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子身死,替身繼位很合理吧?第1章 開局替身變真身在線免費閱讀

皇子身死,替身繼位很合理吧?第2章 就去斬風城!在線免費閱讀

蒼瀾界,大雍王朝,國都小巷裡奔馳的馬車上。

「孤兒開局,沒錢沒權沒系統。」

「吃不飽穿不暖,正在街上要飯呢,突然就被一群黑衣人綁上了一輛馬車,不知道要去哪。」

「我這個穿越,真是牛的一比啊。」

陳秦無奈地感嘆着。

他前世本是個努力奮鬥的打工人,因為加班猝死,穿越到了這裡。

成為了一名更為努力奮鬥的乞丐。

「特么的,這鳥穿越,還不如前世打工呢。」

「啪!」

正自言自語地嘟囔着,陳秦的腦袋忽然挨了一巴掌:

「你一個臭乞丐,廢什麼話!」

陳秦抬頭,身旁那個左手扶刀的疤臉大漢,正不屑地看着自己。

「啪!」

陳秦又挨了一巴掌。

「看什麼看?你小子不服?!」

陳秦怒火中燒,想要反抗,但是看了看馬車裡凶神惡煞的幾個大漢,咬咬牙沒吱聲。

他牢牢記住了這個疤臉大漢的樣貌,低下頭去,裝作順從的樣子。

且等前方等待自己的是什麼命運吧。

如果能活下去,陳秦忍氣吞聲也就罷了。

若是必死,他死前一定要把這兩個大逼兜子抽回去!

老子穿越前就被天天老闆抽耳光,穿越後還被你這賊漢抽耳光。

那老子不是白穿越了?!

馬車趕了一會,停了下來。

疤臉大漢撩起門帘,對着馬車裡的人點點頭:「到了。」

所有人陸續下了馬車。

疤臉大漢拽着陳秦的頭髮,把他也扯下馬車。

陳秦咬牙不說疼,心裏卻又給疤臉大漢記了一筆。

馬車外,站着兩個男人。一人身着厚厚的棉衣,卻透露着一股不凡的氣質。另一人奴婢姿態,眼神之中帶着一股陰柔。

陳秦看着站在面前的那個人,愣住了。

這個氣度不凡的人,居然和長得和自己重生後的面容一模一樣!

所有人,齊刷刷對着那個與自己長相完全一樣的人下跪:

「拜見三皇子秦王殿下!」

疤臉大漢見陳秦還站着,一腳踹在他的小腿。陳秦身體瞬間不受控制地倒地。膝蓋磕在冷硬的土地上,硌得陳秦生疼。

疤臉大漢諂媚道:

「秦王殿下,周公公,我們按照吩咐,尋找與殿下長相相似的人。本以為事態緊急,國都範圍太小,殿下又天生龍子之相,找不到特別符合的人。」

「結果,託了殿下的洪福,小人們瞎貓撞上死耗子,找到了一個能與殿下有那麼一兩分相似的人,所以把他帶到了殿下面前。」

秦王殿下還是龍子?難道這個人是極為受寵的皇子?一個皇子,找自己做替身幹什麼?

陳秦盯着皇子,心裏嗤笑着疤臉大漢拍馬屁的滑稽樣子。

自己與這個所謂「龍主之相」的皇子,可以說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比親兄弟還要像。

說只有一兩分相似,那可真是為了吹捧主子,睜着疤眼說瞎話。

皇子點點頭:

「很好,你們辛苦了,本王會重重有賞。你們快速帶他換洗一下,穿上本王平時的素衣。」

「是!」

這幾人沒有猶豫,也沒有追問皇子給陳秦洗漱喬裝的原因,一切按照皇子的吩咐去做。

幾個大漢粗魯地把陳秦刷洗了一番,然後給他換上一件舒適的華服。

「殿下,已經按照您的吩咐,給他收拾好了。」

皇子看着與自己十分相像的陳秦,滿意地點點頭。

「帶着他從北門離開國都,在斬風城等我。」

疤臉大漢有些討好:「這……殿下,小的還有職務在身……」

「不打緊。你的事情,本王為你擔著。」

疤臉大漢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頭:「是。」

皇子又指了下陳秦:「你,過來。」

陳秦聽話地走到三皇子身邊。

皇子看着陳秦,嘆了口氣:「本王是大雍三皇子,遇到了些麻煩。這件事,本不該牽連你,你是無辜的。這裡有一瓶無色無味、見血封喉的毒藥。如果你逃不掉,也可以讓你免受折磨,給你個痛快。」

陳秦接過一枚小小的玉瓶,攥在手心。

「拿我當替身,讓我替你送死?」

三皇子眼神中有異色,但旋即消失,並未答話。

「你們把他帶走吧。」

「是!」

因為換了三皇子的衣服,疤臉大漢怕踹臟,落得個大不敬的罪名,所以推搡着陳秦上了馬車。

看着一行人漸走漸遠,三皇子和周公公對視一眼,滿懷憂慮。

「周公公,你說,這個替身,能騙過那毒後么?」

「或許可以吧。陛下久病床榻,今日駕崩,未立下傳位詔書。呼聲最高的就是您和四皇子。毒後為了保四皇子上位,一定會派人追殺您。老奴會護送着殿下去南邊,找您的舅父,等到時機成熟,殺回國都!」

三皇子有些無奈:「也不知父皇,究竟是突然駕崩,還是被那毒後害死的。周公公,有勞你了。」

周公公深深一拜:「老奴深受沈娘娘的恩義,沈娘娘被那毒後害死時,把您託付給了老奴。老奴必定護殿下周全,萬死不辭!」

馬車之上。

所有人都憂心忡忡,心不在焉地烤着火爐。

就連疤臉大漢,也沒了之前的笑意。

拿起酒壺,噸噸噸地喝着悶酒。

陳秦想了想,開口道:「你們的殿下,是拿我當替身,當他的替死鬼。」

此言一出,馬車上的五人齊刷刷看向陳秦。

陳秦繼續分析道:「應該是有人要殺他。要殺一個皇子的人,會是誰,你們知道么?」

即便陳秦是個乞丐出身,但他說的話卻頗有見地,馬車裡的人都一下子緊張起來。

一個方臉漢子喃喃道:「敢殺殿下的,那隻能是皇后了。可皇后不怕東窗事發,被陛下知道么?」

陳秦道:「皇后敢殺三皇子,而三皇子卻只能選擇逃跑,而不是選擇在陛下面前告狀,那就只有一種可能。」

這番話,立刻吸引了眾人的全部注意力。難道前方有什麼危險?!

疤臉大漢又一巴掌扇在陳秦臉上:「別賣關子!快說!」

陳秦揉揉臉,淡淡道:「說明陛下,駕崩了。」

「什麼?!」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就連疤臉大漢手裡的酒壺也抖了抖,灑出了不少酒。

「如果我猜的不錯,三皇子就是以我們為誘餌,被毒後追殺。而後他在悄悄地從另一個方向逃走。」

「恐怕,我們今晚都得死在這裡了。」

陳秦嘆了口氣。

這短暫的穿越經歷,可真是不怎麼樣。

在街上要了幾天飯,還沒來得及吃頓飽的,就又要去見閻王爺了。

他已經悄悄打開手中的玉瓶,隨時準備給自己個痛快。

其他人的面色也無比難看,不願相信陳秦所說的一切,卻又找不到任何可以反駁的地方。

馬車之中,陷入了死寂。

忽然,只聽得「轟」的一聲巨響。

地動山搖。

「發生什麼事了?!」

疤臉大漢放下酒壺,撩起門帘向外看去。

只見南邊的夜空中,出現了幾道光紋。紫色光紋如同玉石一般澄澈,紅色光紋如同火焰一般絢麗。兩相交織,在夜空中格外奪目。

「那是……」

「周公公的成名絕技,紫玉極火掌!周公公在與人搏命!」

接着,這幾道紅紫色的光芒,被一片金色的星光撲滅。

「李公公的點星劍訣?!李公公不是三年前就死了么?!」

方臉大漢眼中透露出一股絕望:「完了,李公公是無上宗師,周公公只有大宗師的實力……恐怕……凶多吉少。那和周公公在一起的三皇子……」

或許是為了給他們一個肯定的回答,這無數金色星光在撲滅紅紫光紋後,並沒有消失,而是筆直下墜。

「轟轟轟轟轟——」

無數聲巨響接連而起,遠處地面被炸得塵土飛揚。

點星劍訣過後,寸草不生。

陳秦不禁咋舌。

估計三皇子連渣都剩不下了。

看來三皇子,似乎比自己這個替身走得要早一些啊。

方臉大漢見狀,咽了下口水。

「完了……」

疤臉大漢也慌了神,又沒有理由地給了陳秦一巴掌:「都是你這個烏鴉嘴!」

說完拿起放在一旁的酒壺,狂飲幾口,想要鎮定下來。

忽然,疤臉大漢臉色驚恐,手中的酒壺落在了地上。

他雙手緊緊抓着自己的脖子,喉嚨里響着「咕嚕咕嚕」的聲音,艱難地說著:「酒里有毒!」

疤臉大漢不知道誰害的自己,最終,駭然地盯着一臉笑意的陳秦。

「解……葯……」

然而,陳秦並沒有回應他。

疤臉大漢面帶不甘地倒在了馬車裡,嘴裏還不住地往外淌着腥臭的黑血。

身體抽搐了兩下,就一命嗚呼。

「怎麼回事?!」一旁的幾人都驚住了。

誰也沒想到,他們之中主事的疤臉大漢,居然被毒死了!

難道有內鬼?!他們互相看了眼,面容中都很警惕。

最終,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到神色淡然的陳秦身上。

方臉大漢立刻起身,用刀指着陳秦:「你小子做了什麼?!你居然毒死了朱郎將?!」

車上的其他幾人也目露狠色地看着陳秦,隨時準備殺了這個替身。

陳秦不慌不忙,扔掉了手中的玉瓶,理了理自己的皇子衣衫,笑着道:

「你拿刀指着本王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