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方曉洛從徐家出來,先去了江城刺繡廠。

這三件旗袍原主已經綉完了,只是因為家裡的變故,一直消沉沒送過去。

她到江城刺繡廠門口,門口的老大爺熱情地跟她打招呼。

「曉洛,又來拿貨啊?」

方曉洛笑眯眯地,「韓大爺好,我來送貨。」

她輕車熟路地到了車間,第二車間主任陳美君看到她,趕緊迎了過來。

「曉洛,你可來了,你這些天還好吧?」

徐家是開木器廠的,家裡的事兒,大家都傳遍了。

陳美君很是擔心方曉洛,上下打量着她,發現她狀態不錯,這才放心。

「陳姐,我挺好的。正好今天有時間,把旗袍送過來。」

陳美君接過來,將三件旗袍依次看了個遍,「曉洛你的綉工可真沒的說。你這次準備拿多少貨?」

「陳姐,我準備回紅鶴村去,這次先不拿了。」

陳美君想了想,「走,陪我把東西入庫,我把之前幾次的工錢給你。」

入庫、登記以後,陳美君將方曉洛送出來。

出了刺繡廠大門,沒什麼人了,陳美君說道,「曉洛,你考慮考慮,想不想來刺繡廠上班,以你的綉工,你想來,刺繡廠大門絕對為你敞開。」

「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不說這話,你們徐家條件好,這點兒工資也着實不算什麼,你平日綉一些綉品,賺點兒零花錢都好。但是現在……我聽說,方家條件確實不太好,你要是準備回去……」

方曉洛心下感激,「陳姐,謝謝你。我要先回去安頓一下看看情況,我過幾天給你答覆行么?」

陳美君樂了,「行,你先忙。」

她也知道,方曉洛一下子改了姓氏,回到親生父母家裡去,肯定事情一大堆。她還就怕方曉洛走不出來呢,現在看看,還挺好的。

「哦,對了。」陳美君從衣兜里拿出一個手絹,打開裏面是錢。「這是你這兩個月綉活該拿的錢。我是聽說你昨兒去相親了,想來,你是放下周彥文了。」

「你也別怪陳姐我不給你錢,你說你辛辛苦苦綉那點兒活,賺那點兒錢,都拿去給周彥文花,我實在是看不過,所以就自作主張留在我這兒了。現在都給你,你數數。」

方曉洛聽了這些,簡直激動的要哭泣。

原主陰差陽錯的愛慘了周彥文,因為陳美君這個大救星,竟然還能給她留了些錢!

方曉洛將錢接過來,也沒去數,「陳姐,我感激你還來不及呢。」

陳美君簡直就是她的再生父母了。

陳美君拍拍方曉洛的手,「回去以後有啥難處就來找我,不管怎麼說,咱們也合作一年多了,等你忙完,想接活,就來找我拿貨。」

「嗯,陳姐,我記住了。」

從江城刺繡廠離開,方曉洛數了數剛剛陳美君給的錢。

一共去了菜市場。

她買了兩塊豆腐,一條五花肉,一條魚,五斤米,二斤油。怕方家沒有什麼調料,她又買了一些調料。

買完這些,方曉洛手裡的錢還剩下五十二塊。

這可是巨款了。

方曉洛又買了兩個包子,給自己墊墊肚子。

下午兩點多鐘,終於坐上了去紅鶴村方向的汽車,車上的人真的是超級多,本來也沒幾個座位,擠的不要不要的。

這輛車只是經過紅鶴村,還要去別的村鎮,車上的人都買了不少東西,到處都是汗味兒還有煙味兒。

幸好紅鶴村不算遠,半個小時過後,她終於可以下車了。

五月份,也是農忙的季節。

田野里,到處都是新生的嫩芽,嫩綠嫩綠的,一眼望過去,頓時心曠神怡。

沒上學的孩子們在追着汽車跑,即便塵土飛揚,他們還是嬉笑打鬧,看起來很有活力。

村口的老人,三五成群,在那兒聊天,織毛衣,補衣裳,做鞋,剝豆子,摘菜的,幹什麼的都有。

方曉洛手裡拎了不少東西,直接往村口走。

村口原本還在閑話家常的全都朝着方曉洛的方向看。

不說別的,村子裏就沒有長得這麼好看,又細皮嫩�慕鳳煙��的姑娘。

「姑娘,從江城過來吧?」

「姑娘,來紅鶴村找誰啊?」

方曉洛問道,「大娘,方世軍家怎麼走?」

「正好老婆子我要回去拿東西,我送你過去。」一位已經花白了頭髮,看上去有七十多歲的老大娘一臉慈愛地站起來。

方曉洛趕緊道謝,「謝謝大娘。」

老大娘雖然年紀看上去大了些,但是腿腳利落,說話也爽利,「姑娘,你這是聽說方強他媽生病了,特意來看她的吧?」

「說來方強媽也是可憐的,去城裡找閨女,閨女沒見着不說,淋了一身雨,這就病倒了,也不說去醫院看看,今兒個都起不來炕了。」

方曉洛聽的心酸。

張新艷這一病倒,家裡更是雪上加霜了。

因為前一天剛下過雨,村子裏的路很是泥濘,方曉洛跟着老大娘走到方家門口的時候,這雙皮鞋沾了一下子泥。

「你這姑娘真不錯,多少城裡人都嫌棄我們這路,穿這麼好,不肯走過來呢。」老大娘指着方家的大門,「就是這家。」

說著,老大娘先一步進去了,「世軍,你們家來客人了。」

方世軍半身不遂,現在勉強能拄着拐杖畫著圈走路,右邊身子都是不好用的。

聽到喊聲,方世軍拄着拐杖從屋裡出來,「吳嬸子,是方強的朋友嗎?」

方世軍想不出來,他們家能來什麼客人。

也就方強在省城幹活有幾個朋友來過。

老大娘樂呵呵地,「是個漂亮的姑娘家,我也不認識。」

方曉洛往前走了幾步,正好對上方世軍那雙充滿疑惑又有些難以置信的眼睛。

「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