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離別踏夜行

第4章 情愫隨風去

紅色高大的院牆頂部。一隻顏色較淺的鴿子正落在牆頭假寐,不時腦袋拱一拱翅根處。

很快,一隻顏色較深的鴿子舒展着翅膀落在較淺的鴿子身旁,不足一米處。隨即便調整身姿,頭朝淺色鴿子的方向有規律的上下點頭,細小的鴿爪緩慢的移動,一點點向對方靠近,就在頭快要碰觸到淺色鴿子時,淺色鴿子煽動翅膀,飛起,重新降落到背對較深鴿子近兩米遠處。

較深顏色的鴿子見狀,呆立原地幾秒後,又調整身姿,轉過身,面對顏色較淺的鴿子,姿態放的更低,頭緩慢的上下搖擺,小碎步的一點點靠近。淺色鴿子好似沒有注意到對方,只是輕微晃動了下腦袋,顯得十分悠然。

牆院內,院落中的草叢顯然經過精心的打理,盆栽擺放的井井有條,絢麗多彩。一位身穿白色衣服的孩童半趴在幾盆比自己體型高出不少的盆栽之後,天真純凈的雙眼正目不轉睛盯着遠處牆頭上的一幕,其身後兩位下人坐在不遠處的走廊的兩側,似乎在觀察望風,其中一個對着孩童喊到;「少爺,等會朱先生要來了。」

孩童扭頭向後看去,用短小的手指抵住嘴,做出噤聲的動作。繼續望着牆頭,他很想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很快,後院的圓形拱門後出現一人,一位身穿淡粉色衣裙,留着長發,瓜子臉的女子出現在走廊,一眼便看到露着屁股面對自己的孩童。

兩個下人看到粉裙女子,連忙起身,有意的咳嗽了幾聲,女子清澈的眼眸向著兩人一掃,兩人立刻噤聲。

隨後,拱門後又出現一位身穿寬大黑色儒袍的男子,面容清秀,絲毫看不出歲月的痕迹。

孩童依舊趴着,注意着牆頭上的一幕。突然,他餘光看見側方出現一個高大的身影,正半蹲着,和他一樣,望向牆頭的位置。

孩童看到對方後,露出個純真的笑容,稚聲道;「朱先生,這兩隻鴿子在幹什麼呀?」

朱先生面容不變,呆了呆,微微張嘴。

「哎呦!姐!,你幹什麼!」

孩童一下子從地上站了起來,用手捂着屁股,面帶委屈的看着面色微微有些發紅的粉裙女子。

粉紅衣裙的女子名叫蘇素顏,冷哼一聲道;「蘇銘,你,總之,朱先生來了,好好和朱先生學書寫字。」

孩童便是蘇銘,今年他已經五歲。蘇銘現在對姐姐的反應很是不解,不由有些生氣道;「姐,你就是故意在朱先生面前欺負我!」

蘇素顏聽聞,臉頰更加泛紅,微微跺腳,上前揪着蘇銘的耳朵,說道;「你,你瞎說什麼?!」

朱和站在一旁,看着這一幕,笑着道;「二小姐,蘇銘年幼,無心之語,就不要和他較真了。」

蘇素顏聽到朱和的回答,立刻鬆開蘇銘的耳朵,明亮的眼睛看着朱和,微笑道;「朱先生說的對。」

蘇銘擺脫了他二姐的魔爪,立刻躲到朱和身側,微笑的看着此刻完全和平時表現不一樣的二姐,心裏嘿嘿的直笑。

而蘇素顏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蘇銘此刻的神情,現在她的眼裡只有清秀儒雅的朱和一人。

朱和被蘇素顏盯着有些不自然,他當然知道蘇素顏對自己的心思,可是,這一切都只能停留在這一步。

朱和微笑的對蘇素顏道;「我先帶蘇銘去學習今天的文章。」

蘇素顏微微點頭,這時才注意到一旁得意的蘇銘,不知是不是錯覺,蘇銘覺得她二姐的臉似乎更加紅了。

朱和帶着蘇銘走在前面,蘇銘抬頭對着朱和道;「先生,您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那兩隻鴿子究竟在幹什麼啊?」

朱和面色淡定,只是嘴角微微一抽,道;「萬物回春,嗯,今天的文章多學一篇。」

「啊?」蘇銘面帶苦相,看向身後緊跟着笑着望向自己的二姐,帶着哭腔道;「姐,你可不能見死不救。」

蘇素顏嘴角含笑,不懷好意的對着蘇銘說道;「哼!好呀,要不要姐幫你?」

蘇銘渾身打了個冷顫,連忙搖頭,轉身向前拉着蘇和便往蘇房走去。相比讀書,他二姐果然才更可怕,還是大姐好。

蘇和看着這一切,眼裡充滿欣慰,這樣自己走後,很長一段時間,也可以放心了。

原來自從他決定將蘇銘託付給蘇府後,便很快憑藉自己的學識,在懷城小有名氣,之後引導蘇府讓他擔任蘇銘的啟蒙老師。至今已經有兩年。

朱和看着對面正端坐紅色檀木後,一個字一個字,斷斷續續讀着《詩經》,眼神逐漸變得恍惚。

就在這時,書房所有的一切似乎禁止,周圍的一切只剩下黑白兩個色調。朱和看向拿着書本,靜止的書銘,不由冷哼一聲道;「出來吧!」

隨即,一道黑色的身影緩慢在書房內浮現,面色暗紅,留着一頭的淡紫色長發,看着望向自己的朱和,心裏突然冒出強烈的寒意和危機感,微笑道;「朱國師,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魔君讓我來告訴您,該出發了,這是最後一次機會。」

朱和深深的看了對方一眼,冷冷的開口道;「你可以走了,我會準時到的。」

對方見狀,躬身行李後立刻消失,房間內的色彩逐漸恢復,一切回歸正常。

蘇銘對此沒有絲毫察覺,朱和看着蘇銘,有無數言語似乎想要表達,但最後忍住,只是開口道;「蘇銘,以後我不在了,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記得多讀聖賢書。」

蘇銘抬頭,突然心裏沒來由的有些不安,說道;「朱先生,你要去哪裡,你不教蘇銘了嗎?是不是嫌我笨,常給先生添麻煩了。」

朱和微笑,伸出手,摸着蘇銘的腦袋,寬慰道;「沒有,只是我有點事,需要暫時離開一段時間,一定會回來的。」

蘇銘找已經將朱和當成親人來看待,自從看到朱和的第一眼,蘇銘就本能的想和朱和親近。

蘇銘眼角逐漸濕潤,幼小的年紀面對親近之人的離開,更容易真情流露和不加遮掩的表現出來。

朱和起身,走到蘇銘身旁,將蘇銘抱住,仰頭,不斷張合的雙眼,早已經濕潤。

「蘇銘,可以叫我一聲舅舅嗎?」

蘇銘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還是仰頭叫了朱和一聲;「舅舅!」

「嗯,好孩子,我走以後,一定要照顧好自己,對你二姐好點,另外新的先生我已經替你找好了,等我下次回來,要檢查你的所學所得的。」

蘇銘緊緊抱着蘇海的大腿,不斷的點頭。

直到深夜,朱和親眼看着蘇銘躺在床上睡着,在一旁端坐良久。走到蘇銘身前,伸出右手,雙指指向蘇銘的額頭,最後又放棄。

深舒一口氣,或許平平安安的長大,才是對蘇銘最好的選擇。過去的,關孩子什麼事?

熄燈,一步步跨出房間,轉身閉合房門,望向漆黑的夜空和周圍的一切。不由心中一笑,身向黑暗又能如何?該去面對了。

蘇府寂靜無聲,一人踏夜出城。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