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國破山河碎

伴隨着大地劇烈的搖晃,佇立着雄偉壯觀的皇宮開始劇烈抖動。

放眼望去,整個宣國都城,不,是整個宣國,都在劇烈的顫抖!無數的人都在倉惶的逃竄,但卻不知逃往何處。

宣國皇宮核心,龍脈所在。巨大的金黃色結界籠罩着整個中樞:天靜壇。

結界外,面容絕美、身穿華麗鳳袍的宣國皇后手裡抱着一個剛滿八個月大的嬰兒,柳眉緊皺,面帶憂慮的望向結界內,在她身後是數位嬪妃還有一些大臣,都同樣如此,透過他們的眼神,望向結界內的那種不安和恐慌都快要抑制不住的迸發。

結界內,**巨大的環形平台,**一個明環內懸浮着一顆藍紫色的晶球,表面一條焦躁不安的金龍盤旋,地面正閃爍着青金色繁密複雜的花紋。

藍紫色晶球的投影倒映在結界上,那是一幅幅宣國各地的實時畫面,不斷的切換,這些畫面雖然來自全國各地,但此刻都呈現出一個共同的特徵:破滅、慘烈,在邊緣肉眼可見的無盡的漆黑正在向著**漫延。

此刻巨大平台四周,八個陣眼所在,有六位宣國供奉、身穿金色龍袍的宣國皇帝蘇寧、身穿儒袍頭束金箍的國師朱和,正依次盤坐在八個陣眼上,都面露痛苦之色,正全力用自身靈力維持着宣國護國陣法的運轉。

可惜沒有堅持多久,僅僅不到一盞茶涼的功夫,八人便看到巨大的黑色平台開始從圓心處向四面八方逐漸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外龜裂,發出一陣陣低沉且厚重的脆響。

陣眼上的八人幾乎在同時,都口吐鮮血,帝國第一供奉甚至直接遭受到巨大的反噬而趴到在地!

「陛下,你沒事吧?」,蘇寧聽到陣法外皇后關切的擔憂,艱難的起身,看了眼四周都身受重傷的眾人,閉上雙眼,憑藉著自身加持的皇道氣運,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宣國境內的全景。以天靜壇為中心,成百上千道裂紋由內而外,逐漸的擴大加深,越往外,裂縫的深度和寬度幾乎是呈倍速的擴大。

整個宣國就好像一座即將步入地獄的孤島,四周被無盡的黑暗,似乎向流水般無盡的漆黑一點點的吞噬,邊緣處,僅僅剩下北面還有一絲的缺口沒有被黑暗吞噬。

這一幕幕,讓他觸目驚心,忍不住仰天高聲道:「天要亡我。」,他面部稜角分明,面帶威嚴,此刻卻似乎一下子蒼老了幾十歲。

國師苦海還在一旁堅持,此刻開口寬慰道:「陛下,不要放棄,還有機會的!還有機會的。」

蘇寧搖了搖頭,看向四周,似乎下定了決心。猛的一揮手,結界外皇后懷抱的嬰兒便飄向結界內,蘇寧伸手將嬰兒抱住。

嬰兒一直表現的很乖巧,面對四周有人低聲的哭泣以及大地龜裂震動,都表現的很安靜,一雙黑色明亮的眼睛來回打着轉,略微帶笑的伸着**的小手看向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