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9章(2)

公主安眠,請娘娘責罰!」那宮女垂着頭撲通跪下。

【讓我看看,讓我看看,這個蘭香身上肯定有事兒,我怎麼想不起來了呢?】

夏妙元使勁抬頭,奈何皇后坐在床榻外側擋住了她。

皇后溫柔地將夏妙元抱起,向那宮女道:「抬起頭來。」

【沃趣,一個粗使宮女,長這麼妖媚?這水蛇腰扭得呀,跪着也要顯一顯自己的身段噻?】

夏妙元上下打量着宮女,心裏吐槽道。

「你叫什麼,是新來的嗎?我怎麼沒見過你?」皇后沉聲問道。

「回娘娘,奴婢名字蘭香。是前幾天新調來的。」那宮女眼神恭順。

「娘娘,是前幾日御花園的總管說,御花園的宮女過多,分給咱們宮裡一個。奴婢跟您稟報過的,您興許忘了。」

【啊!想起來了。這個蘭香,是江貴妃派來害二鍋鍋的。】

【我記得,蘭香本來是江貴妃宮裡的小宮女,結果被江貴妃那個色胚小弟給禍害了。】

聽到「江貴妃的色胚小弟」幾個字,皇后立刻想到江志昌。

江太師膝下共有三子三女,其中江貴妃江綺秋,和小兒子江志昌,是府里寵妾鄭氏生的�葉辰

因為是最小的兒子,母親又是最得寵的小妾,江志昌從小被寵得無法無天,長大後,成了個一身惡習的紈絝。

尤其對女色,是尤為沉迷。平時也沒少干一些強搶良家女子的惡事。

後來江貴妃進宮為妃,江志昌更是尾巴翹到天上,進宮玩就像回自己家一樣隨便。

【一個月後,江貴妃發現蘭香懷孕,就想弄死她,息事寧人。】

【蘭香拚命求饒,江貴妃竟然想到一個利用蘭香陷害二鍋鍋的辦法。】

【她把蘭香弄進坤寧宮,讓她趁二鍋醉酒時爬床。】

【二鍋鍋本來就是個粗線條的人,早上醒來真的以為是自己酒後亂性。】

【嬤嬤查驗,發現蘭香果然**。更是實錘了二鍋鍋酒後強佔蘭香。】

【在書里,當時正是皇后娘親的頭七。母親屍骨未寒,兒子竟然做出這種醜事,那是大罪過。】

【二鍋鍋被父皇責罰,調到偏遠地區任職……】

皇后只覺自己渾身發寒。

「娘娘,娘娘……」映雪輕聲喚道。

「映雪,你先把她帶下去吧。摔了杯子而已,不是什麼要緊事,好好調教便是。」皇后的思緒猛然抽回來,連忙開口吩咐,掩飾自己的失態。

【皇后娘親墜崖的結局改了,也不知道蘭香陷害二鍋鍋的事,還會不會發生。】

【哎呀,二鍋鍋眼看要回來了吧?蘭香剛好被調進坤寧宮,豈不是很危險呀。】

【怎麼辦?怎麼辦?要不等二鍋鍋回來,我整日纏着他不讓他喝酒。要是不喝醉,蘭香就沒機會下手了。】

【嗯嗯,就這麼辦。】

夏妙元一邊念叨着,不知不覺已經在皇后懷裡睡着。

皇后看了看懷中的女兒,眸光中滿是寵溺,輕輕吻了吻夏妙元的小臉,將她放到床上。

等再抬頭,她眼神中充滿堅毅,似乎已經有了應對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