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季氏集團。
秦秘書敲門,得到首肯後,推門而入。
季霖正在接電話,電話是季夫人打來的,談話內容正是秦秘書想跟季霖彙報的。
季霖,你就讓桑晚這麼拋頭露面?
路靳聲什麼人?
還有那個叫林蕭的,名聲差成那樣兒,桑晚絕對不能跟她來往!季霖,你得管好你的太太。
……
季霖語氣帶了一絲漫不經心:「媽,桑晚正跟我鬧離婚!怎麼管?」
季夫人最在意季家名聲。
她說了半天兒子都油鹽不進,氣得掛了電話。
季霖放下手機,看向秦秘書:「桑晚去了路靳聲那兒?」
秦秘書才想說話。
驀地,她看見季霖手邊放着一隻絲絨盒子。她認得那隻盒子,裏面是桑晚的婚戒。放在手邊,那一定是閑時打開看過的。
而季霖的無名指,一直戴着銀色的婚戒。
季霖不愛桑晚,卻時時戴着婚戒,提醒其他女人他已婚身份……
秦秘書手指微蜷。
片刻,她淺淡一笑:「是!是林蕭介紹的!就是那個……名聲不太好的模特兒,也不知道季太太跟她怎麼攀上的交情。」
季霖不在意林蕭,也不在意路靳聲。
他想起了賀季棠,
賀季棠看桑晚的眼神,完全是男人看漂亮女人的樣子,什麼年少時的鄰居……不過是幌子罷了!
季霖身體靠後。
他隨手翻看文件,語氣淡淡的:「今晚跟黎睿的應酬,安排到皇霆酒店。」
秦秘書又一次意外。
因為季霖應酬,一般只約在商務酒店,乏乏可陳得很。
這次例外,是因為桑晚?
她半天沒出聲,季霖抬眼看她:「有問題?」
秦秘書連忙俯首:「季總,我立刻安排。」
……
晚八點,皇霆酒店56層。
黎睿那撥人已經先到了,包括路靳聲,一圈兒坐着打牌。
男人身邊,大多坐着年輕女孩兒。
小明星、小模特兒!
他們這一撥子,算是B市最有權勢的二代了。季霖在裏面又算是頂尖兒的,所以他過來時,有好幾個還特意站了起來。
等季霖坐下,
路靳聲親自給他倒了杯酒,調侃道:「你可是我這裡的稀客,不過,還有個更稀罕的人,季霖你肯定想不到!」
季霖猜到了是誰,無非是賀季棠。
正不高興着,桑晚出來了。
桑晚像往常一樣架好小提琴,正準備拉曲子。
驀地,目光凝住……她看見了季霖。
奢靡大廳內,燈光幽暗。
季霖靠在英式沙發上,周身都是矜貴,冷睨着她。
他的眼神,很像在卧室的那張大床上,他折磨她時看着她獨自陷入情玉的模樣……即使桑晚已經跟他提出離婚,但是對視時,她還是情不自禁地顫了一下。
她拉琴時,亦微微顫抖,但仍是好聽。
季霖有些意外。
他不涉音律,但是這首《小夜曲》被桑晚拉得極好,好聽之外又有那麼一絲熟悉……似乎在哪裡聽過!
季霖確定婚前與婚後,他都沒有聽過桑晚拉小提琴。
那是在哪裡呢?
正思忖着,一首曲子結束了,四周響起掌聲。
台下,黎睿也沒想到會撞見桑晚。
他跟桑晚有點兒過節的,當初他妹妹黎傾城也曾熱烈追求過季霖,但是被桑晚快了一步,失去季家這麼一個聯姻對象,黎睿能痛快么?
他存心為難桑晚,側身笑笑,有點兒試探的意思:「季霖,桑晚也在啊!」
季霖把玩打火機,沒吭聲兒。
黎睿便篤定,季霖不在意桑晚,於是朝着台上的桑晚招呼:「桑晚!」
桑晚望了過來。
她知道黎睿沒安好心,但是路靳聲也在那兒,她得給路靳聲這個面子。
桑晚過來,黎睿就給她倒上三杯紅酒。
黎睿說得客客氣氣的:「桑晚,想不到會在這裡遇見你!當年你跟季霖結婚,傾城不懂事兒,鬧了點兒脾氣,今天我替她給你賠罪!」
黎睿經常應酬的,什麼酒量啊?
三杯紅酒,跟喝白開水似的。
喝完,他直勾勾看着桑晚:「桑晚,你這個季太太不會看不起我,不給我這個面兒吧?」
路靳聲坐着,一根修長手指頂着下巴。
原本,桑晚是他這兒的人,他該出面的。但是季霖都沒有吭聲,他出什麼頭,再說他也想看看季霖的反應。
他朝着季霖看過去。
季霖靠着沙發,仍在把玩打火機,黑眸微垂看不出情緒。
一副沒想管的樣子。
路靳聲心想,看來季霖和桑晚確實是要離婚了,他正想勸解兩句。
桑晚卻端起了一杯紅酒,她靜靜注視着黎睿,輕聲問:「是不是喝完這三杯酒,以後不管什麼情況,你都不會再為難我?」
黎睿微微眯眼。
對,他是想在桑晚跟季霖離婚後,好好為難桑晚來着。
真沒想到,桑晚比他想像的聰明得多。
不過,三杯酒也夠桑晚受的!
黎睿挺輕地笑了一下:「行,我答應你,喝了這三杯紅酒咱們過去的事兒一筆勾銷,即使你跟季霖離婚,我也不為難你。」
桑晚多少了解他一點,不怕他賴賬。
她低頭,看着手裡的紅酒。
她酒量差一杯就倒,但是她卻不得不喝……桑家搖搖欲墜,她不能再多個敵人。
桑晚仰頭,喝掉了一整杯紅酒。
喝完,白皙臉蛋泛起淡淡緋紅,一直暈染到耳根後頭。她的眉眼,平添了幾許平常沒有的女人韻味,那模樣介於女孩和女人之間,其實很招人。
黎睿心裏微微悸動。
他自己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感覺。
桑晚喝完兩杯,路靳聲開口了:「黎睿差不多行了!」
黎睿卻沒鬆口,仍要出氣的意思。
桑晚其實已經不大行了,但她還是端起了第三杯酒,握着酒杯的纖細手指都在微微打顫……
正要喝,季霖淡聲開口:「夠了!」
在場的人,都挺意外的。
季霖從沙發上起身,一手捉住桑晚的細腕,一手拿過她手中的紅酒杯,他看着黎睿,語氣帶了幾分不悅:「最後一杯酒,我替我太太喝了!」
他仰頭喝掉紅酒,就帶着桑晚離開了。
現場沉默……
都不傻,都看得出來,黎睿這是把季霖給得罪了!
半晌,路靳聲拍拍黎睿:「看走眼了是吧!別說你,就是我也沒有想到季霖會出手!但是仔細想想,如果他真的一點也不喜歡,桑家倒的時候就該離婚了,這都堅挺一年多了!」
黎睿靠向椅背,拿手擋住眼睛。
他忽然心裏很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