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家偷聽我心聲殺瘋了,我當團寵全本 第10章_安霧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上輩子上班累死,如今做了公主,竟然還要被迫上朝,我上哪兒說理去……】

坤寧宮內,被迫早起營業的夏妙元吃飽了奶,一邊碎碎念着,昏昏沉沉睡去。

皇后從德寶公公口中打聽到,太子腿傷在府里養病,皇帝派了江太師等人去賑災,鬱結了一夜的心事瞬間消散。

夏正啟下朝後,不出兩個時辰,皇帝抱着小公主上朝的新聞,就傳遍了整個皇宮。

宮女、太監,都在悄悄議論着:向來循規蹈矩,言行舉止從不出格兒的明熹帝,竟然抱着個奶娃娃上朝!這實在是太過奇葩。

嬪妃們則是聚在一起議論,後宮難道是要變天嗎?坐了多年冷板凳的皇后,是不是要翻盤了?

壽康宮內室,江貴妃嬌艷的臉上,滿是幽怨和憤恨:「姑母,陛下他竟然抱着那賤人生的孩子去上朝!您說,陛下是不是被那賤人給蠱惑了?」

「宮裡八個皇子,哪個有過這種待遇?」

「以後我們母子可怎麼辦呀?」

「早知道會如此,真該讓那小崽子死在娘胎里。」

江貴妃捏着一方絲帕,喋喋不休。

「好了,住嘴。你好歹也是國公府里出來的千金小姐,怎的如此沉不住氣!」皇太后擰眉道。

「皇帝30好幾的人了,就只得了這一個女兒,憑着一時的新鮮勁兒,寵愛一陣子,是難免的。」

「一個小丫頭,還能翻出什麼浪來?她蕭若瑜難道還能靠女兒翻盤不成?」

「再說了,今天早朝,皇帝剛剛把賑災的重任都交給了你父親和哥哥,還當眾誇讚你父親忠貞、賢良。你還有什麼可擔心的。」皇太后眸光中閃過一絲恨鐵不成鋼的嫌棄。

一晃十來天過去,江太師和太子兩撥人,一明一暗,早已經出發了。

夏妙元成日里,一邊惦記着太子鍋鍋,一邊吃吃睡睡,又長胖了許多,一張小臉都肉眼可見的更圓了。

這天晚上,嬤嬤們給夏妙元洗了澡,給她在肘窩撲上淡香怡人的爽身粉,又給她包好尿布,換上一身輕柔舒適的軟緞睡衣,放到皇后的床榻上。

皇后一邊輕輕拍着她,一邊柔聲哼唱着搖籃曲。

蕭若瑜雖貴為皇后,但向來在養育孩子上喜歡親力親為,時常會親自帶孩子睡覺。

夏妙元一雙燦若星辰的大眼睛,盯着皇后溫柔的臉,只覺一陣淡淡的馨香沁人心脾,輕柔的歌聲飄入耳中,眼皮越來越沉,眼前越來越模糊。

【有娘親的陪伴可真美啊,嘿嘿,我好幸福。】

夏妙元一邊心裏嘀咕着,一邊昏昏欲睡。

「啪嚓!」突然一個瓷器破碎的聲音傳來。

「蘭香!你怎麼當的差?!連個茶碗都端不住。娘娘正在哄小公主睡覺呢。」

夏妙元猛然清醒,她聽出是映雪在窗外壓低聲音斥責小宮女。

【咦?蘭香?好熟悉的名字!她是幹什麼的來着?】

夏妙元大眼睛骨碌碌轉着,苦苦思索。

「映雪,怎麼了?」皇后向窗外問道。

「回娘娘,是一個毛手毛腳的宮女失手打碎了茶碗。」

「你把她帶過來,我看看。」皇后淡淡地說。

【娘親好懂我啊,太會滿足我的好奇心了!娘親棒棒!】

夏妙元開心地咿咿呀呀叫着。

一個身段妖嬈的宮女,低眉順眼地跟着映雪走進內室。

「娘娘,奴婢打碎茶碗,擾公主安眠,請娘娘責罰!」那宮女垂着頭撲通跪下。

【讓我看看,讓我看看,這個蘭香身上肯定有事兒,我怎麼想不起來了呢?】

夏妙元使勁抬頭,奈何皇后坐在床榻外側擋住了她。

皇后溫柔地將夏妙元抱起,向那宮女道:「抬起頭來。」

【沃趣,一個粗使宮女,長這麼妖媚?這水蛇腰扭得呀,跪着也要顯一顯自己的身段噻?】

夏妙元上下打量着宮女,心裏吐槽道。

「你叫什麼,是新來的嗎?我怎麼沒見過你?」皇后沉聲問道。

「回娘娘,奴婢名字蘭香。是前幾天新調來的。」那宮女眼神恭順。

「娘娘,是前幾日御花園的總管說,御花園的宮女過多,分給咱們宮裡一個。奴婢跟您稟報過的,您興許忘了。」

【啊!想起來了。這個蘭香,是江貴妃派來害二鍋鍋的。】

【我記得,蘭香本來是江貴妃宮裡的小宮女,結果被江貴妃那個色胚小弟給禍害了。】

聽到「江貴妃的色胚小弟」幾個字,皇后立刻想到江志昌。

江太師膝下共有三子三女,其中江貴妃江綺秋,和小兒子江志昌,是府里寵妾鄭氏生的�葉辰

因為是最小的兒子,母親又是最得寵的小妾,江志昌從小被寵得無法無天,長大後,成了個一身惡習的紈絝。

尤其對女色,是尤為沉迷。平時也沒少干一些強搶良家女子的惡事。

後來江貴妃進宮為妃,江志昌更是尾巴翹到天上,進宮玩就像回自己家一樣隨便。

【一個月後,江貴妃發現蘭香懷孕,就想弄死她,息事寧人。】

【蘭香拚命求饒,江貴妃竟然想到一個利用蘭香陷害二鍋鍋的辦法。】

【她把蘭香弄進坤寧宮,讓她趁二鍋醉酒時爬床。】

【二鍋鍋本來就是個粗線條的人,早上醒來真的以為是自己酒後亂性。】

【嬤嬤查驗,發現蘭香果然**。更是實錘了二鍋鍋酒後強佔蘭香。】

【在書里,當時正是皇后娘親的頭七。母親屍骨未寒,兒子竟然做出這種醜事,那是大罪過。】

【二鍋鍋被父皇責罰,調到偏遠地區任職……】

皇后只覺自己渾身發寒。

「娘娘,娘娘……」映雪輕聲喚道。

「映雪,你先把她帶下去吧。摔了杯子而已,不是什麼要緊事,好好調教便是。」皇后的思緒猛然抽回來,連忙開口吩咐,掩飾自己的失態。

【皇后娘親墜崖的結局改了,也不知道蘭香陷害二鍋鍋的事,還會不會發生。】

【哎呀,二鍋鍋眼看要回來了吧?蘭香剛好被調進坤寧宮,豈不是很危險呀。】

【怎麼辦?怎麼辦?要不等二鍋鍋回來,我整日纏着他不讓他喝酒。要是不喝醉,蘭香就沒機會下手了。】

【嗯嗯,就這麼辦。】

夏妙元一邊念叨着,不知不覺已經在皇后懷裡睡着。

皇后看了看懷中的女兒,眸光中滿是寵溺,輕輕吻了吻夏妙元的小臉,將她放到床上。

等再抬頭,她眼神中充滿堅毅,似乎已經有了應對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