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2)

且氣氛也已經烘托到這份兒上了,自己要是拒絕,就太不合適了。

剛誇完你忠心,讓你去賑災都不肯,難不成對大夏的忠心是假的嗎?

也罷,也罷,去就去吧,也不是什麼壞事。雖然累是累點,但賑災完成也算是大功一件。

「朕任命江榮為賑災特使,總管一切賑災事宜,江下省大小官員,都由你來調遣。」夏正啟看向江太師。

「戶部尚書,限你三日內從國庫撥銀50萬兩,糧食4000石,交給江太師。」

「江志遠,孫朝貴,朕任命你們為賑災副使,負責協助江太師。「

「臣遵旨!「江太師、戶部尚書幾個大臣齊聲道。

江志遠是江太師的大兒子,在朝中擔任兵部侍郎。至於孫朝貴,是吏部侍郎,也是江太師的學生。

江太師聽完這個安排,十分滿意。

【皇帝爹爹好聰明啊,讓太子鍋鍋假裝養傷,派江太師去賑災,那這一劫就算躲過去啦!】

夏正啟瞥了一眼夏妙元,眼眸中閃過一絲笑意。

退朝後,夏正啟換了一身便服,去了宮外的太子府。

「父皇,我要裝病到什麼時候啊?」太子滿臉疑惑。

昨天深夜,太子一邊翻閱着歷年抗洪賑災的記錄,一邊苦惱着要怎麼對付江太師的陰謀詭計。

結果不一會兒,皇后派心腹轉告他,轉天上朝千萬不要答應去江下省賑災。

皇后的人剛走,皇帝又派人轉告他,佯稱腿摔傷,閉門養傷,不要上朝。

太子滿腹狐疑:難不成是父皇和母后都察覺出了江太師的陰謀?

左思右想了一整夜,正猶豫着要不要派人去找父皇打探一下,沒想到父皇就來了。

夏正啟摒退左右,低聲道:「承萬莫急,你不用在府里裝病。朕給你找了個替身,讓他在府里假扮你,你還有更重要的任務要做。」

太子眼睛一亮:爹呀,你這是唱哪出啊?

「朕剛剛在早朝上,已經把賑災的事交給了江太師和江榮、孫朝貴。」

「你在太子府兵中挑選100個精幹的,朕再把程風和100個暗衛,也交給你調遣。」

「你先做準備,三日後,你帶這些人喬裝打扮,秘密出發,前往江下省,暗中監視江太師和江下省的巡撫、總督,查查他們有沒有在賑災中搞貓膩。」

「這是秘旨和尚方寶劍,遇到危險時可以拿出來證明身份,遇到特殊情況,朕許你先斬後奏。」夏正啟說著,從懷裡掏出一個信封,又從腰間取下一柄寶劍,交給太子。

太子恍然大悟,激動的眼淚溢滿眼眶:「兒臣遵旨,定不辱命!」

自從7歲那年,風雲巨變,本來身為閑散王爺的父親被推上皇位,夏承萬的生活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性格敦厚的父皇在朝堂上倍受老臣的打壓,臉上再也沒了往日的快樂。

那些大臣表面上對父皇恭敬有禮,背地裡還不是嘲諷他是顆軟柿子,朝中大事都做不得主,任由朝中幾個元老拿捏。

十幾年來,夏承萬甚至都覺得,父皇就是一顆不夠聰明,不夠硬氣的軟柿子,比一個傀儡也強不到哪裡去。

如今他是萬萬沒想到,父皇竟然覺察到了江太師的陰謀,而且還想出了應對之策。

看來是他這些年小看父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