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皇后:我女兒看得真准。

「來,快讓皇祖母抱抱,這可是咱們夏家這一代,第一個小公主呢!」皇太后從夏正啟手裡接過夏妙元,臉上堆滿笑意。

【啊……老太婆不要碰我!不要抱我!離我遠一點!】

夏妙元使勁蹬踹着兩條小胖腿,兩隻小手胡亂揮舞着,突然哇哇哭起來,晶瑩的淚珠一滴滴蹦出來。

【我不要壞人抱!哇啊……】

夏正啟一愣:壞人?皇太后是壞人?妙兒怎麼對皇太后這麼抵觸?

皇后:女兒啊,你好歹裝裝樣子啊。

「是啊,是啊,十幾年,就這麼一個小公主呢!」江貴妃一邊附和着,低頭瞬間翻了個厭惡的白眼。

「綺秋,快讓人把禮物拿進來。」皇太后一邊略有些尷尬的哄着夏妙元,一邊吩咐道。

夏妙元一聽「禮物」兩個字,哭聲戛然而止,小臉拚命扭着向外看去,幾滴淚珠還掛在小臉上。

【快把禮物呈給本公主查看!你們都要多多送禮物給我,吼吼吼!】

「咳咳……」皇后見狀心中狂笑,忙拿出帕子遮嘴,裝作清嗓子。

江貴妃打了個手勢,幾個端禮物的小太監立刻走上前。

一個小太監高聲報:皇太后送錦緞六匹、金首飾六件、玉鐲一對、沉香手串一對。江貴妃送錦緞兩匹、金鐲一對、金簪一對、金麒麟一對。

【切,禮物好敷衍啊。也對,你們也沒提前準備禮物,壓根就沒想讓我和娘親活着嘛。哈哈哈,昨天的計劃失敗了,一定很挫敗吧?】

夏正啟眉頭微微一皺:計劃失敗?什麼計劃?皇太后和江貴妃的計劃?

「臣妾謝過太后,謝過江妹妹。」皇后忍着笑。

皇太后一邊逗弄着夏妙元,一邊故意擺出一臉關切:「皇后啊,聽說昨天你那馬車突然就瘋跑起來了?可真是嚇人啊!」

「是啊,可把臣妾嚇壞了呢。不知道怎麼的,馬突然驚了。」皇后拿着帕子撫了下胸口,臉上帶着後怕。

「路上可遇到什麼異常嗎?」皇太后追問。

「臣妾如今回想,路上一切正常,並沒有異�葉辰��呀。」皇后垂眸。

江貴妃故作疑惑:「都是宮裡馴馬師調教好的名貴馬,怎麼會突然驚了呢?」

「再馴服的馬,畢竟也是畜牲,哪能保證從不出錯呢?」皇后神情淡然。

【娘親好聰明啊。在沒有確鑿的把握扳倒反派之前,裝傻是明智的選擇。】

【哼,你們兩個妖婆,馬為啥受驚瘋跑你們不知道嗎?一個兩個的演地還挺像呢,不去當演員都可惜了。給馬下藥的主意不就是你江貴妃出的嘛。那葯還是你爹江太師費心找來的呢。】

【你們江家,幾次三番想把我娘親害死,好讓江綺秋當皇后,五皇子當太子,好歹毒。】

夏正啟心內一顫,雙腿直發軟,但面上強忍住了,打哈哈道:「好了好了,皇后她剛受過驚嚇,那些事先不說了,越說她越後怕,於身體無益。」

「好好好,先不說那些了。皇后和公主平安比什麼都要緊。」皇太后擠出一個慈祥的微笑。

「皇后你好生將養身體吧,後宮之事有哀家和綺秋呢,你不用操心。我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皇太后說罷,把孩子交給奶娘,給江貴妃遞了個眼色。

江貴妃也連忙福身告辭。

姑侄倆一同離開。

總算應付完了皇太后和江貴妃,如今兩人終於走了,夏正啟和皇后都默默地舒了一口氣。

夏正啟轉頭看向夏妙元,還想再聽她說說皇太后和江貴妃的秘密,可她已經睡著了。

罷了罷了,縱然是與眾不同的嬰孩,畢竟也是剛出生的奶娃娃,總歸是貪睡的。

他坐到皇后邊上,伸手攬住她的肩,柔聲道:「若瑜,你只管好好養身子,讓奶娘照顧好咱們的妙兒。昨天的事兒,朕定會查清,你放心。」

皇后眸光騰然一亮,深情地和夏正啟對視了一眼。

她和夏正啟是少年夫妻,共同度過了一段青春年華,感情真摯。

可這幾年,因為皇太后和江貴妃的挑唆,夏正啟對她產生誤會,生出嫌隙,時間久了,感情都疏遠了。

算起來,皇帝已經好久都沒有對自己這般溫柔繾綣的態度了。

想到這裡,皇后忍不住眼眶一紅,雙眸泛出淚花,沖夏正啟點了點頭。

御書房內,程風和應晨恭敬地站在皇帝的書案前。

他們倆是夏正啟頂頂信任的心腹,也是身手不凡的暗衛。從夏正啟12歲,還是三皇子的時候,就已經跟着他了。

夏正啟神情嚴肅:「程風、應晨,你們從暗衛里挑些機靈的,去跟蹤江太師。他的一舉一動,朕都要知道。還有,留意他和皇太后、江貴妃之間的聯繫。」

程風、應晨領命退下。

夏正啟又將門口的德寶喚了進來:「德寶,你挑幾個衷心、機靈的小太監、小宮女,從今天起,要神不知鬼不覺地監視皇太后和江貴妃。查到什麼立刻來報。」

德寶目露疑惑,剛想開口問,瞥見皇帝臉色低沉,趕緊把話咽了下去,恭順地應了聲「是」,退了下去。

夏正啟吩咐完這些,一瞬間竟有些恍惚。

皇太后不喜自己的嫡妻蕭若瑜,嫌棄她是外族女子,這他是知道的。所以,當年皇太后把自己的侄女塞進宮,他順從地接受了。

這些年,皇太后和皇后之間,時不時發生爭端,他也沒有多想,只當是婆媳矛盾,就像尋常百姓家那般。

每次他都是和稀泥,兩邊哄。想着稀里糊塗的,也就過去了。

他是萬萬沒想到,皇太后和江貴妃竟然對若瑜動了殺心,且還有奪嫡之心。

如果女兒的預言是準確的,皇太后和江貴妃設局謀害皇后,之後江貴妃登上後位,五皇子當上太子。

那麼五年後,害死自己,害死太子和二皇子的人會是誰呢?難道也是皇太后和江貴妃嗎?

皇帝額間滲出冷汗,太可怕,他已經不敢再往下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