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外界。

熊國直播間前的觀眾們雖然感到有些遺憾,但也同樣支持伊萬科夫的做法。

……

熊國高層。

「伊萬科夫的選擇是正確的,如果影子被媽媽攻擊了,十二個小時里他將很難自保。」

「唉,可惜了,只希望這個糖果不要影響到後面的挑戰。」

「大帝,我看夏國這次的選中者不簡單啊,也不知道他的天賦是什麼,我們需不需要調整一下國際戰略,跟夏國建立聯盟?」

熊國大帝看着大屏幕上,睡的正香的夏國選中者,眼中閃爍着智慧的光芒。

「聯盟的事情暫時不急,不過可以先跟夏國高層接觸一下,把關稅調一下,表示一下我們的誠意。」

「是。」

熊國大帝很清楚,現在國際上漂亮國一家獨大,唯二能夠跟對方拍板的國家就只有熊國和夏國。

之前夏國雖然經歷了四連敗,但還是不容小覷。

甚至他有預感,這次夏國可能會靠着這個新的選中者重回巔峰。

……

這次,只有一些大國,和小部分的小國給選中者發了提示,大部分國家還是選擇了按兵不動。

自然的,有人成功就有人失敗,那些沒有好的天賦保命的,都被詭異媽媽一口吞掉。

最終,獲得糖果的選中者只有不到十人,選中者通關失敗的播報也在直播間響個不停。

【千島國、緬國、白象國、鴿子國……十三個國家選中者被詭異吞噬,怪談一分鐘後隨機降臨國家城市!】

怪談降臨的城市,裏面是常人無法想像的地獄景象。

通關失敗的國家,詭異就會降臨,每一次的失敗都會誕生一個禁忌之地。

被詭異侵佔的城市,千米之內,黑霧瀰漫,寸草不生,動物死絕,一片枯敗景象。

即便如此,人們還是可以隔着千米的距離聽到城市裡發出的哀嚎慘叫。

……

夏國。

在各個直播間轉了一圈的水友們回到了自家選中者的直播間里。

不對比還好,一對比真是感覺個個都不如自家的好。

此刻,哪怕是看到白夜依舊在睡覺,也沒有誰再發出質疑了。

跟媽媽要糖果會引起媽媽的暴走,而白夜的糖果卻是媽媽主動給的,甚至白夜後面又要了糖果,媽媽也給了。

他們還以為糖果是很容易得到的,現在看來,是他們想多了。

他們相信,白夜能夠這麼輕易獲得糖果,肯定是他做了什麼

於是,直播前的水友們一邊欣賞着白夜的睡顏,一邊討論着白夜的天賦。

「白夜的天賦到底是啥,據說目前高層也不知道。」

「肯定是很牛逼的天賦,你看媽媽對白夜的態度很明顯跟其他選中者的不同。」

「我白哥睡的好香啊,話說他居然真的睡得着,我屬實是沒想到ヽ(。◕o◕。)ノ.」

……

夏國,怪談分析局。

分析局的成員們各自忙着自己的工作。

分析人員們剛才也在注意其他國家直播間的畫面。

他們也基本上可以確定了,白夜所在怪談世界的媽媽的確和其他的媽媽不同。

大家都很好奇他的天賦到底是什麼?

夏為國的心情也是十分美好,但面上還是一副穩重,波瀾不驚的模樣。

「各位,我們不能一時得意,掉以輕心,現在還是第一天,後面還有六天呢,大家工作都給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

「是!」

眾人齊齊起身應道。

夏為國點點頭,又道:「櫻花國那邊的事情暫時不用理會,他們叫的再歡也只有他們自己在聽,我們主要留意漂亮國那邊,他們恐怕會有所動作。」

一個軍裝男人站起來,表情嚴肅,洪亮的嗓音喊道:「收到,東風快遞時刻準備着!」

夏為國有些哭笑不得,這個傢伙就想着打仗。

他走上前拍了拍對方的肩膀。

「我是說,注意那些陰溝里的老鼠,別讓他們壞了事情,現在還沒到玉石俱焚的時候。」

夏為國話畢,分析室里都眾人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老軍人也是有些臊了,滄桑的臉上也浮現紅色。

分析局內一片和諧溫馨。

……

怪談世界。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很快來到了八點。

八點整一到,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

白夜眼皮抬了一下,沒有動。

外面又敲了一會們,白夜依舊沒有反應。

直播前的夏國觀眾們心都提起來了,不明白為什麼白夜沒有反應。

就在大家都擔心時,門被打開了。

進來的是媽媽,她手裡還推着一個小輪椅,她也看到了躺在床上的白夜。

就在大家以為媽媽可能會生氣時,媽媽卻只是慢慢走到了白夜的床邊,聲音溫柔地喊他起床。

「小寶,飯好了,快起來,別餓壞了。」

聽到媽媽的話,白夜這才睜開了眼睛。

他打了個哈欠,抬了抬手。

媽媽看他這副懶樣,摸了摸他的頭,很自然地將白夜拉了起來。

然後,扶着白夜坐到了輪椅上,接着又是拿過一個毯子蓋在他的腿上。

全程,白夜沒有說一句話,只是默默地注視着媽媽的動作。

媽媽推着白夜朝外面客廳走去。

……

現實世界。

直播間前的觀眾們看到這麼貼心的媽媽,也是羨慕的不行。

「哇,這個媽媽真好,給我來一麻袋。」

「咦,樓上的怕不是個二百五吧!——凸(艹皿艹)」

「唉,猶記得我上次騎車不小心摔斷了腿,我在床上躺了半個月,出院後我一瘸一拐地走着,我媽在前面帶路,嗚嗚嗚,不能比……」

「哈哈哈,笑死樓上同款媽媽,三天不打我,我都不習慣!」

「……」

白夜的怪談世界,看起來很溫馨,一副母慈子孝的畫面。

然而,熱心的水友們卻是發現,其他選中者此時雖然也被媽媽叫吃飯了。

但和白夜的情況不同,他們的媽媽只是在門口喊了一聲,選中者都是撐着虛弱的身體自己出去的。

輪椅什麼的,壓根沒看到。

這一明顯的區別對待,讓一些外國人們直呼夏國作弊。

「阿西吧,我們的宇宙歐巴都沒有這待遇,夏國選中者肯定作弊了!」

「八嘎,我們的村上野人現在門都不敢出,憑什麼你們的選中者到現在還好好的,還可以坐輪椅?」

「oh NO!我的法克,這不合理,這不自由,我要舉報,我要投訴!」

不過,無論這些國家有多不服氣,規則怪談也沒有鳥他們一下。

……

怪談世界裏。

白夜已經被媽媽推到了餐桌前,上面是各種各樣的夏國菜肴,整整十道菜。

上面散發著誘人的香味,色香味俱全讓人胃口大開。

同時,白夜也看到了坐在餐椅上的一個中年男人。

男人是個國字臉,眉毛濃厚,長相是那種看着就是不苟言笑的人。

白夜看向他時,詭異爸爸也看向了白夜,四目相對,四周似乎都開始散發著火藥味了。

但很快,男人就低下了頭,白夜也收回視線。

此時,媽媽也將白夜坐的輪椅位置固定好了,拉開椅子坐在了白夜的旁邊。

「小寶,快吃吧,都是你喜歡的菜。」

白夜的目光再次落在餐桌上,的確是他喜歡的。

他有些疑惑,這個詭異媽媽怎麼會知道他的口味?

不過他也沒有問,而是默默地端起面前盛好了米飯的碗。

這時,他聽到了一道冰冷沙啞的聲音。

「逆子!沒看到老子嗎?老子都還沒動筷,你怎麼好意思吃?」

白夜抬眸看了他一眼,剛想說話,卻見旁邊的媽媽已經站了起來。

「啪!」

一個大逼兜毫無徵兆地落在了詭異爸爸的臉上。

詭異爸爸的臉瞬間就腫了。

他的臉上寫滿了不敢置信,仔細看還能看出他似乎還有點委屈。

「啊,你打我做什麼?」

詭異媽媽已經重新坐下,聞言直接白了他一眼。

「再敢嚇唬兒子,你就給老娘滾出去!」

「就這,你就打我?」

詭異爸爸直接傻眼了,眼睛瞪的跟銅鈴大,他是萬萬沒想到,就因為這個,自己就挨了一巴掌。

但詭異媽媽可懶得搭理他,她忙着給白夜添菜。

見狀,詭異爸爸只能把嘴巴閉上了,他用複雜的眼神看着對面相處十分融洽的母子倆,嘴巴張了張卻沒有再說什麼。

他看向餐桌上的菜,本來被扇紅的臉變成了黑色。

媽的,沒一個他愛吃的!

白夜吃飯時,餘光也在觀察着詭異爸爸,看他這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樣,他也是忍不住在心中感慨生死之交這個天賦是真不賴。

……

外界。

此時直播間前的水友們都樂瘋了,彈幕內容充滿了歡快氣息。

「哈哈哈,想不到詭異爸爸還是個妻管嚴,笑死我了!」

「妻管嚴咋地了,好歹有個妻,不像我,沒人管,嗚嗚嗚……單身狗的悲哀!」

「啊啊,這個媽媽我好愛!」

「卧槽,大家快去看其他直播間,好幾個選中者被爸爸卸了一條胳膊!櫻花國選中者直接給那對父母跪了!」

看到這條彈幕,夏國直播間的水友們紛紛跑向櫻花國直播間看笑話,哦不對,是看熱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