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我拋下狀元郎,帶崽跑路了 第1章_安霧小說
◈ 

第1章

熹和二年,一月十五。

林鳥蘇醒,雞鳴狗吠,外面已經天光大亮。

容卿音獃獃地睜着眼睛,理不清的思緒在腦子裡纏結。

「音兒,醒了?」

男人低沉沙啞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伴着不穩的氣息。

他的手不安分地動着。

容卿音身體驀然一僵,不由地捏了捏拳,用力把人推開。

「音兒,怎麼了?」

男人被這麼一推,有些不解。

「沒,該起來幹活了。」

容卿音利落地穿好衣服,沒再說什麼話,便出了房門。

去灶房生火,煮了一小鍋白粥,配着腌芥菜,自顧自地吃了起來。

裴凌筠整理好衣冠,從屋裡出來後看到這一幕,站在原地瞧着她看了一會兒。

她今兒個對自己態度有些怪異,貌似冷淡了些許。

可明明昨晚她還有股子熱勁兒。

裴凌筠斂了斂神色,自己拿了碗筷,盛了碗粥,默默吃着。

兩人都沒有說話,只有細微的喝粥嚼菜聲音。

容卿音自小是個活潑好動的,有了裴凌筠這個玩伴後,更是在嘰嘰喳喳地說不停,什麼雞毛蒜皮的事都要與裴凌筠說。

「今日是上元節,等會兒我宰了雞燉好後,去給我爹娘拜一拜,你跟我一起去。」

裴凌筠愣了愣,「好,今日我本不打算出去。」

見他吃好了,容卿音收拾好了碗筷,一併洗凈了,放去灶房的木櫃里。

裴凌筠拎着豬食餵了豬。

這個頭豬養着是為了在元日時,殺了過春年,舊年養的那頭在年前殺了,腌了一堆臘肉,前些日子又買了一頭,如今還是小小的乳豬。

容卿音把雞鴨餵了,才從雞棚里揪了只雞出來,割喉放了血,用滾燙的熱水把雞過了幾遍,開始拔雞毛,動作嫻熟利落。

一身麻衣粗布上沾染了點點雞血雞毛,濃密的青絲用一根木簪隨意挽着。

木簪是容父容石山親手用桃木做的,容卿音很喜歡這根木簪。

可在成親時,他將母親生前最愛藏着的一根紫玉簪送給她之後,她便欣悅地日日挽着。

裴凌筠見着那根木簪眸色暗了暗,啟唇問道:「音兒,怎不見你挽玉簪了?」

容卿音拔雞毛的動作頓了頓,心口不覺地漫着刺痛感,扯了扯唇。

「沒什麼,玉簪不便宜,只是怕干粗活弄壞了。」

裴凌筠抿緊了唇,他是不信的,卻也沒有繼續追問。

容卿音爹娘葬在青山寨的墳山上。

裴凌筠拎着只雞和一些糍粑,陪着容卿音來到山上。

兩人把墳墓清理乾淨,跪在容石山和容母王荷的墓前拜了拜。

裴凌筠欲要起身,容卿音壓着他的手臂,「再等會兒。」

裴凌筠沒再動,只聽她說:

「阿爹,女兒不孝,這次不能聽你的話了。」

她叫了聲身邊男人的名字:「裴凌筠,三日後有空就去官府銷了入贅文書。」

「也把和離書蓋了,我就不纏着你了。」

裴凌筠背脊一僵,未曾料過她會與自己說出這些話。

裴凌筠不是青山寨村的人,而本是京城官家後代。

祖上幾乎為大官,裴凌筠京城裴氏家族的第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