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家偷聽我心聲殺瘋了,我當團寵全本 第2章_安霧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夏若男本來是一個悲催的女程序員,在連續加班5天後,猝死在了工位上。

公司給她家拿了一筆不菲的賠償金,她那對重男輕女的爸媽,假惺惺地哭了一場後,就喜滋滋拿着錢,給兒子買房去了。

夏若男感覺自己慢慢飄起來,她看着躺在停屍間的「自己」,感到無盡的凄涼。

真的好委屈啊,自己從小不受寵愛,工作之後還要被父母和弟弟沒完沒了地壓榨,一天福都沒享過,從未被人愛過,怎麼就死了呢?

夏若男跪在閻王面前,哭個不停。

閻王無奈,許諾她:「上一世你受盡苦楚,這一世我便許你金尊玉貴,萬千寵愛。」

嗖地一瞬,夏若男感覺自己被什麼東西推着,穿過一片黑暗,緊接着便是一束溫暖的光照射過來。

「娘娘,孩子平安,是位小公主呢!」一道年輕的女聲入耳,她感覺自己被抱了起來。

娘娘?小公主?我穿越到古代成公主啦?!閻王老爺還真是說話算數啊!

「平安就好。映雪,你護好公主,本宮還挺得住,得趕緊讓桑琪把馬制住才好。」一道無力的女聲傳來。

「娘娘,這兩匹馬怪得很,就像瘋了一樣!」夏若男能聽出,說話的人喘着粗氣,彷彿正拼盡全力做着什麼。這句話彷彿是聲嘶力竭喊出來的。

緊接着,她聽到了連綿不斷的吱呀呀的聲音,和噠噠噠的馬蹄聲。抱着她的懷抱,不受控制地劇烈地抖動着,她的小腦瓜都快被晃暈了。

【別晃,別晃啊!這是哪啊?】

夏若男努力睜開眼睛,眼前,是一個身穿華服、頭戴鳳冠的女人,抱着自己的,是一個眉眼清秀的侍女,而四周,是馬車的四壁。

【不是吧!我堂堂一個公主,竟然在馬車裡出生?】

【等等,娘娘在馬車裡生下公主,身邊還有桑琪、映雪兩個侍女,我這是穿書啦!?】

此時,斜靠在馬車裡的皇后娘娘,衣裙滿是血污,鳳冠歪斜,鬢髮被汗水浸濕,凌亂地粘在臉上,她突然眼眸一亮。

因為她發現,自己聽到一個軟糯又急切的聲音在說話,不是映雪,更不是桑琪。難道是自己虛弱時產生的幻覺?

而躺在映雪懷裡的夏若男,正在瘋狂思考着。她前陣子剛讀過一本小說,名字叫《我穿越到古代攜手腹黑男打江山》。

這本書,主要寫一個穿越女和亡國太子籌謀多年,成功復國的故事。書里有個大夏國皇后,屬於炮灰角色。

她懷孕8個月時,馬車被人動了手腳。

她受顛簸、驚嚇,在馬車裡產下一個小公主,緊接着馬車墜崖,母女慘死。

【皇后娘親啊,這馬被下了葯,根本控制不住。快讓人割斷繩套啊!】

【嗚嗚……前面就是懸崖啦!】

皇后第二次聽到那股聲音,怔怔地看着女兒,是女兒發出來的,可眼前的這個小嬰兒只是張着嘴呀呀地哭着。

對,那是女兒的心聲!

皇后恍然大悟,她能聽到女兒的心聲,雖然自己不懂穿書是什麼意思,但似乎,女兒有洞穿世事的能力。

若女兒說的是真的,那麼,馬車即將墜崖!

「桑琪,跳上馬背,割斷車轅的繩套。」皇后提着一口氣沖前面喊着。

「是!娘娘、映雪,你們抓牢了!」這個叫桑琪的侍女放下韁繩,飛身跳到馬背上,右手從靴筒中抽出一把匕首,迅速割斷了套在馬身上的繩套,旋即又飛身跳下馬。

緊接着,在慣性的作用下,桑琪跌在地面上,一連打了好幾個滾兒。

兩匹馬瞬間飛奔出去。

失去了馬匹的支撐,兩根長長的車轅重重戳在地上,車身劇烈震動了一下。

皇后和映雪的頭都不受控制地磕在車身上。映雪顧不上疼痛,只佝僂着身子,儘力護着公主。

皇后也顧不得疼了,她側耳細聽,噠噠噠的一陣馬蹄聲過後,突然兩聲尖銳的馬兒嘶鳴聲劃破天空。

緊接着是兩聲劇烈但又遙遠的悶響。

皇后心頭一緊,中了,真的被女兒說中了。

若不是當機立斷棄馬,此刻自己和女兒,已經摔下懸崖。

片刻後,一切歸於寧靜。

「娘娘,馬車停了,禁軍很快就會過來找我們的。」映雪緩了緩,抱着夏若男直起了身子。

一身騎裝的桑琪,也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她顧不得拍打身上的灰土,幾步走上前掀開車簾,把皇后從馬車裡扶出來。

「娘娘,您還好吧,沒傷到哪吧?」桑琪一邊詢問着,一邊又把映雪扶出來。

「我沒事,快看看小公主有沒有傷到。」皇后扶着馬車,艱難地站着,急切地看向夏若男。

映雪把孩子遞到皇后跟前:「娘娘您看,小公主除了沒洗澡之外,一切都好着呢!雖說不足月,但健壯得很呢。」

【謝天謝地,感謝我機智的皇后娘親,嗚嗚……得救了,小命保住了。】夏若男此刻欣喜若狂,可她只能咿咿呀呀叫着,表達自己興奮的心情。

皇后嘴角一彎,伸出手輕輕撫了一下夏若男的臉頰,幸虧有寶貝女兒的提醒。小小嬰孩,竟然能未卜先知,這莫不是上天賜給自己的小福星。

「桑琪,你看看車裡,揀有用的東西拿幾樣,在路邊找個地方休息,等禁軍來找咱們。」皇后吩咐。

桑琪一邊應着,一邊跳進車裡。

【什麼?娘親你要在路邊等待救援?完了,我這可憐的小命還是得完蛋!】

皇后眉頭一皺,失控的馬已經解決了,還會有什麼危險呢?

【哎,我記得書里寫,皇太后和江貴妃設這個局,可是下了很大力氣。不僅給馬餵了葯,還在路上埋伏了殺手,說不準在禁軍里也安插了人。坐在路邊等,這不是唯恐殺手發現不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