呆在你那個破工作室,又掙不了幾個錢。

「你得多在聿風身上下功夫,不要天天跟他吵架,你的脾氣得改改,你要學學你姐姐,你姐的脾氣就很好,你姐……」

啰啰嗦嗦一大堆。

比唐僧的緊箍咒還煩人。

簡橙打開車門坐進去,準備掛電話,梅嵐趕緊道:

「明天來的人不少,姐姐生日,你這個當妹妹的不來算怎麼回事。

「外面本來就傳你們不合,你不來,你姐姐會被說閑話的,你給媽一個面子,過來吧。」

簡橙跟師傅說了個地址,然後整個身體往後靠,「哦,我出場費很貴的。」

梅嵐無語,「錢錢錢!每次跟你說點事,你最後都是談條件要錢,掉錢眼裡了!」

罵完又忍着氣問一句,「要多少!」

簡橙:「不是說給你面子嗎?你的面子值多少錢?」

……

簡橙回到家煮了粥,吃完直接躺床上睡了,一覺睡到第二天中午,被電話吵醒。

發小孟糖打來的。

「親愛的,我下午三點的飛機,五點半到,來接我。」

簡橙盯着天花板緩了緩神,「你不是要出差一個月嗎?這還不到半個月,結束了?」

「沒啊,我請半天假,陪你吃了飯再回來。」

簡橙愣了下,拍拍額頭,清醒了些。

對了,今天是簡文茜的生日,每年的這天,孟糖都會陪她涮火鍋喝酒嗨整晚。

「你不用來回折騰了。」

簡橙從床上坐起來,端起床頭柜上已經涼了的茶抿一口。

「我今晚回老宅。」

梅女士給她轉賬了,最開始只給五位數,她沒搭理,梅女士反反覆複試探到七位數,她才發一個『謝謝財神奶奶』的表情包。

梅女士氣半死,嘮叨半天,她的氣挺順,七位數過去喝杯酒,順便給那些人添點堵,多划算的買賣。

「七位數?呵,梅姨真大方。」

孟糖話裡帶着諷刺,她是真不明白梅嵐,偏心的沒譜。平時對簡橙摳搜摳搜的,現在為了給一個養女撐面子,一擲千金。

把親閨女當根草,把養女當個寶。

哪個當媽的這麼缺心眼?

不對,罵少了,簡家除了簡橙,全都缺心眼,腦子都被門夾了似的。

孟糖每次提簡家那幾個缺心眼的都氣到不行,罵幾句就轉了話題。

「你跟周聿風怎麼樣了?還在冷戰?」

簡橙又喝了口涼掉的茶,手腳都冰冷,「他今晚也去生日宴,梅女士讓他來接我。」

沒說會和解,也沒說不會和解。

說明這次的問題很嚴重。

孟糖沉默了會,最終還是沒忍住,「寶貝,你別怪我多嘴,你和周聿風這樣吵下去不是事。」

簡橙把杯子放回去,沒接話,閉着眼算了算時間。

吵架?確實吵了,她和周聿風這次吵得比較凶,似乎,冷戰兩個月了呢。

「周聿風已經不是當年的周聿風了。」

孟糖想罵醒她。

「他變心了,他愛上蔣雅薇了,你清醒一點,他已經不幹凈了,你為什麼非要在他這顆歪脖子樹上弔死?」

實話真夠刺耳的,如最尖銳的刀鋒一般,能把人的心挖出血淋淋的窟窿。

簡橙腦子裡針扎一樣的疼。

確實,周聿風愛過她,熱烈地愛過。

確實,周聿風現在不愛她了,她從周聿風的肋骨,變成了吃一口都會卡嗓子的雞肋骨,食之無味,棄之不能。

蔣雅薇。

簡橙對這個名字深惡痛絕,特別不願意提及,但事實是,這個叫蔣雅薇的女人,成了周聿風的第二根肋骨。

為什麼非要在周聿風身上弔死?

當然是不甘心,畢竟她等了那麼多年,終於要等來兩人的婚禮,畢竟,她也愛過。

而且,都訂過婚了,過了年就是婚禮了,還有三個多月,請柬都發出去了。

所有人都知道她要結婚了,現在放棄,她臉往哪放?

行吧,她臉皮厚,她可以不要臉,但她還是不甘心。

不甘心就這麼放棄,不甘心便宜了蔣雅薇那隻白眼狼。

可是,再不甘心又能怎麼辦?

周聿風說她變成了刺蝟,她確實是刺蝟。

可惜馬上就不是了,渾身的刺被周聿風一根根拔掉了,盔甲沒了,只剩血淋淋的窟窿。

等身上的最後一根刺也沒了,她焉有命活?

……

如梅女士所言,簡橙接到了周聿風的電話。

「你姐生日,梅姨讓我們一起過去,你在哪?我去接你。」

簡橙剛洗了澡出來,拿着手機往衣帽間走,「不是不理我嗎?所以現在是和解了?」

周聿風頓了下,反問:「你想和解嗎?」

簡橙聽他這高高在上不退讓的語氣,就知道這個話題一旦聊起來,又得吵架,她不想在電話里吵。

「公寓。」

夜幕降臨,灰沉的雲霧盤踞天空,垂重感壓得人喘不過氣。

黑色轎車停在路邊,周聿風正靠着車門抽煙。

簡橙踩着高跟鞋走過去,腰肢款款,清冽的眸瞥一眼他腳邊的幾個煙頭,笑問了一句。

「等的不耐煩了?」

周聿風靠在車門上沒過去,等着她走過來,視線不輕不重的落在她身上,敷衍回了一句。

「沒有。」

其實是不耐煩了,他已經等了快一個小時,再遲五分鐘,他就直接走了。

周聿風知道自己變了,從前,別說一個小時,簡橙就是遲到一天,他也會等她,無論多久他都會等。

現在,他對她不耐煩了,只能容忍一個小時。

很多人說,誰能娶到簡橙,是福氣。

首先,簡橙漂亮,名副其實的大美女。

周聿風很認同這點,因為簡橙確實漂亮,單論外貌,她是很多男人都喜歡的花瓶款,身材火爆,眼波撩人,白皙雙頰柔嫩似水,勾人的桃花眼卷着獨特的媚。

即便淡妝,也足夠明艷。

比如此刻,一身低調的高奢名牌,款式不張揚,旁人穿着是規矩,她穿着是魅力四射,獨特又矜貴的純欲風。

身姿挺立,儀態款款似傲嬌的公主。

這樣的大美女,帶出去絕對有面子。更何況,簡橙家世好,地產大亨的千金,貴門名媛,娶回家有面又有錢。

這福氣落在了周聿風頭上。

簡橙是他的未婚妻。

可惜,他並不看重錢。簡家家世再好,也比不上周家,他是周家的少爺,最不缺的就是錢,簡橙嫁過來是高嫁。

至於臉,簡橙確實在他的審美上,但盛放的紅玫瑰擁有的太久,有一天也會膩的。就像山珍海味吃慣了,時間久了,也會索然無味。

兩人共同的朋友勸他。

「周聿風你別作,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簡橙更愛你,把她氣跑了,有你後悔的時候。」

簡橙愛他,他知道。

他也愛過簡橙的,最初愛的熱烈,後來,愛變的平淡乏味,又帶着不敢承認的……怨。

現在,他愛上了蔣雅薇,一個命如野草,卻頑強有毅力的女人。

朋友又勸。

「周聿風,你清醒一點,你都愛了簡橙這麼多年了,不可能突然就愛上別人了。

「一定是錯覺,你只是暫時被迷惑了,其實你心裏愛的還是簡橙。」

是錯覺嗎?

不知道,有什麼所謂呢,如今他心裏,蔣雅薇確實比簡橙重要。

……

去簡家老宅的路上,周聿風提到兩人冷戰的事,把電話里的問題重複一遍。

「你想和解嗎?」

和解?

當然想和解,只是——

簡橙轉頭看他,「可以啊,只要你辭退蔣雅薇,我以後再也不跟你吵架。」

蔣雅薇,周聿風的秘書。

簡橙發現周聿風對蔣雅薇不一般的時候,就讓周聿風把人辭了。

周聿風不肯,說蔣雅薇能力突出,沒理由辭退。

她當時更焦灼如何挽回周聿風,覺得周聿風只是怪她離開太久,覺得周聿風只是氣她。

她始終不信,連周聿風都要拋棄她。

直到兩個月前,她在周聿風的公寓樓下看到兩人,那十指相扣的手,纏綿悱惻的早安吻刺痛了她。

周聿風后來的坦誠,更像施捨,如同一隻來自地獄的手將她五臟六腑都撕裂。

他說,「簡橙,我不想瞞你,我愛上雅薇了。當然,周家不可能承認她,所以你放心,我還是會娶你,婚禮照常進行。」

……

車內放着恬靜舒緩的鋼琴曲,墜落的音符攪着簡橙瀕臨腐朽的記憶。

年少時的誓言,不過如此。

她想嫁給周聿風,做夢都想,周聿風篤定了她會因為愛他妥協。

偏偏她的驕傲不允許她跟蔣雅薇共存,偏偏周聿風愛上了蔣雅薇,非逼着她成全他的第二次愛情。

這是死結。

意料之中的,關於「和解」的話題又在雙方不退讓中談崩。

周聿風的話很誅心。

「簡橙,如果我非要退婚,也不是不能退。

「你別再無理取鬧了,說句你不愛聽的,我們這種圈子,婚後夫妻各玩各的比比皆是。」

簡橙沒回這話,胳膊支在車窗上看外面的風景,望着路兩旁鱗次櫛比的高樓,思緒不知道跑哪兒去了,快下車的時候,她拿手機發了條微信。

消息是發給周聿風的。

【99】

周聿風看了眼屏幕,又不怎麼在意的把手機收進兜里。

這不是簡橙第一次給他發數字,第一次發的是「1」,這是第九十九次發,所以是「99」。

他問過她什麼意思,她喝醉了開玩笑說:

「你往我心上捅一刀的時候,我都給你記着,周聿風,等你捅一百刀的時候,愛你的簡橙,就沒有命了,我就不要你了。」

簡橙發「1」,是去年,兩人訂婚後的第一次吵架。

周聿風分析過她的規律,確實,每次發數字都是兩人大吵過後,但不是每次吵架都發,好像是看她心情。

周聿風沒當回事,只當她在耍性子。

畢竟,簡橙愛他如命,他篤定,她最後會妥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