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1章(2)

兒只是張着嘴呀呀地哭着。

對,那是女兒的心聲!

皇后恍然大悟,她能聽到女兒的心聲,雖然自己不懂穿書是什麼意思,但似乎,女兒有洞穿世事的能力。

若女兒說的是真的,那麼,馬車即將墜崖!

「桑琪,跳上馬背,割斷車轅的繩套。」皇后提着一口氣沖前面喊着。

「是!娘娘、映雪,你們抓牢了!」這個叫桑琪的侍女放下韁繩,飛身跳到馬背上,右手從靴筒中抽出一把匕首,迅速割斷了套在馬身上的繩套,旋即又飛身跳下馬。

緊接着,在慣性的作用下,桑琪跌在地面上,一連打了好幾個滾兒。

兩匹馬瞬間飛奔出去。

失去了馬匹的支撐,兩根長長的車轅重重戳在地上,車身劇烈震動了一下。

皇后和映雪的頭都不受控制地磕在車身上。映雪顧不上疼痛,只佝僂着身子,儘力護着公主。

皇后也顧不得疼了,她側耳細聽,噠噠噠的一陣馬蹄聲過後,突然兩聲尖銳的馬兒嘶鳴聲劃破天空。

緊接着是兩聲劇烈但又遙遠的悶響。

皇后心頭一緊,中了,真的被女兒說中了。

若不是當機立斷棄馬,此刻自己和女兒,已經摔下懸崖。

片刻後,一切歸於寧靜。

「娘娘,馬車停了,禁軍很快就會過來找我們的。」映雪緩了緩,抱着夏若男直起了身子。

一身騎裝的桑琪,也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她顧不得拍打身上的灰土,幾步走上前掀開車簾,把皇后從馬車裡扶出來。

「娘娘,您還好吧,沒傷到哪吧?」桑琪一邊詢問着,一邊又把映雪扶出來。

「我沒事,快看看小公主有沒有傷到。」皇后扶着馬車,艱難地站着,急切地看向夏若男。

映雪把孩子遞到皇后跟前:「娘娘您看,小公主除了沒洗澡之外,一切都好着呢!雖說不足月,但健壯得很呢。」

【謝天謝地,感謝我機智的皇后娘親,嗚嗚……得救了,小命保住了。】夏若男此刻欣喜若狂,可她只能咿咿呀呀叫着,表達自己興奮的心情。

皇后嘴角一彎,伸出手輕輕撫了一下夏若男的臉頰,幸虧有寶貝女兒的提醒。小小嬰孩,竟然能未卜先知,這莫不是上天賜給自己的小福星。

「桑琪,你看看車裡,揀有用的東西拿幾樣,在路邊找個地方休息,等禁軍來找咱們。」皇后吩咐。

桑琪一邊應着,一邊跳進車裡。

【什麼?娘親你要在路邊等待救援?完了,我這可憐的小命還是得完蛋!】

皇后眉頭一皺,失控的馬已經解決了,還會有什麼危險呢?

【哎,我記得書里寫,皇太后和江貴妃設這個局,可是下了很大力氣。不僅給馬餵了葯,還在路上埋伏了殺手,說不準在禁軍里也安插了人。坐在路邊等,這不是唯恐殺手發現不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