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山寺入佛門

第9章 妙字小師弟

「咚!咚!咚!」

青山半腰處,一座佔地數千平方的寺院,整個寺院建築依託山勢,呈現階梯狀,殿宇重重,**迭起。

正處清晨,無盡的光輝逐漸從遠處的天地交界處潑灑而來,渲染了青山,點綴了樓宇。

一條莫名的黑線從虛空冒出,尾部攬着一個孩童,正是昏過去的蘇銘,黑線將蘇銘輕輕放在大門外,便消失不見。

前院寺門門匾上書:青龍寺,金光閃閃,極具氣勢。

硃紅色的大門應聲打開,一位身穿黃褐色的知客僧打着哈欠推開大門,便看到門口的台階上一位孩童正平躺的昏迷在此處。

立刻上前查看,確認有呼吸,便橫抱起蘇銘向門內快速跑去,

……

蘇銘掙扎着醒來,只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很長的夢,自己在夢中漫無目的的穿行,四周的一切都是黑暗的,又是火紅色的,父親蘇戎、三位姐姐、母親還有二娘三娘的面帶痛苦恐懼的臉不斷在自己眼前呈現,飄忽不定。

蘇銘無力的起身,打量着四周,發現自己正處於一個不大的禪房內,而自己正他在又棉墊鋪着的石床上。

這是哪裡?蘇銘回想起最後蘇戎抱緊自己,將自己埋在身下的一幕,不,他應該在草叢茂密的大地上,這是哪?

眼睛通紅的,不禁哭出來了聲:「爹,娘,素婷姐?素雅姐?素顏姐,你們在哪?!」。

跌跌撞撞的下了床,茫然恐慌的情緒漫延,又一步摔倒在地。

這時,門房打開,一位二十幾歲的僧人正好看見跌倒在地的蘇銘,上前將蘇銘扶起,蘇銘抬頭看着光頭陌生的人,開口道:「哥哥,請問這是哪裡?我爹爹在不在啊?」,僧人搖頭道:「你跟我來,這裡或許有你的答案。」隨後將哭泣的蘇銘帶到內院後殿住持處。

寬敞的後殿上,蘇銘看着眼前身披紅色袈裟,面容清廋,目光柔和的住持,以及身後巨大的金色佛像,微微行了一禮,略帶哭腔的說道:「這位大師,你知道我父母姐姐在哪嗎?」

住持看了眼蘇銘,上下打量一番道:「你叫什麼名字啊?」

「蘇銘。」

「小施主,可以說說你父母是誰,之前發生何事嗎?」

蘇銘疑惑的問道:「您不知道嗎?這位哥哥告訴我你知道的。」隨後醒悟的哭泣起來道:「你們騙人,你不知道我父母姐姐在哪裡」

住持站立,靜靜的看着面前蘇銘哭完,此時大殿在外已經聚集了許多沙彌,年齡都在十歲左右,眼中看着大殿**哭泣的蘇銘都有些好奇,紛紛探頭看去。

很快,身披黃色袈裟的,寬面大耳的僧人出現在殿外,匆忙對大殿內佛像前的住持行了一禮,看了眼哭泣的蘇銘,小聲的驅散了周圍的沙彌。

等蘇銘哭的沒有力氣,住持給蘇銘端來一碗稀粥還有一個饅頭,兩個素菜。住持和藹的說道:「哭累了,先吃飯吧。」

蘇銘無神的看了眼住持,聞着飯菜的香氣,才感覺此刻自己飢腸轆轆,便坐在後殿上,拿起比自己手還大一圈的饅頭,喝着粥吃了起來。

天色逐漸暗下,住持拿着一根蠟燭,依次將大殿上的紅色粗大蜡燭點亮,望向**快速吃着的蘇銘,露出淺淺的微笑。

……

之後的幾天里,蘇銘也曾多次跑出寺院,因為住持的默許,眾僧都沒有管,只是每次當蘇銘在外迷失或者無力時,便會出現一位武僧將蘇銘抱回去,如是七次。

內院後殿之上,方丈、四大班首、八大執事盤坐。身穿紅色袈裟的真聞頌了聲法號,開口向上首的住持開口道:「師兄何故如此作為,真聞有些不解。」

眾人都明白,指的是放任蘇銘進出寺院,寺院對寺內僧人進出寺門,上山下山可是有嚴格的規矩,雖說蘇銘還不是寺廟的一員,並且都大致了解到蘇銘的情況,父母親人可能已經都不在了,可謂極其不幸和讓人同情,但給其他剛入寺門不久的小沙彌難免留下不好的規矩,而且最近前來禮佛的香客都知道了這件事,難免不會出現有辱青龍寺聲譽的情況。

其他班首還有執事也紛紛望向上方佛像座下的住持,等待住持的解釋。

住持開口道:「各位師弟覺得蘇銘怎麼樣?」

法號真德的執事回道:「堅毅不拔。」

住持開口問道:「何以見得,難道不是年少的任性?」

「七次跑下山,可見其堅毅執着,若換做我,如此歲數,四次,足以放下心結,歸於平靜,坦然面對。」

住持點頭,宣法號,道:「真德師弟說的對,也不對,前塵妄念,惑汝真性,不破不立。七次上山下山,便是執念所消、妄念自去的過程,如此,才能認清當下,照見本心。如若不然,如是強留或強去,則你我身心相離,有違本心和佛意。」

眾人聽聞,若有所思。

……

住持看着面前比自己低不少的蘇銘,面色平靜,道:「蘇銘,你可想好,阪依佛門。」

蘇銘平靜的點頭,現在的自己別無可去,一切都一切只能深深埋藏在內心。

剃度儀式完成後,蘇銘頭頂黑髮落盡,住持開口道:「你以後的法號便起名妙真。」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