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黃粱一夢二十年 黃粱一夢二十年第5章 爺爺去世在線免費閱讀_安霧小說
◈ 黃粱一夢二十年第4章 初進保安隊在線免費閱讀

黃粱一夢二十年第5章 爺爺去世在線免費閱讀

在京南待了一個多月,就回了江靖。

在姑父的幫忙下,小保進了保安大隊西片中隊,做了一名保安。

中隊長是個很有意思的人,跟小保一個鎮的,個子不高,只有1米6吧,靠着表舅是保安公司經理的關係,混了個中隊長,管着七、八個執勤點,四五十號人。

小保先是被分到了一個寶石廠,幾個月後調到了治安所,主要工作是每晚在省道設卡,查的士,並對司乘人員做信息登記。

卡口就兩個保安員,每天晚上七點到十二點,一開始還有新鮮勁,每晚對所有經過的的士都嚴格登記,半個多月過去也就開始搗漿糊了。治安所值班領導偶爾也會到卡口待個十幾分鐘。

一個周五的晚上十點多,治安所所長開着輛桑塔納警車來到卡口,跟小保兩個站在路邊打屁閑聊,半個多小時還沒走,小保就有點納悶,問:「高所,還不回所里?」

高所說:「再等等。」

正在聊着,迎面開來一輛私家車,隔着很遠就打雙閃,卡口主要查的士,私家車沒上級通知不會查,小保也沒在意,還往路邊讓了讓,當車快到卡口時,高所一個箭步衝到私家車前,喊到:「停車,接受檢查!」

小保和另一名保安見狀也立即一個站到駕駛室旁,一個站到副駕駛位旁,把門拉開,同時喊到:「下車!」心裏既緊張又興奮,緊張的是不知道什麼情況,也不知道會不會有兇器,興奮的是看高所的樣子,估計是條大魚。

駕駛員是名三十幾歲的男人,副駕駛和后座分別坐着一名年輕女性,我一把將駕駛員拽下車,控制住他的右手,這時高所對駕駛員說:「駕駛證、行駛證拿出來。」

駕駛員說:「沒帶。」

高所說:「沒帶就先跟我們回所里。」

高所將私家車上的兩名女性帶上桑塔納警車,讓小保和另一名保安開着被查的私家車跟在警車後面,將駕駛員帶回所里。

回到治安所,兩名年輕女性直接被兩位治安警分別帶到兩間辦公室問話,高所跟被帶回來的駕駛員說:「你開車把小保他們送回卡口。」這個時候小保才明白:兩名年輕女性應該是小姐,被「釣魚」了。

在治安所上班的這段時間,小保跟在鎮上名氣比較大的痞子張衛國、小建、老五、圓圓、小章郎等混在一起的時間比較多。不上班的時候,就跟着他們去打打牌、吃吃飯、泡泡桑拿等。其中跟張衛國玩的最多,出去玩從來不讓小保花錢,沒錢只要開口就會給小保拿,小保也心甘情願的叫他「阿哥」。

鎮上開了家網吧,小保跟治安所劉鋼、王進等幾個保安沒事就去上網,也經常跟網吧老闆打打「青兒」、麻將。在網吧打牌的時候認識了「老虎」,也是個小痞子,自己買了輛小貨車專門拉貨,是個爛賭鬼。有大半年時間,就跟老虎玩在一起,一起打牌,一起去遊戲廳打**,兩個人幾乎是天天輸,成了小有名氣的「書記」。

八月份的一天,小保在卡口上班,小章郎到卡口找小保,小章郎跟小保是一個埭的,按輩分小保得叫人家叔,是靠賭為生的。這大半年經常帶小保去大的**,算當保鏢吧,每次也能混個兩三百塊錢。小章郎這次找小保是他們幾個在白衣堂跟人賭錢出千被人抓到了,雙方約着晚上在一個廢棄的養老院擺數,讓小保幫忙帶人過去平事。

小保跟一起當班的打了個招呼,就跟着小章郎過去了。過去的路上小章郎跟小保說對方叫的人不少,要不要多叫點人,小保說沒事,過去看情況再說。到了養老院,果然對方二十幾個人,其中有十幾個拿着砍刀、長矛,小章郎緊張的問小保:「先叫人吧?」

小保笑笑說:「不用」。然後沖對方領頭的喊:「狗子,五哥呢?」

狗子也認出是小保,邊敲着手裡的砍刀邊笑着說:「保哥,你也有今天啊,就問你怕不怕?」

「尼瑪,我怕你今晚要請我去泡桑拿」小保對狗子說完,又回頭對小章郎說:「小章叔,沒事,都是兄弟。」

老五跟對方從裏面出來,聊着都認識,對方前前後後一共輸了十來萬給小章郎他們,最後錢也沒退,反爾讓小章郎一夥又多了個專門拉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