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家偷聽我心聲殺瘋了,我當團寵夏妙元夏正啟 第8章_安霧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好好的一頓飯被水患的急報打斷,太子忙告退去找水患記錄,夏正啟也顧不得吃飯,趕回御書房,為明日的早朝做準備。

皇后愁容滿面,讓人撤下飯菜,抱着夏妙元往內室走。

【哎呀,這麼多好吃的,都沒吃完就撤了,嘖嘖嘖,要是能給我吃多好。】

夏妙元忍不住吸吮着拇指。

【咦?太子鍋鍋走了?娘親,你快讓他明天早朝千萬不要答應去賑災呀!】

夏妙元又突然回過神兒,想到太子馬上要落入陷阱,急得小腳亂蹬,衝著外面咿咿呀呀大叫。

【嗚嗚……可惜我不會說話。】

皇后欣慰地看了一眼夏妙元:「妙兒乖,不鬧了,去跟嬤嬤吃奶,睡會兒吧。」

奶嬤嬤躬身接過夏妙元,抱到公主卧房餵奶。

夏妙元縱然與一般嬰孩不同,畢竟還是太小,吃了奶便沉沉睡去。

皇后坐在窗前,略一沉思,叫來桑琪,耳語道:「去太子府,告訴太子,明日早朝,千萬不要答應去賑災。」

第二天天還未亮,夏正啟的轎輦就停在了坤寧宮門前。

夏正啟大步流星走進正殿,失眠一夜的皇后,此時正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這下被太監的傳報聲徹底吵醒。

「若瑜,讓嬤嬤給妙兒穿戴好,我抱她去上朝。」夏正啟淡淡道。

皇后顧不得禮儀,驚愕地張大了嘴巴:「什麼?帶孩子去上朝?」

夏正啟臉上閃現出一絲尷尬,其實他也知道,這個提議確實比較荒唐。

但他立刻換上一副從容的表情:「怎麼?朕成婚19載,生了八個兒子,可算得了這麼一個玲瓏可愛的女兒,我就是要抱着去上朝,讓那些大臣們都看看。」

皇后表情僵住,但還是吩咐嬤嬤去將夏妙元抱了過來。

睡得正香的小奶娃,被夏正啟抱在懷裡,坐着轎攆去上朝了。

夏妙元:我在哪?為什麼晃晃悠悠的?

她閉着眼,迷迷糊糊思索着,直到一陣山呼海嘯般的齊整聲音在耳邊響起:「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她陡然睜眼,只感覺自己身在高處,下面是寬敞的大殿,大殿里烏壓壓站了四列各色官服的大臣。

【卧槽!不是吧?皇帝爹帶我來上朝了!】

「陛下,您這是抱了還未滿月的安國公主來上朝?」一向迂腐的張御史率先開口。

「對,正是朕的安國公主。」夏正啟強裝出一副冷峻的神情,實際上心臟突突直跳。

【哎,我這皇帝爹哪根神經搭錯了,竟然抱孩子來上朝!就他這軟柿子皇帝,還不被言官給噴死呦。】

夏正啟排行老三,是先皇的嫡次子,他性格溫厚純良,被贊為仁君。說白了就是性子軟,缺乏帝王的殺伐果斷。

任誰都清楚,這樣的性格,是不適合做皇帝的。

可偏偏,比他更適合做皇帝的大皇子和六皇子,在爭儲中兩敗俱傷,雙雙嘎了。

就這樣,從小按照閑散王爺培養的夏正啟,成了唯一的嫡出皇子。先皇不得不把皇位傳給了他。

夏正啟繼位後,被朝堂上那些元老們拿捏地夠嗆。他秉持着只要大局不亂一切好說的原則,儘力在朝堂上和着稀泥。

「怎麼抱公主來上朝,不像話呀。」

「抱着吃奶小兒來朝堂,簡直兒戲!」

群臣小聲議論起來。

「陛下,您此舉不妥!朝堂乃莊嚴肅穆的場合,天子上朝豈能帶着奶娃娃?」張御史毫不留情,語氣中明顯帶着斥責。

「陛下,臣附議!陛下此舉敗壞朝堂規矩!」另一個言官附和道。

【哎呀,還真是書里所寫的軟柿子皇帝,大臣竟然敢這樣對皇帝爹爹講話。】

【爹爹你快懟他呀!你是大夏的皇帝呀,堂堂九五之尊!快拿出你帝王的威嚴來!一直當一隻軟柿子的話,這輩子都支棱不起來了。】

夏正啟聽了女兒的心聲,彷彿有一股暖流鑽進了自己的胸膛,他忽然感覺自己底氣都足了很多。

「如何?朕十九載就得了這麼一個公主,朕就想帶她上朝!如何?」

「難道爾等還想治朕的罪不成?」夏正啟一字一頓,鏗鏘有力。

【吼吼吼!皇帝爹爹威武,皇帝爹爹萬歲!就是這樣懟,就是這樣懟,懟死他們!】夏妙元興奮地揮舞着兩隻白嫩的小手。

說完這兩句話,夏正啟自己都愣了一下,有些難以置信:我竟然開口懟了這些老頑固?!

多少次,他被這些大臣氣得渾身顫抖,暗自生悶氣。

懟得他們無話可說,這種場景,他只在腦子裡幻想過。

沒想到今天,在女兒的鼓勵下,終於夢想成真,出了一口惡氣。

夏正啟此刻感到無比舒暢。

皇帝的話說完,群臣立刻鴉雀無聲。

「陛下,臣不敢。臣不是那個意思。」張御史和那個附和的言官立刻跪下。

「依老臣看,陛下抱小公主上朝只是小事,早朝議事要緊。」江太師站出來,淡然說道。

【還是你這老狐狸老道啊,剛剛皇帝爹抱我上朝的時候,你不出聲,等着你的狗腿子先出聲。這會兒槍已經打完出頭鳥了,你出來當老好人了。】

「太師說得有理。」夏正啟瞥了一眼江太師道。

「昨日收到800里加急,乾江洪災,江下省大半受災。如今5萬災民等着賑災糧。」夏正啟聲如洪鐘。

「朕計算了一下,至少需要4000石糧食,50萬兩白銀。」

「愛卿們議一議,這賑災一事,該派誰去?」

洪災的事兒一說,群臣的臉色立刻都凝重起來。

【呀,江太師的人該推舉太子鍋鍋了。父皇千萬不要讓太子鍋鍋去呀!】

夏妙元一邊用小奶音咿咿呀呀叫着,一邊使勁側頭看向群臣。

【咦,奇怪,太子鍋鍋今天沒來早朝嗎?】

「陛下,臣認為太子是不二人選。聽說太子恰好遊學結束回宮,剛好可以去賑災。」戶部尚書陳有道站出來朗聲道。

「臣附議,太子能力出眾,能堪大任。」兵部尚書劉鴻附和道。

【嘖嘖嘖,這倆長得一副忠厚賢良的模樣,全是江太師的人。】

夏妙元瞥了一眼,吐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