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回憶往昔歲月 回憶往昔歲月兒時故事3在線免費閱讀_安霧小說
◈ 回憶往昔歲月第3章 兒時故事2在線免費閱讀

回憶往昔歲月兒時故事3在線免費閱讀

轉眼來到了我兩歲,回老家過完年以後,又回到了這個小房子里,平時我調調皮闖點禍我姨也是習慣了,直到一天下午,她在鄰居家裡看電視(我家沒有電視)我去跟着別的小朋友玩。

那輛摩托車就停在巷尾拐彎處,沒有人在旁邊,摩托車孤零零停在那裡,一個支架撐住了整個摩托車的重量,那對於當時沒有玩具沒有手機的我的們來說充滿了巨大的吸引力。

而我們也不是第一次把那輛摩托車當成我們一定要爬上去的高山,那種感覺可能象徵著能爬上去就證明了我們是厲害的小朋友。

我們幾個小孩那天又一次決定攀登自己的高峰,而我,作為年齡最小的小朋友無疑要第一個證明自己有資格和這些哥哥們一起玩。

意外也就發生在了這一次。

可能是那天的摩托車停放的並不是很穩,也可能是我爬上去的方向不對,在我將要爬上去的那一刻,摩托車倒了,對於當時我的來說那一刻我沒有任何的閃避空間,摩托車倒了,而那時的我被壓在了摩托車下,兩歲多一點的我,除了哭做不出任何表達。

可能是被嚇到了也可能是真的很疼,那天我的哭聲格外的響亮,如果當時有一個聲樂老師在場的話,可能會覺得我是個好苗子,哈哈哈哈哈。我的哭聲很快的驚醒了被嚇呆的小朋友,紛紛快跑着回家報信。

恰好是我姨看電視的那家小孩報信的說辭格外的虎,我已在看電視,他還沒到家就邊哭邊喊:「媽媽,韋韋小姨,別看電視了,韋韋被摩托車砸死了」,好傢夥,據我姨的的回憶,那一刻,她血都涼了,很着急,卻直接癱坐在地上,做不出一點反應。

小朋友的媽媽先反應過來,看我姨嚇傻了,自己先拉着小朋友去看我,我躺在地上摩托車車把壓着我的腿,摩托車的踏板油門壓着我的頭,額頭上流着血,場面確實很嚇人,但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我的哭聲格外的響亮,這也讓那位阿姨覺得我只是受傷了,並不像他兒子說的那樣,要死掉了。

阿姨快速扶起摩托車,把我抱起來,朝家裡跑,回去以後對我小姨說:「孩子現在沒事,但砸到頭了,你快去店裡找你姐說說情況!」這時我姨才反應過來,站起來拔腿就沖向了我爸媽打工的飯店。

不久後我媽回來,看着額頭流血一直大哭的我,可能也是太急,在我媽和我姨的敘述里,我媽狠狠多斥責了我姨,因為她去看電視沒看住我。

是在鄰居阿姨的提醒下才停止的對二姨的斥責,想起來先幫我包紮,當時我哭累了,也停止了哭泣。我媽看了我的傷口,不是很深卻也流了不少血,那個年代,去醫院是很燒錢的,一般情況下窮人家不敢去。那天的我也一樣,沒有去醫院,鄰居給我媽拿了些紗布和消毒的藥水,我媽自己給我做了簡單的消毒直接就包紮起來了中間我也有一次被疼哭了。

現在想想,我姨一個十幾歲的小女孩,當時得有多委屈,我媽直接給我上手就包紮又多不怕我破相,嘖嘖,到現在我額頭左上方還有一道疤,雖然不太明顯。

據家裡人說,第二天我小姨就和我爸媽說看不了我了,要回村子裏面,態度很堅決,說什麼都不行,一點不願意在她當時嚮往的大城市住了。可能那天小朋友報信的話確實嚇到她了,最終在第三天,我媽請假兩天,把我小姨送回了村子裏面。

也是這一次,比二姨小一年半的三姨看到了去大城市的機會。當天就像我媽提出了想跟着D市照顧我的想法,我媽的記憶里三姨是這樣和她說的:「大姐,二姐愛看電視我不愛看,帶我去照顧韋韋吧,我肯定能給小外甥看的好好的,你們上班就行,一點不用操心」

我媽因為自己和我爸都要上班,家裡確實需要一個人來照看我順勢答應了我三姨的請求,當天晚上收拾東西,第二天一早出發,在晚上前就到了D市,接着歸置好三姨的東西後就到她去大澡堂洗了個澡,也是這一次我媽發現了一個小商機,在後面的日子裏帶着三四歲的我去做了些小生意,當然這是後話了。

比起充滿責任心的二姨,三姨無疑更像一個小女孩,對所有東西充滿了好奇,並且比起二姨的剋制三姨更願意探索,卻三姨是個吃貨。

再三姨剛去的一段時間,我因為摩托車事件受傷,一直在養傷,再加上對於那時候的我來說,確實嚇到了,乖了一段時間,這段時間裏三姨很少操心,也導致了三姨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各個鄰居家串門對,只是算好時間半個小時一個小個小時的照顧我一會。

前面也說了三姨是個吃貨,那會兒村子的家裡也窮,很少吃肉。當時我爸媽打工的飯店會有很多做菜剩的邊角料,我姨去了老闆娘也會熱情的說這些東西沒法買了,你吃吧 所以我三姨一天能跑好幾次我爸媽打工的飯店。

開始去了吃點邊角料,到後面沒有邊角料的時候去了,老闆娘也不好意思說什麼,就給她拿一下好的食物,結果我姨去的更勤快了。

還有一個情況是在我爸媽打工的飯店裡還有一個比我姨稍大一點的男青年,我姨長的算是蠻漂亮,因為經常去他對我姨產生了一點好感,每次我姨去了他就偷偷從廚房拿點好吃的去給我姨。

這對一個吃貨且之前十幾年都很少吃到肉的少女來說確實有這致命的吸引力,那是的我姨不知道什麼是談戀愛,只知道只有去了我爸媽打工的店裡,老闆娘會讓她吃好吃的,那個男青年也會偷偷拿好吃的給她。

這一度讓我爸媽很頭疼。

在我比較乖的兩個多月里,三姨頻繁的去店裡,家裡人說那時候她看我一會兒就往店裡跑一趟,一天能跑七八次店裡,兩個月的時間一個鄉下丫頭硬生生吃胖了兩圈。

而我經常會因為她不在而尿濕褲子,她回來也不會給我換,看我是安全的就可以。我爸媽常常是回到家以後看我褲子還濕着,給我換好,再去洗我尿濕的褲子,也因為這個我媽和我三姨說了很多次,但三姨基本是當時說會好好照顧我第二天就忘了,接着往店裡跑,那個男青年也是愈發的殷勤,有時候甚至會一兩個小時的假帶我姨去逛逛街。

終於在第三個月的時候,我爸媽因為我三姨照顧我不是很好,也因為怕她和男青年做出什麼不好的事情,決定把我三姨送回去。

據說那天我姨在回去的車上哭的很委屈,然後回去以後姥爺差點沒認出來她,因為三個月時間,三姨胖了太多了。

就這樣我沒人照顧了,但是那會兒的我長的很可愛,老闆娘很喜歡我,加上她家只有一個已經是大姑娘的女兒,對我個不是格外的喜歡,她認我媽做了乾女兒而我在爸媽上班的時候就會被接到店裡或她家裡由我這個干姥姥姥照顧我。當然有的時候也還是把我放在鄰居家照看。

這樣的日子過了大概快一年,來到了我三歲半的時候,我已經可以口齒清晰的說話了。也是這一年,在我媽的回憶里,是我最可愛最乖巧的一年,每次回憶到這裡,我媽總會笑着說那時候的你太乖太可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