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櫻花國直播間。

直播間畫面里,村上野人現在只剩一條胳膊了。

剛才,他因為出來的有些晚了,詭異父母等他吃飯等了一會。

結果,出來就被詭異爸爸以吃飯不及時為由,卸了他的右臂。

對此,詭異媽媽並沒有任何要插手的意思,只是冷漠地看着他。

村人野人這次是徹底崩潰了,他看着對面正在啃他右臂的爸爸,直接起身,撲通一聲給兩人跪下了。

「嗚嗚嗚,求求你們,不要殺我,我不好吃的,我已經一個月沒有洗澡了!」

「饒了我吧,只要你們不殺我,等我回去了,我把我妹妹燒給你們!」

原本對村上野人求饒沒有任何反應,依舊自顧自吃飯的人,在聽到最後一句話時,卻是齊齊站了起來。

幾乎是同一時間,客廳里憑空出現了一個穿着紅裙子的小女孩。

跪在地上磕頭的村上野人並沒有發現父母的變化,也沒有發現出現在他身後的小女孩。

在村上野人的求饒聲中,三個詭異齊齊朝他撲了過去。

他的三次死而復生機會已經用完了,這一次他徹底死了,死得透透的。

村上野人被詭異分而食之,直播間也黑了下來,同時一道公告在直播間響起。

【櫻花國選中者村上野人被詭異吞噬,櫻花國國運減少10%,怪談將於一分鐘後降臨橫濱!】

櫻花國上下一片哀嚎,一個個都在問候村上野人的全家。

但其他國家卻很高興,因為村上野人的死也為他們帶了一些其他的信息。

夏國怪談局。

觀察小組的人發現詭異父母是在村上野人提到妹妹這兩個字的時候才暴動。

而後面出現的紅衣小女孩,身份也是值得探究。

夏為國一邊笑着一邊下達指令。

「趕緊記錄下來,再多收集一些情報,後面整合一下在合適的機會發給白夜。」

「是!」

同樣的畫面發生在許多國家的會議室里。

夏國的民眾們看到櫻花國的現狀,激動地出門放了個炮。

不僅僅是櫻花國選中者,很多選中者都被詭異爸爸以各種理由廢了一條手。

比如有個國家的選中者,就和白夜一樣比爸爸提前動筷,就被爸爸廢了一隻手。

有個小國的選中者,因為吃飯的時候發出的聲音有點大,也被廢了一隻手。

……

最奇葩的當屬阿三國直播間畫面了。

阿三國的選中者從小到大都是用手抓着吃飯的,所以他這次也習慣性地用手抓菜吃。

結果被爸爸以不講衛生為由廢了一隻手。

阿三國的選中者看着只剩下一隻手的自己,直接就暈過去了。

詭異媽媽看到後,沉默了一會,將他拖回了自己的房間。

阿三國的觀眾也氣瘋了,開始口吐芬芳。

「果然是低種姓的廢物!」

「要是怪談降臨了,我非得去殺幾個低種姓的傢伙泄泄火。」

……

阿三國的高層臉色也是陰沉着,在怪談世界受傷可是有致命危險的。

後面還有七天,他們有些懷疑斷了一隻手的拉奧還能不能通關。

……

這一次的吃飯事情,還有幾個小國的選中者,因為害怕面對詭異父母而不敢出去吃飯,直接違反了規則二。

違反規則的下場,就是死。

【楓葉國、石油國、風車國……等五個國家選中者被詭異吞噬,國家國運減少10%,怪談將於一分鐘後隨機降臨國家城市。】

……

夏國,怪談分析局。

分析局裡的分析人員們發現,每個選中者的媽媽對他們的態度都有些不一樣。

有些選中者也犯了那些被爸爸卸掉胳膊的選中者所犯的錯誤。

可奇怪的是,在詭異爸爸要發難時,詭異媽媽卻制止了。

宇宙國的朴宇宙在面對爸爸發難時,都準備好用道具了,可詭異媽媽卻出面幫助了他。

朴宇宙有親和大使的天賦,媽媽幫他倒還說得過去,可其他選中者的情況就有些讓人捉摸不透了。

不僅如此,雖然每個選中者的媽媽做的飯菜都是符合他們原本國家大眾居民口味的食物,但餐桌上擺放的飯菜更多還是那些詭異的食物。

比如涼拌人耳,紅燒人肘,人腦煲之類的看着就不能吃的食物。

可白夜這邊,卻是一道詭異食物都沒有,全是正常的飯菜。

朴宇宙那邊的飯菜是一半正常,一半詭異,而其他選中者的菜肴里,正常食物和詭異食物的比例也各不相同。

分析小組的人相互交流,分析着這一區別出現的原因。

「詭異媽媽對選中者的好感度是不同的,但我們需要分析出不同的原因在哪。」

「這一次有很多都是新的選中者,天賦目前不得而知,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抽中了和宇宙國選中者類似的天賦。」

「那也不可能一下子都抽中那個天賦吧。」

「確實,朴宇宙的天賦即便是在A級天賦里,也是比較好的了。」

這時,一個分析員提出了不一樣的猜想。

「我發現,媽媽對選中者的態度,似乎也與這些選中者面對媽媽時的態度有關。」

這個猜想一提出,大家都有些不太相信。

因為,規則怪談降臨已經兩年了,目前所有出現過的副本中,那些詭異都是殘忍,且沒有感情的。

曾經不是沒有選中者試圖討好詭異,但沒什麼作用,惹到了對方時,下手也不會有絲毫留情。

甚至還有一個心特別大的選中者,在一個學校副本里,直接跟詭異學生稱兄道弟,給人家當小弟,又是跑腿又是幫做作業。

可是結果呢,他把詭異當兄弟,詭異拿他當點心。

詭異就是詭異,怎麼可能有感情?

大部分人對這個猜想都不太認同,但局長夏為國卻是眼睛一亮。

他將幾個選中者的直播回放調出,進行對比。

有的選中者在面對詭異媽媽時很害怕,話都說不利索;可有的選中者則明顯膽子大一些,面對詭異媽媽時,至少表面上是很乖巧,很聽話的,臉上也總是帶着笑容。

前者在遇到詭異爸爸發難時,媽媽沒有絲毫理會。

而後者不一樣,他們在遇到一樣的情況時,基本上都被媽媽保下一隻手。

還有一個國家,據說選中者是單親家庭的孩子。

從小就沒了媽的他,在見到詭異媽媽後居然直接觸景傷情地抱着媽媽哭了。

雖然他把鼻涕眼淚都抹媽媽身上了,可媽媽卻並沒有暴走,反而拍了拍他的後背,似乎是在安慰,雖然動作有些僵硬。

由於這個國家比較小,人口也不多,除了本國人幾乎沒有其他國家會關注,所以這一異常現象也就很少人知道。

此刻,夏為國的心情說不出來的激動。

他走上前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誇道:「小夥子,不錯,我想你的分析是正確的。」

說完他又看向其他人。

「你們分析的時候,不要一直局限於之前,現在看來,這次的副本確實不一樣,詭異也並不是一成不變的。」

記錄小組的人趕緊將這一發現記錄在檔案上。

這可是一個重大的發現。

這是詭異降臨以來,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

詭異,並不是無法溝通的。

……

夏國分析局的這一發現,一些其他大國也察覺到了一些。

但只有少數幾個國家得出了和夏國分析局一樣的結論,仍有一些國家覺得這是個意外。

……

怪談世界。

白夜已經吃飽喝足,被媽媽推回了房間。

原本媽媽想讓白夜去陽台晒晒太陽,但被白夜拒絕了。

因為他想要躺着。

沒有原因,只是單純覺得,站着不如坐着,坐着不如躺着。

這次送白夜回來,媽媽終於發現了白夜的房門有些搖晃,便讓爸爸將門修一下。

爸爸看了一眼房門,又看了一眼似笑非笑的白夜,最後黑着臉過來修門了。

白夜這回也不急着躺平了,他就坐在旁邊看着爸爸修門,嘴角也是抑制不住地往上揚。

外界直播間的水友們都看樂了。

「哈哈哈,爸爸都要被氣瘋了吧,可是有什麼辦法呢,哈哈哈!」

「果然還是媽媽好,我要表白那個媽媽!」

「樓上的,你可真牛逼!」

……

其他怪談世界。

選中者們基本上都吃完了早餐,回到了房間。

他們自然也看到了搖搖欲墜的門,一些膽大的選中者直接把門的事情告訴了媽媽。

媽媽卻並沒有讓爸爸給他們修門,只是把修門的工具給了他們。

意思很明顯,自己搞。

其他國家見到這個方法管用,也是趕緊發送提示提醒自家那膽小的選中者去問媽媽要工具修門。

於是乎,現在所有的選中者們都在修門。

這可就讓一些平時不怎麼做活的選中者們難受了。

他們有的不小心被鎚子錘到了手指,有的踩到了釘子,還有的直接修門不成,還把門徹底弄報廢了。

那個把門弄報廢的選中者當場就哭出來了,詭異爸爸似乎也是早就等着了,在門倒下之後,直接撲上去把選中者吞了。

「越國選中者被詭異吞噬,國運下降10%,怪談將於一分鐘後降臨海防!」

又一個國家的選中者被噶了,這讓很多人都感到一陣唏噓。

這才第一天啊,而且一個上午都還沒過呢,選中者差不多就死了一半了。

這比之前的三星難度副本死得還多,這才第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