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我拋下狀元郎,帶崽跑路了 第10章_安霧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銷入贅文書與和離這件事,兩人早已商量好了。

到了府衙,便直接找媒氏做主,容卿音直接將已經寫好的「放妻書」遞給媒氏。

媒氏一看文書上苦主的名字,登時一愣,立刻看向裴凌筠,心想,原來這就是裴舉人啊,長得可真好看,難怪這婦人死活要扒拉着裴舉人。

裴舉人頂有才,樣貌又是頂好的,有這樣的郎君,哪個婦人不好好扒着?

媒氏竟有些理解這婦人先前不肯放裴舉人走的原因了,若換做是她,也是不願放的。

媒氏抬頭看了眼裴凌筠,卻見他神色陰沉沉的,不見一絲喜色,覺得有些奇怪。

很快,這事兒就解決了,縣令老爺看着比裴凌筠還高興。

若是放在上輩子,容卿音絕對忍不了這人這麼幸災樂禍。

從府衙出來,三人便又坐騾車回青山村。

「裴凌筠,我知道你考中秀才之後,靠着抄書寫牌匾之類的活兒賺的錢,幾乎大半都給阿爹治病了。」

「阿爹去了之後的這一年多,你對我也夠照顧了,就當你還了我阿爹當年把你救回來的情分吧。」

「容卿音。」

彷彿知道她要說什麼,裴凌筠適時喊了她的名字。

容卿音轉頭對他笑了笑,接着道:「咱們也可以算作兩清了。」

裴凌筠落了面色,冷冷道:「容卿音,這事算不了。」

自府衙出來之後,一路上,這人的臉色就一直板着,讓同坐一輛騾車的翠丫不禁害怕得抱緊容卿音的手臂。

容卿音默默嘆了嘆氣,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

明明他一直盼着能脫離容家,擺脫她這個鄉下婦人,怎的這幾日倒是看着不舍一般。

容卿音從來沒有琢磨透裴凌筠的心思。

之後一路沉默。

回到家裡,裴凌筠直奔屋裡,不多一句話。

容卿音沒理他的脾氣,將翠丫送回她家裡,卻發現翠丫家多了幾個陌生人。

卿音認得其中一人是媒婆。

莫不是要把翠丫嫁出去了?

翠丫她爹馬鐵柱見到容卿音,諂媚地笑了笑:「容娘子也來了啊,怎麼不在家好好陪着舉人老爺?」

容卿音面上沒什麼表情,只是問道:「馬大爺,家裡來了這麼多人,這是幹嘛呢?」

馬鐵柱搓了搓手,看了眼翠丫,諂笑道:「翠丫今年十六了,王媒婆來說親。」

王媒婆也知道容卿音的身份,也知道翠丫一向跟容卿音交好,語氣恭敬:「容娘子,你放心,我給翠丫找了鎮上一戶好人家。」

容卿音驚愣了一下,上輩子翠丫不是嫁到鎮上的。

那時她重新回到青山村,原是鄰里的婦人告訴她,容石山和王翠花一家子霸佔她家那幾間房子時,翠丫死活不給,住在她的家裡日日守着。

但凡王翠花他們想靠近一下院子,翠丫就兇巴巴把人趕走,潑水揮掃把,罵人也罵得特難聽,活脫脫個兇悍的潑婦。

可是王翠花依仗有一個小官女婿,仗勢欺人,不知用了什麼手段能讓女婿上翠丫家施壓,翠丫她爹要把翠丫抓回家。

翠丫不願意走,馬鐵柱就在院子里當著眾人的面對翠丫一頓毒打,翠丫的右腿硬生生被打斷了,疼得滿頭是汗,撐着一口氣也不願意回家。

最後被馬鐵柱打得奄奄一息,實在沒力氣了,就被扛回家去了。

沒過幾日,翠丫被綁着嫁給了嫁給五里鄉的一個莊戶漢子,那莊戶漢子因上山幹活摔斷了腿,成了瘸子,脾氣暴躁,對翠丫不怎麼好,時常對翠丫又打又罵。

後來她去找翠丫,翠丫已經懷了孩子,不願跟她走了。

在她被裴凌筠派來的人接回京城之前,她只能悄悄給了翠丫一筆錢,再後來便打聽不到翠丫的消息了。

容卿音想來就覺得心疼得難受又愧疚,對馬鐵柱的話也是半信半疑。

翠丫這家人這麼貪心的,怎麼會好心好意為翠丫着想?

如此想着,她冷聲多問了一句:「什麼人家,能否仔細說來?」

王媒婆賠笑道:「是住在鎮上的官老爺要娶媳婦,還是個正室呢,要是翠丫嫁過去了,肯定是享福的。」

官老爺的正室?

就是翠丫長得清秀,有錢的官老爺何至於來娶鄉下的姑娘做正室?而且還要媒婆來介紹,總覺得不是什麼好婚事。

容卿音冷了冷麵色:「真的嗎?那戶人家姓什麼?那官老爺幾歲了?有無兒女?」

王媒婆臉色僵了僵,看着容卿音不怎麼好看的臉色,只得如實說道:「姓庄,鎮上天順布莊的老爺……」

天順布莊的老爺庄天良都已經六十好幾了,今日她們在鎮上還聽人說這庄老爺都七老八十了還要娶媳婦,真不要臉,另外一婦人說怕是討來沖喜的。

那時她們倆還啐了一嘴,可不想媒婆的主意竟然打到翠丫身上了。

翠丫也知道王媒婆說的是誰了,害怕得哭了起來,緊緊抱着容卿音的手臂。

馬鐵柱見狀,硬是用力把翠丫拽了過去,又對容卿音道:「容娘子,我知道你跟我家丫頭玩得好,但這是我們馬家的事,輪不到你來插手!」

容卿音還沒替翠丫說什麼話,馬鐵柱就趕人了:「容娘子,你趕緊走吧,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

容卿音冷笑了一聲,「馬大爺,就算你要把翠丫嫁出去,好歹你也找個好點的漢子,找個七老八十的老頭子做女婿,也不怕折壽?」

馬鐵柱被說得老臉一陣青一陣紅的,半天憋不出一句話來。

王媒婆嘴快,忙道:「容娘子,你這話就說得不對了,庄老爺喜歡翠丫那就成了,別你自個兒要做官夫人了,又不讓翠丫當**夫人吧?」

王媒婆的話徹底點醒了馬家人。

「對對對,王媒婆說得沒錯!」

「容娘子,你可別多管閑事!」

「容娘子,你可不知道,那庄老爺整整給了二十兩的聘禮呢!這十里八鄉的,有誰能這麼闊氣!」

翠丫的哭聲越來越明顯,看到家人一個個都在說容卿音,隱忍地道:「音兒姐,你先回去吧。」

容卿音冷冷掃了幾人一眼,「要是翠丫不願意嫁,我也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然後又看向翠丫:「別怕。」

翠丫淚眼汪汪的,沒接這話。

等容卿音走後,馬鐵柱直接對翠丫道:「從今日起,你也不用幹活了,好生養着,三天後二十一宜嫁娶,你收拾收拾東西去**。」

翠丫哭着求道:「爹,我不想嫁人,我可以在家裡繼續幹活的。」

馬鐵柱冷哼了聲,兇巴巴地道:「你乾的那點活頂個屁用!吃的比做的活還多!乖乖嫁到**,不然我有的是法子收拾你!」

馬老太太用棍子在翠丫背上打了一棍子,「你爹說得對,難得庄老爺能看上你,能賣個二十兩,你自個想想,有哪家漢子願意拿出二十兩討你回家!我們花了那麼多心思幫你找了這麼好一個夫家,你就知足吧!」

翠丫哭得更委屈了:「阿嬤,我不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