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我拋下狀元郎,帶崽跑路了 第7章_安霧小說
◈ 第6章

第7章

上元夜,村寨里甚是熱鬧,尤其是小娃們的打鬧嬉笑聲,膽大的娃子還敢放炮竹。

住在另一頭的婦人端了兩碗元宵過來。

一碗有六個,白胖圓滾,同往年一樣。

婦人笑咪咪道:「家裡多做了些元宵,想着給你們,嘗嘗味道喜不喜歡。」

容卿音把元宵分別倒進自己的碗和裴凌筠的碗里,笑道:「好嘞,多謝大娘。」

婦人擺了擺手,「跟大娘哪兒用得着說謝?咱都是鄰里。」

婦人走了後,容卿音吃了一個元宵,是黑芝麻餡兒的。

「大娘的手藝還是這麼好,味道很好,人也好。」容卿音忍不住感嘆一句,又吃了一個。

坐在她對面的裴凌筠低頭看了看碗里的元宵,吃了一個。

其實他不愛吃如此甜的元宵。

送元宵來的這個大娘也不純粹是好心。

自他考中秀才以來,這個鄰里的大娘對他們家愈發熱心幫忙了,尤其是他舊年中了舉人之後,更是殷勤了。

存了什麼心思,昭然若揭。

不過,這個鄰里一家確實也是好心人家,平日里確確實實幫襯他們了不少。

吃完了元宵,裴凌筠拿出他拎回來的包裹,在裏面拿出狀似炮竹的玩意兒,只不過比炮竹大了許多。

「音兒,這是煙花,你說不想去城裡看,我便託人買了些來,煙花很漂亮的。」

容卿音怔了怔,「所以你今日晡時不在家裡,是出去買煙花了么?」

裴凌筠輕笑應聲:「嗯,不妨試試?」

容卿音低頭看煙花,鬢髮垂落,似紅了眼。

裴凌筠將煙花放在院里空闊的地方,燃了燭火,遞給她:「來,試試。」

燭火映照,他的眉眼溫柔,唇角勾着笑。

容卿音有些許心動,卻還是不敢伸手去接。

不敢接下他似真似假的心意。

「你連炮竹都敢放,這會兒卻不敢點煙花了?音兒什麼時候膽兒這麼小了?」

他這話是刻意刺激卿音的。

容卿音抿了抿唇,最終還是將燭火接了過來,走到煙花附近,揣着緊張與期待,將燭火伸了出去。

下一刻,他卻自身後貼了過來,握着她的手,兩人一起點了煙花。

滋啦滋啦的聲音響起。

他抱着她走遠了些。

很快,煙花隨着響聲衝到空中,一瞬之間炸開。

落星如雨。

果真是漂亮極了。

縱使上輩子見過更大的煙花,可卿音竟覺得這一簇煙花是最好看的。

「音兒,喜歡么?」

又一簇煙花綻放。

她緩聲道:「喜歡的。」

煙花燭光映照,兩人眼眸中皆有笑意。

村寨里的人聽到了響聲,匆匆忙忙跑出來看,雀躍的呼聲讓村寨又一次熱鬧起來。

離卿音家近的,連忙快跑了過來,看着卿音放煙花,笑得可開心了。

小娃們幾乎都沒見過煙花,但總歸見過炮竹,不至於害怕,反是激動得拍小手,誇煙花好看。

卿音也是開心的,她似乎很久都沒有這麼高興過了。

煙花貴,裴凌筠並沒有買多少個,不過一刻鐘,煙花都放完了。

「這玩意可真好看吶,就是不禁看,太可惜了。」鄰里的大娘看得意猶未盡,不由發出感嘆。

「可不是嗎?舉人老爺這麼會討媳婦歡心,疼媳婦的男人就是個好男人!」

「容娘子有福氣嘍!」

容卿音笑了笑。

浮華散盡,不知寂夜孰與寒冬冷。

夜裡漸漸安靜了下去,各家各戶都滅了燭火,畢竟這燭火油燈不便宜。

若是在平日里,天甫一摸黑,村寨里沒有幾家會亮着燭火,也就因着節日熱鬧了些。

容卿音凈了凈身躺在床榻上,等着被褥捂熱身子好睡覺。

奈何這屋裡太陰冷了,捂了許久,手腳還是冰冷的。

床榻的另一邊有了動靜,是裴凌筠上榻來了。

他鑽進被褥里,抿唇默了片刻,將背對着自己的小婦人摟進自己懷裡。

容卿音掙扎了下,被他抱得死緊。

只聽他附在自己耳邊道:「音兒,莫要推開我,我給你暖暖手腳可好?」

容卿音不說話,他的手掌握着她的手,他的雙腳夾着她的腳。

是暖了些,手腳不再那麼冰涼,後背也貼着他熾熱的胸膛。

念及今夜的煙花,容卿音還是乖乖地窩在他懷裡,閉上眼睛。

一夜無話。

天尚還灰濛濛的,裴凌筠便起身了。

縱使他的動靜再小,容卿音還是讓他吵醒了,欲要跟着起床。

他壓着被褥,低頭親了親她的額頭,「天還未亮,被褥里還暖和着,你再睡一會兒,我餵了雞鴨和豬再出去。」

他趕早去鎮上找抄書的活兒,尤其是在這段日子,在家裡也是整日地抄書。

容卿音也不舍離開暖和的床褥,聽了他的話賴在被褥里又睡著了。

等她再次醒來時,外面的日頭已經把屋裡照的亮亮堂堂了。

掀開被褥起床穿衣,疊好被褥就去了灶房。

鍋里熱着兩個烙餅。

容卿音拿起來,配着腌菜吃了。

無論是上輩子還是這輩子,她始終想不明白一件事。

他不是不喜歡自己么?不是嫌惡留在容家當贅婿郎么?為何在平日里總關心自己,對自己這麼好。

如今阿爹已經不在了,沒人總拿着救了他一命這話來壓着他了。

他該是不用再虛情假意對自己好才對的。

晌午時,容卿音正在院子里攪炭盆里的灰,是燒含笑樹枝燒出來的灰。

用這些灰瀝出來的灰水可以做糯稻糍粑。

裴凌筠帶着一摞書回來了。

「音兒,我回來了。」

容卿音看了他一眼,輕輕應了一聲「嗯」。

見她還對自己還是如此冷淡,裴凌筠不住地嘆了嘆氣,自胸襟里掏出兩個小罐子。

「音兒,這是給你買的潤膚膏,日後我去了京城,你也還有得用。」

容卿音攥緊了手裡的棍子,默了一刻道:「裴凌筠,你不用特意對我這麼好,買這個潤膚膏也要不少錢,還有昨夜的煙花,何須如此浪費?」

裴凌筠越聽她的話越覺得怪異,尤其是最後那句話。好似她的言語多了些文雅意味,不似以往說話粗鄙,舉止少了些粗魯。

往日他若是買了潤膚膏,她雖也會說自己費錢,可眉眼間都是欣悅之色,斷不會像如今這般冷淡。

不知為何,心中忽而漫起不安。

他深深看着她,低聲道:「音兒,我覺得值得的,便不算費錢。」

聽了他的話,卿音眼眶倏然一熱,視線模糊起來。

她忙轉過身背對着他,怕他發現自己眼中的淚水,強裝冷淡道:「隨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