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魏語嫻跟着男人上了一輛黑色的轎車,汽車尾氣揚長而去。

到了車上,她也沒有放鬆警惕,儘管這個男人剛剛給她轉了一萬塊錢。

她拿着手機,上面的報警的界面,如果男人是騙她的,她會第一時間選擇報警。

汽車一路開,街邊的建築向後退去,這一路,對魏語嫻來說格外的煎熬和漫長。

最終,汽車到達了目的地,像是一個酒吧的後門,男人幫她把行李提進去,暫時保管,了解了一些她的個人信息後,領着她去了一個房間,讓她洗好澡在裏面等着。

男人很快離開,房間里只剩下她一人,她咬着唇,十分的緊張,在床上坐了一會才進浴室洗澡。

浴室里準備好了換洗的衣物,是一套幾乎遮不住的睡衣,她把自己洗的很乾凈,猶豫着要不要穿上睡衣。

紅着臉,咬着唇,她最終還是穿上了,也在外面再加上了一條大大的浴巾,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接下來就是等待。

此刻的酒吧某個豪華包間里,燈紅酒綠,隨意變化的燈光照射在整個包間,中間大大的桌子上,擺滿了酒。

最中間的沙發上,坐着一個面冷如鐵的男人,劍眉星目,品貌非凡,渾身氣息貴不可言。

在男人手腕處,清晰可見戴着黑色佛珠,與現場的氣氛格格不入,宛如遊歷人間的尊貴佛子。

與在場左擁右抱的其他人不同的是,他的身邊沒有侍酒的人。

坐在右邊沙發的林成遠與美人調z情了一會,瞥到那邊轉動佛珠的某位太子爺,仍是一動未動,連酒都沒喝一口。

他起身,在太子爺身邊坐下,笑着道:「玄爺,您好歹給我個面子,喝口酒唄,今兒是我組的局,兄弟們都看着呢。」

被喚作玄爺的男人轉頭去看他,過了會伸出手來,林成遠趕緊把裝着上好洋酒的酒杯遞到玄爺手上,道:」謝玄爺賞面!」

傅玄屹搖晃着杯中猩紅的紅酒,抬手,一飲而盡。

傅玄屹,當之無愧的京圈太子爺,高冷禁慾,手段狠辣,腕上常年佩戴黑色佛珠,是京都人人皆知的狠厲佛子。

他高高在上,貴不可言,多年來煙酒少沾,不近女色,能請得他出來喝酒,那是相當的有面子!

京都里也就林成遠,這個從小和傅玄屹一起長大的發小,能把人請動,還不是次次都能的那種。

傅玄屹喝完杯中酒,冷眸掃視着場內一切,只覺甚是無趣,提不上興緻。

林成遠把酒杯接過放好,道:「玄爺,您今年都二十九了吧,打算什麼時候破戒啊?不會您名字裏面帶個玄字,就真遁入玄門了吧?」

他開着玩笑,包間里的人也跟着笑了出來。

傅玄屹薄z唇淡淡吐出兩個字:「無聊。」

林成遠有些無奈的道:「是是是,我們無聊,我們都是凡人,您是天上矜貴的佛子,我們凡人比不上。但是玄爺,老夫人今天說了,讓我一定要給您破戒,您看……」

一邊是玄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