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第1章

傅家的午餐很豐富,味道也很好,魏語嫻吃的很滿z足,肚子吃的飽飽的,從來沒有吃的這麼好過。

吃過了午餐,魏語嫻坐在位置上不知道要幹什麼,桌子有傭人來收拾,廚房也是傭人收拾,她什麼也不用干。

這要是在家裡,家裡的一切家務活都是她做的,她要是不做,迎接她的就是母親的謾罵聲和竹條。

她在家裡過的,跟條狗一樣。

傅玄屹招招手把芙姨叫過來,吩咐道:「帶夫人去休息。」

「好的玄爺。」芙姨道,「夫人,請跟我來。」

魏語嫻起身,傅玄屹又對她說了一句:「好好睡一覺,別想太多。」

她輕聲回了個「好」字,跟着芙姨走上樓,去到某個房間。

芙姨帶着她走進去,道:「夫人,以後這就是您的房間了,您看看有沒有哪裡不滿意的,可以提出來,我們立刻改進。」

魏語嫻掃視了一圈房間,第一感覺就是大,非常的寬大,比她家裡的客廳還要大上兩倍!

第二感覺就是美好,房間的裝飾很好看,以白色為主調,傢具用物一樣不少,看起來很舒服。

她沒有什麼不滿意的,相反,她非常的滿意,滿意到覺得不真實。

以後,這就是她的房間了?她真的可以擁有這樣美好的房間?

魏語嫻禮貌的對芙姨笑了笑,道:「這裡很好,我很喜歡,謝謝你芙姨。」

芙姨連忙擺手,不敢接她的謝,道:「這些都是玄爺吩咐的,夫人您要謝,也該謝玄爺。」

魏語嫻「噢」了一聲。

芙姨把人帶到了房間,也算是完成了任務,道:「夫人您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擾您了,您要是有什麼吩咐,儘管叫我,或是叫府內別的傭人。」

「好。」

芙姨退了出去,貼心的幫她把門關上,把空間留給她。

魏語嫻在房間里仔細的看着每一個角落,上前去撫摸那些自己沒見過的東西。

走了一圈房間下來,她出了一身細汗,天氣炎熱,動一下就容易出汗。

魏語嫻在椅子上坐下,在房間裏面尋找着風扇的身影,沒找到,找到了空調遙控器。

房間里只有一部空調是可以降溫的,她拿着空調遙控器,在猶豫要不要開。

空調是很耗電的,開一晚上都要十幾塊錢電費,她在宿舍的時候交電費交到怕。

她們宿舍的空調,只要那三個人在宿舍,就不會停,她們有錢,不會在意那點電費,可是她不行,她不在意都不行。

同在一個宿舍,她又不能不交,跟她們說讓她們省一點,她們也是不會聽的。

想到昂貴的電費,魏語嫻嘆了一口氣,把空調遙控器放下,想着靜靜的坐一會應該會涼快下來。

她又去把落地窗打開,試圖讓外面的涼風吹進來,沒想到吹進來的風卻是熱的,可把她烘個夠嗆,趕緊把窗關上了。

坐着涼快了一會,她感覺沒有這麼熱了,吃飽之後困意也涌了上來,去到房內那張寬大的床,躺下睡覺。

身上還是熱,不過她可以忍耐,就這麼忍着忍着,睡著了。

書房內,傅玄屹聽了芙姨的彙報,點點頭讓人下去,自己處理起工作來。

大概兩點鐘的時候,府內來了兩個不速之客,傅父和傅母。

其實傅母在得知魏語嫻肚子里的是傅玄屹的的時候,就想過來了,奈何那時候他們要去忙別的事情,她便在家吃了個午飯小睡了一覺。

一覺睡醒,她就迫不及待的趕過來了,滿心歡喜的還以為能立即見到人,誰曾想來到這裡後卻被告知魏語嫻在睡覺。

於是她去到了傅玄屹的書房,問:「那女孩什麼時候醒過來?」

傅玄屹:「……」

「不知道,她今天累了一早上,讓她睡。」語氣里是藏不住的關心。

傅母撇了撇嘴,一點也不像個快七十歲的老人家,問:「你覺得她怎麼樣?底子是好是壞?」

傅玄屹把魏語嫻的資料拿出來,母親邊看他邊道:「是個好的,膽子有點小。」

傅母越看魏語嫻的資料越是心疼,特別是看到她的父母對她不好,還要被兩個兄弟吸血,更是憤憤!

她一下把紙拍在桌子上,道:「什麼東西?!這天下還有這樣的父母!不給孩子讀書就算了,還要供着兩個爛泥扶不上牆的廢物!」

「這孩子也是個可憐的,懷了咱們傅家的骨肉,就是咱們傅家的人,以後可不能怠慢了她,知道了嗎?」

「嗯。」

傅母越想越覺得心疼魏語嫻,起身,道:「我去看看那孩子。」

傅玄屹也跟着起身,道:「一起。」

母子倆走出書房,在芙姨的帶領下來到魏語嫻的房間,輕輕的打開房門,撲面而來便是一股熱浪,把三人都撲愣住了。

怎麼會這麼熱?

傅母先走了進去,第一眼看的就是空調的位置,沒開,難怪房間這麼熱!

隨後,她看到床上正在睡覺的魏語嫻,身上穿着一身洗到發白的衣服,沒蓋被子,額頭上全是汗,睡的不是很安穩。

芙姨看到這個情況,趕緊進去把空調打開了,想開口向老夫人請罪,又顧忌着床上睡覺的人,沒敢開口。

傅玄屹沉着臉走到床邊,抽了紙巾彎腰,給魏語嫻擦汗。

他讓芙姨留下來照看着人,等房間冷下來後再把空調溫度打上去,和母親走出了房間。

傅母的腦海里還是魏語嫻那副可憐的模樣,躺在床上瘦瘦小小的一個,像朵風一吹就倒的小白花。

「這孩子……怎麼這麼能忍?」

傅玄屹想了想,道:「她是不捨得開。」

「這有什麼?開個空調而已,能費幾個錢?就算全天開着也花不了幾個錢!這麼熱的天,看着我就心疼。」

傅母一臉擔心,生怕魏語嫻被熱壞了。

隨後她一想魏語嫻從小到大的處境,過的都是不好的生活,又理解她為什麼這樣做了。

這樣看來,她確實是個好孩子。

要是個壞心眼的,看到這麼好的條件,早就迫不及待的享受起來了,心安理得的那種。

傅母嘆了口氣,道:「等她睡醒了,我帶她去置辦一些衣物還有必要的東西,來了我們家,就不用過苦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