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嗯?」

秦婉清畢竟也是警察,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

「老婆,你聽我解釋啊,那個真的只是一起玩遊戲的妹妹而已,你聽我說,我什麼都沒幹!」

張陽嗷的一嗓子,對着眼前的秦婉清說道。

秦婉清一捂臉,你是演員嗎?

一秒入戲?

但也馬上站起來,對着張陽的耳朵就擰了過去。

「胡說!」

「我明明看到你們約好了要出來去酒店!」

秦婉清氣呼呼的說道。

「老婆你聽我解釋啊,我們那是約好了去酒店玩遊戲,我對你是一片真心啊!」

「如果我敢騙你,天打雷劈!」

張陽一邊賭咒發誓,一邊狼狽的躲閃着秦婉清,朝着門口走去。

在櫃檯後面的老闆娘一副看透一切的表情,攔住了拎着勺子出來的老公。

「這種花花腸子,就該狠揍!」

「明明這麼好的一個姑娘,還要出去偷吃,這種人,應該閹了!」

老闆娘剜了一眼旁邊的老公。

張陽被秦婉清步步緊逼,一不小心,把那個抱着孩子婦女地下的包踢倒了,裏面露出了一堆棒棒糖和各種小玩具,其中還有一個裝着黃色藥片的瓶子。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張陽蹲下幫着收拾着。

坐在桌子前的那個婦女很明顯有些緊張,這下就連秦婉清也看出了異常,正要動手,卻冷不防被張陽從身後抱住,慌亂之間,張陽也顧不得什麼了,只是觸手可及,讓張陽瞬間想入非非。

卧槽!

我的手好像有點小了……

張陽感受着手上的觸感,差點忘了干正事。

「老婆,別急着動手。」

「這麼多人留點面子,回家再說。」

說完,不由分說,抱起秦婉清就走了出去。

雖然秦婉清的個子足有一米七,但在一米八五的張陽抱起來,還是很輕鬆的。

「你幹什麼你?!」

「還不放手!」

兩人到了旁邊的衚衕裏面,秦婉清滿臉通紅的從張陽懷裡掙扎了出來。

「噓!」

「先別出動靜,那個人好像在等人!」

張陽悄悄朝着那個女人那裡看着,在身後的秦婉清氣的臉蛋通紅,在張陽腰間狠狠擰了一把。

「嘶——」

張陽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說!」

「到底怎麼回事?」

「你是怎麼知道那個人有問題的?」

秦婉清問道。

「很簡單啊,你要是帶着孩子,你會只點一碗放辣椒的肥腸面嗎?」

「而且一般帶孩子出來的媽媽,都會給孩子背一個水壺,她們並沒有。」

「還有那個孩子的狀態,有些迷糊,但更多的是害怕,那個婦女的手,就算吃面的時候,手也一直放在孩子的後脖頸,看似是撫摸,其實一直在控制着那個孩子。」

「不過這也不一定,萬一有一些家長,就是這麼自私和歹毒也說得過去,但剛才那個提包你也看見了。」

「那麼多的小玩具和棒棒糖,再加上那瓶特別的葯。」

「可以初步推斷,這很有可能是一個拐賣來的孩子,孩子之所以迷糊,很有可能就是因為那個葯。」

張陽壓低了聲音說道。

「啊?」

「那你剛才……你是準備等那個接頭的人?」

秦婉清也一下子反應了過來,怪不得剛才張陽會那麼急迫的攔着自己動手。

一般情況下,拐賣兒童的人,都不會一個人行動,而且一般都會快速的去火車站離開。

但最近因為碎屍案的關係,火車站是重點布控區域,他們不敢走,一定想別的辦法出城。

很有可能那個人是拐騙了來,暫時躲在面館裏面,然後準備想辦法把孩子帶走。

說起來,最近好像還真有幾個走失兒童報案的。

「她們竟然敢在公安局附近做這種事情,這簡直是——」

秦婉清氣憤的說不出話來。

「燈下黑!」

「你們這麼認為,其他人也會這麼想,看不出來,這些人還真是大膽!」

張陽皺着眉頭說道。

「趕緊打電話搖人,我擔心他們會開車來,我們沒法追蹤!」

張陽轉頭對着秦婉清說道。

秦婉清剛掏出手機來,還沒來得及撥出,電話就響了起來。

是劉猛打來的。

「小秦啊,你找的這小子真神了,屍骨打撈到了。」

「真的在河裡!」

「我跟你——」

電話那頭是劉猛興奮的聲音。

「隊長!」

「警隊旁邊的肥腸麵館,發現一名拐賣兒童的嫌疑人,立刻支援!」

秦婉清連忙打斷了劉猛的話。

「什麼?!」

「拐賣兒童?」

「卧槽!」

「你們等着,老子立馬讓留守的人過去!」

劉猛急吼吼的掛了電話,直接爆了粗口。

「放心吧,應該馬上就來了。」

秦婉清對着張陽說道。

「恐怕來不及了,你看!」

秦婉清順着張陽指的方向看去,只見一輛麵包車出現在了肥腸麵館門口,那名婦女飛快的抱着孩子上了車。

「糟了!」

「這可怎麼辦?」

【叮咚!激活系統任務,解救十名被拐賣兒童,獎勵頂級開鎖技能!】

系統的聲音響了起來。

張陽一頭黑線。

頂級開鎖技能?

狗蛋的系統,你不是神探系統嗎,怎麼往神偷這個方向發展去了?

但技多不壓身,多項技能終歸是有用的。

張陽想都沒想,直接沖了出去。

張陽自然不會傻到一個人去對付那麼多人,雖然激活了系統,但可沒有什麼功夫在身。

不過麵包車剛起步,這附近人也比較多,在拐到大路上之前,麵包車幾乎開不起來,這個時候不去碰瓷,更待何時?

張陽想也沒想,一路朝着麵包車沖了過去。

為了系統的獎……不是,為了心中那道正義的光,張陽一咬牙,一閉眼,把腿往前一伸。

「嗷——」

一聲哀嚎聲在人群中響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