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家偷聽我心聲殺瘋了,我當團寵夏妙元夏正啟 第7章_安霧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妙兒在哪呀,朕剛批完奏摺,馬上就來看你啦!」夏正啟渾厚的聲音傳來。

「臣妾給陛下請安!」

「兒臣給父皇請安!」

皇后和太子同時向夏正啟躬身行禮。

「免禮免禮!」

夏正啟幾步走上前,虛扶了皇后一把,又朝太子嘴角一彎:「承萬,朕就猜到,你從御書房告退之後,肯定在你母后這裡看妹妹。」

「若瑜,讓小廚房多準備幾個承萬愛吃的菜,朕晚上和你們一起用膳。」夏正啟轉臉向皇后道。

皇后一邊應着,一邊去吩咐宮女。

夏正啟從太子手裡抱起小公主,嘴角上翹:「讓父皇看看,我的寶貝又胖了沒呀!」

「父皇,您好像沒洗手。還是洗洗手再抱妹妹吧。」

太子:哼,剛來就搶啊。可可愛愛的妹妹,我還沒抱夠呢。

「朕在御書房洗過手了。」夏正啟嘟囔道。

【大鍋鍋和父皇雖然眉眼很像,但是大鍋鍋多了幾分英武之氣,父皇則是儒雅更多一些。】

夏正啟:說,更喜歡大哥還是更喜歡爹爹呀?

太子:耶,被妹妹誇獎了!妹妹說我有英武之氣。

父子倆抱着小公主進了正殿,一邊逗孩子,一邊聊着宮外趣事。

慈寧宮正殿內,一桌豐盛的家宴擺好,皇后、皇帝、太子,圍坐在桌前,嬤嬤抱着夏妙元站在一旁。

桌上,糖醋裡脊、清蒸鱸魚冒着熱氣,散發出陣陣香味,幾盤炒時蔬色澤鮮艷,一大碗竹蓀鴿子湯奶白誘人。

夏正啟率先動筷子,一家人邊聊邊吃。

【嗚嗚……我聞到糖醋裡脊的味兒了,好香好香,還有清蒸魚的香味兒,還有鴿子湯。救命……連白米飯也這麼香,嗚嗚……直往我鼻子里鑽……】

夏妙元拚命地蹬踹着小腳丫,咿咿呀呀叫着,表達自己的不滿。

【憑什麼你們大吃大嚼,我就只能喝奶?我不想喝奶呀!我想吃香香的米飯,香香的肉肉。米飯和糖醋裡脊是絕配啊……】

作為一個合格的吃貨,一想到自己至少一年時間都不能吃這些可口的飯菜,夏妙元就一肚子委屈。

夏正啟、皇后和太子都使勁憋着笑。

皇后抬眸看向夏妙元,柔聲道:「妙兒是想和父皇、母后一起吃飯嗎?你還太小呢,牙都沒有,怎麼能吃飯呢。」

夏妙元悻悻地停止了蹬踹,不甘心的眼淚盈滿眼眶。

【哼,憑什麼啊。看着一桌子好吃的卻不能吃,太折磨人啦。】

「咱們妙兒真是聰慧過人啊,這麼小就能聽懂大人的話。」夏正啟的眼裡滿是寵溺。

「是呀,妹妹生得像玉娃娃般好看,還這麼聰慧,太招人喜歡了。」太子附和道。

【等我長了牙的,全都吃回來。糖醋裡脊、紅燒雞腿、清蒸魚……全都吃回來。】

夏妙元緊緊握着兩個小拳頭,惡狠狠地在心裏念叨。

皇帝、皇后、太子裝作若無其事,默默吃飯。

「皇上,不好了!剛到的800里加急文書!」德寶公公神色慌張,小跑着進入正殿,將加急文書遞給夏正啟。

夏正啟一把放下碗筷,拿過文書打開就看。

他面色忽地一沉,右手握緊拳頭,重重砸向桌沿。

皇后和太子見狀,也紛紛放下碗筷,神色凝重地看向夏正啟。

夏正啟是性格溫和之人,他極少這樣激烈地表達自己的情緒。

「怎麼了,父皇?」

「乾江爆發洪災,下游大半個省被淹……」夏正啟死死咬着牙。

夏妙元剛剛發完脾氣,在奶嬤嬤懷裡躺着,剛要迷迷糊糊睡着,一聽「乾江洪災」幾個字,一個激靈,又清醒了。

【乾江洪災?對,就是這次,太子大鍋鍋被陷害,從此在朝中失勢,一落千丈。】

夏正啟、皇后、太子三人,心中都猛地一緊。

「陛下緩一緩神,莫要急壞了身子。」皇后為了掩蓋自己的神情,忙安慰了皇帝一句。一邊說著話,一邊卻是留心着女兒的心聲。

【我記得乾江發水後,皇帝爹爹召集大臣開會,商議賑災,江太師的黨羽故意推薦太子前去,做賑災總負責人。】

【太子身為儲君,確實該經受歷練。若是這差事辦得好,那可是大功一件。皇帝爹爹自然是痛快答應了。可他哪裡知道,江太師早設好了陷阱,就等着太子鍋鍋跳呢。】

【太子鍋鍋在災區,一心為民,兢兢業業。可那江下省的巡撫和總督都是江太師的人。他們表面恭順配合太子工作,暗地裡私吞了大半賑災糧款。】

聽到這裡,夏正啟、皇后、太子三人都氣得暗暗咬牙。

【災民得不到救助,吃不上飯,自然是民怨沸騰。幾百個身體健壯的災民聚在一起,不斷鬧事。後來這事兒傳到京城,皇帝爹爹徹查,卻查出了太子中飽私囊的罪證。滿朝嘩然,皇帝爹爹震怒。】

夏正啟和皇后聽到這裡,心中都在暗罵:江太師你個老匹夫真壞呀!

【哎,太子喊冤,可證據確鑿,辯無可辯。】

夏妙元嘆了口氣,接着回憶。

【當時皇后娘親已經過世,外祖一家又遠在北疆,後宮是江太后掌控,朝堂上是江太師掌控,除了我那做大理寺少卿的三舅舅,和太子的老師閆文景,竟無一人替他求情。】

【皇帝爹爹雖然沒捨得廢掉他太子之位,只罰他一年不得上朝,閉門思過。可他自此,地位一落千丈,朝堂上擁護他的聲音也聽不見了。】

夏正啟、皇后、太子三人聽到這裡,喉嚨像噎了什麼東西一般,氣得幾乎說不出話。

【奇怪,他們仨怎麼都不說話了,也不吃飯了?再不吃菜都涼了,不好吃了,真浪費。】

夏妙元的心思又回到了晚飯上。

「承萬,一會兒你讓人把乾江歷年水患,治水賑災的記錄找出來,拿到你府里翻閱。」夏正啟穩了穩心緒,看向太子。

太子:不會吧?難道父皇已經決定要派我去賑災治水了?都不用江太師的人推薦的嗎?

「是,父皇。」雖然心裏愕然,但太子還是強作沉穩的表情,朗聲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