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家偷聽我心聲殺瘋了,我當團寵全本 第5章_安霧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壽康宮內室,皇太后和江貴妃沉着臉,太監宮女都已經被打發出去了。

江貴妃兩隻手扯着絲帕,咬牙切齒:「蕭若瑜那個賤人,還真是難殺呀!這麼周密的布局,竟然也能死裡逃生!」

皇太后猙獰着臉:「路還長着呢,咱們走着瞧。」

江貴妃眼眸忽地充滿怨氣看向太后:「姑母,我就說,乾脆給那賤人下毒,一碗毒藥毒死拉倒。只要處理掉證物,誰會發現?為什麼捨近求遠搞什麼路上做手腳。」

皇太后深深嘆了口氣,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你這憨貨!皇后在宮中中毒而死,你以為是容易遮掩過去的嗎?你先莫要輕舉妄動,此事從長計議。」

坤寧宮內,桌上堆滿了大大小的錦盒,裏面裝的都是皇帝和嬪妃們送給夏妙元的出生賀禮。

皇后饒有興緻地一樣一樣翻看着禮物,時不時將禮物拿到妙元身上比划著。

【給我看,給我看,我要起來看!】

夏妙元拚命叫喊着,兩隻小胳膊亂揮,可除了皇后之外,宮女太監聽到的只是咿咿呀呀的奶音。

皇后寵溺地看了看妙元焦急的小臉,將她抱了起來:「來,妙兒來看看你的禮物吧。」

【吼吼吼!我要戴那個,皇帝爹爹送我的金手鐲,金閃閃真好看呀!】

皇后把一對刻有精美花紋的嬰兒金手鐲遞到夏妙元跟前:「妙兒來看看,這是你父皇特意讓匠人打造的,上面還鑲了寶石呢,喜歡嗎?」

【哇哦!娘親懂我!最愛娘親!我要戴這個,我要戴。這不就是我夢想中的大金鐲嗎?嘖嘖嘖……】

夏妙元回想起自己上輩子辛苦工作好幾年,到頭來一件首飾都沒捨得買過,對金鐲子的渴望就更強烈了。

她伸出兩隻白嫩胖乎的小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兩隻金手鐲抓在了手裡。

皇后見此情景,忍不住笑出了聲。

屋內桑琪、映雪、奶娘和眾嬤嬤,也紛紛掩嘴偷笑。

坤寧宮的首領太監小祿子笑道:「娘娘,小公主是看這手鐲喜歡得緊啊,不如就給她戴上吧。」

【祿公公,你可真有眼力見兒啊!以後本公主賞你。】夏妙元心中暗喜。

皇后一邊捏住金鐲子,試着從妙元手裡拽出來,一邊喃喃道:「這鐲子雖好看,可妙兒還太小,戴着豈不沉重。」

可夏妙元的兩隻小手抓地緊緊的,皇后試了幾次都拽不開,莞爾一笑道:「罷了,既然你這麼喜歡,就給你戴上。」

映雪忙上前,小心翼翼把這對金鐲子戴到了夏妙元手上。

【哇!金閃閃的,好漂亮啊!】

夏妙元內心歡呼雀躍,兩隻小手揮舞着,一雙烏黑晶瑩的大眼睛盯着手上的金鐲子,彷彿是在欣賞着。

皇后嘴角瘋狂彎起,要不是身份的約束,她此刻真想捧腹大笑。

她把夏妙元遞給映雪抱,自己又從禮物堆中撿出一頂虎頭帽端詳。

那虎頭帽由錦緞製成,上面用七彩絲線,夾雜着金線和銀線,綉着一隻活靈活現的小老虎,上面還點綴着珍珠,做工十分精美。

皇后忍不住將它戴到夏妙元圓乎乎的小腦瓜上。

呆萌可愛的虎頭帽,更襯得夏妙元一張小臉粉雕玉琢,就像瓷娃娃一般好看。

映雪忍不住誇讚:「娘娘,咱們的小公主可真漂亮啊!」

小祿子挑起大拇指:「咱們公主天生麗質,上哪都找不出這麼漂亮的嬰孩,這雙烏黑的大眼睛,多有神啊!」

屋內的奶娘、嬤嬤們也都紛紛附和着。

【嘻嘻,娘親是天下第一美皇后,我是天下最漂亮的小公主!等我長大了,這傾國傾城的臉,肯定迷倒一大片!】

夏妙元沉浸在大家的誇讚中無法自拔,皇后假裝清了下嗓子,強壓下笑聲。

「太子駕到!」

一聲尖細的太監音傳入內殿。

皇后眸光一亮。

小太監咧着嘴跑進來:「娘娘,咱們太子殿下回來啦!」

【啊,是我大哥回來啦!】夏妙元的心思立刻從自己的絕世容顏上拉了回來。

「孩兒給母后請安!」一道爽朗的男聲入耳。

夏妙元使勁伸着脖子,奈何自己還太小,就算使出吃奶的勁兒,頭也沒抬起來。

「是本宮的承萬回來啦!」皇后高興地聲音有些發顫,一邊說著,一邊將下跪行禮的太子扶起來。

「不是說要下月初回來么?」

「孩兒得到母后出意外的消息後,就趕緊改變了行程,立刻往回趕了!」太子夏承萬關切地看着皇后。

「你在路上急壞了吧?你看,母后沒事,虛驚一場而已。你是太子,遇事莫慌,一切以大局為重,遊學見名師更為重要呀。」

夏妙元聽到「遊學」二字,忽然想起,在書里,皇后被害墜崖的時候,太子正帶着幾個伴讀,在全國遊學。

夏承萬是明熹帝夏正啟和皇后的第一個兒子,夏正啟登基那年,年僅7歲的夏承萬便理所當然的被立為了太子。

從此之後,夏承萬就失去了肆意玩耍的權力。幾個德高望重的老師,從文史、治國、算學、地理等諸多學科教授他。

這次出外遊學,一方面是為了遊覽祖國名山大川,長見識,見世面,另一方面是為了拜訪隱居的幾位大儒,向他們悉心求教。

「遊學再怎麼重要,哪能比得過母后的安危重要。」太子攬住皇后的胳膊,甜甜道。

「承萬,快,先洗洗手,來看看你妹妹。」皇后寵溺又無奈地看了太子一眼。

【讓我看看太子鍋鍋,讓我看看!】夏妙元小奶音咿咿呀呀叫着。

夏承萬將擦手的毛巾往小太監手裡一丟,快步走過來,激動又緊張地看着夏妙元。

夏承萬欣喜地盯着夏妙元粉白瑩潤的小臉,笑眯眯道:「母后和妹妹真是福大命大,妹妹定是上天賜給咱們的小福星!」

夏妙元這是頭一次見自己的大哥哥,也興奮至極,一雙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盯着太子。

【我大鍋鍋不愧是大夏太子啊。嘖嘖嘖,這長相,這氣質。這要是放在現代,就是一個氣質型男啊!】

嗯?誰在說話?!夏承萬心裏陡然一驚。他聽見有個小奶音,似乎在議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