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火燼亡度人

第8章 山寺入佛門

「駕!駕!駕!」

幽深的河水,兩岸雜草的枝葉遮蓋在水面之上。河岸,三匹青色的異獸駮,頭頂長角,黑色馬尾,牙齒鋒利,聲音如鼓,正沿着河岸狂奔。

為首一匹駮的背上坐着一人,右手大拇指帶有翡翠扳指,身穿一身黑色束身軟甲,竟然是原西州刺史陸遠!

原來這是陸遠計劃好的,早在車隊出發前五天,陸運便已經先行喬庄打扮離開懷城,只帶上他兩名最信任的部下。

只見陸遠拉住駮的韁繩,駮鼻息猛烈的出了幾口濁氣,發出一陣尖銳的鳴叫聲,逐漸停下。

陸遠的目光不知望向何處,身後一人不解的問道;「主上,可是出了什麼事?」

陸遠點頭道;「雲州那位果然還是出手了,我的分身已經毀滅。」

「難道狂刀沒有出手?」

陸遠搖頭道;「來的是黃鐘。」

身後兩人聽到黃鐘之名,都緊皺眉頭,面容嚴肅,黃鐘,那可是寒宣王朝境內成名多年的高手!沒有想到雲州那裡為了阻止主上前去雲州赴任,竟然請動了黃鐘,還是說黃鐘便是主謀之一?這對主上來說絕對不是個好消息。

陸遠花了近五年時間秘密煉製成的分身,幾乎擁有和陸運一樣的氣息,由陸遠分神控制。

以自己的家眷還有一眾部下作為誘餌,讓雲州那裡將所有的注意力都聚焦到那裡,由此降低自己的風險。陸遠腦海里浮現出狂刀客卿還有妻子以及蘇戎的畫面。心道,你們不要怪我,一切為了漢宣王朝,一切為了國君,這是必要的犧牲!

雖然漢宣王朝表面依舊平靜安定,但如今的國君身患暗疾,不能打理朝政,朝堂,江湖,地方勢力的鬥爭早已經波濤洶湧,

只要自己過了隴州,抵達雲州境內,有雲州刺史官印的氣運加身,自己將不再有生命危險。

陸遠揮動着皮鞭,駮發出一陣鼓鼓的嘶鳴,逐漸沿着河岸飛奔而起。

……

蘇戎雙手撐着,有些顫抖,額頭冒着冷汗。蘇蘇家三姐妹還有三個內室都躲在自己身下方圓不足兩米的淡藍色光霧構成的保護罩內,面露驚恐,在不斷的哽咽,顫抖的泣不成聲,蘇銘被眾人圍在最裏面,雙臂緊緊抱着蘇戎的大腿,眼裡全是金黃的色彩。保護罩外黃金色的火光瀰漫,包裹着他們,似乎下一秒便可以將其吞噬。

黃鐘從黃海中走出,火光主動向後漫延,看到在自己火域內僅剩的最後一處「凈土」,黃鐘看向淡藍色光罩中雙手支撐的蘇戎,不禁拍手讚歎道:「許久未見如此精純的浩然之氣了,你是觀海境?」

蘇戎艱難的開口道:「還未踏入。」

「也是難得,你應該不是書院中人,能自己摸索達到儒教此境界,實屬不易,可惜。」

蘇戎看了眼自己身邊的親人,望向黃鐘,開口道:「能不能放過他們,他們都是無辜的。」

黃鐘搖頭道:「一切眾生平等,但,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你只要能擋住我一招,看在許久未見如此純凈的浩然正氣的份上,我可以考慮放過你們。」

蘇戎剛張口,還想說什麼,便見前方一片火紅濃稠的火海向自己襲來,蘇寧戎下意識的彎腰,緊緊抱住蘇銘,淡藍色的光罩收縮,一切,被火紅的火海吞噬。

這是黃鐘開發火系靈鍾君炎創立的一招,沒有再多看火海一眼,身軀騰空而起,向下俯瞰,此地原本清脆茂盛、環境優美的沼澤找已經變得一片焦黑,其中一團火紅色的團狀火焰雖然在逐漸減小,但依舊如此的耀眼。

……

最後一絲火焰消散在空中,一片焦黑,黑色煙塵瀰漫的大地上,一片漆黑的人堆表面,幾乎不可察的淡藍色光霧消散殆盡。

空中,空間逐漸的波動,只見一艘黑白光暈流轉的細長小舟緩緩駛出,其上,帶着紅色檐帽,身穿一半白一半黑的寬袍遮住身形,不知是站還是坐着,面部帶着半透明朦朧面具的人浮現,寬袍下是手臂似乎拿着一個魚竿的東西,通體漆黑的魚竿魚線。

其實,那不是魚線,只見魚竿輕輕的甩動,魚線的尾部似乎瞬間分化成無數的細絲,顏色五彩斑斕,不斷的向周圍延伸,漫延在焦黑的大地上,其中氣根便迅速漫延到不遠處僅存的人堆里。

一道淡藍色的魂體從人堆一具身體里抽離,隨後是第二道淡紅色,第三道黃色,依次,幾乎每條分化絲線的尾部都有一個顏色不一的魂體被析出,最後收攏,在靠近細長小舟附近逐漸的消失。

很快,絲線全部收回,又重新合成一條黑色魚線,靜靜的垂立在舟頭。

空間再次波動,就在黑白光暈小舟遊動,準備舟頭已經半沒入空間內時,舟上的人影似乎動了一下,黑色的魚線甩出,伸長進入那僅存的焦黑的人堆中,纏繞着一個孩童,正是找已經暈過去的蘇銘,抵達小舟,放在舟尾,最後消失在這方空間內。

夕陽西下,煙霧漫延,一陣風吹過,煙霧逐漸蕩漾,浮懸盤空而起。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