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外界,宇宙國直播間。

看到朴宇宙成功獲得糖果,宇宙國的國民們高興地晚餐又多吃了幾斤泡菜。

「宇宙歐巴好樣的,我要給他生猴子!」

「哈哈,我就知道宇宙歐巴是最棒的!他肯定會帶領我們國家走向世界巔峰,成為真正的宇宙大國。」

宇宙國全國上下一陣歡騰,宇宙國高層也是激動不已。

最高會議室,宇宙國高層們笑得合不攏嘴,有個別官員甚至臉都笑變形了。

「哈哈,不愧是我們大宇宙通關了三次副本的朴宇宙,真是給我宇宙國長臉。」

「對啊,這回可是賺大發了,不僅僅得到了漂亮國的好處,還獲得了隱藏道具。」

激動之下,總統直接叫來了國家最火的女團,現場跳了一段**舞蹈。

……

夏國的水友們看到宇宙國的選中者也獲得了糖果,有些鬱悶。

但很快他們就不鬱悶了,他們他們得知就在剛才,櫻花國的村上野人被媽媽攻擊了。

剛才沒有看櫻花國直播間的水友們趕緊開始看回放。

時間倒回五分鐘前。

……

怪談世界裏的村上野人在媽媽走後,就癱坐在地上,沒一會他死了一次,因為他沒有吃藥,活生生疼死的。

他剛剛復活,就收到國家的提示。

聽到讓他去找媽媽要糖果,村上野人氣得大罵國家高層。

「八嘎,高層滴什麼滴幹活,為什麼讓我送死滴幹活?」

村上野人簡直快崩潰了,雖然他可以復活,但機會用一次少一次,現在更是就剩一次了,而且死亡時身體和心靈的折磨是真實存在的。

他現在只要一想到媽媽剛才的樣子,就雙腿發軟想給媽媽跪一個。

但……

國家高層的話他不能不聽,所以罵罵咧咧了一陣後還是壯着膽子走到了門前。

「媽!」

村上野人顫抖着喊出了一聲媽,他已經做好了再被媽媽噶一次的準備。

不一會,外面響起高跟鞋噠噠噠的聲音。

吱呀一聲,門開了。

和朴宇宙遇到的媽媽不同,村上野人的媽媽臉上沒有那詭異的笑容,而是面無表情,一言不發地看着村上野人。

村上野人雙腿發抖,顫抖着聲音說道:「媽,媽媽,我想吃糖?」

媽媽的表情瞬間就變了,身上再次冒起黑煙,裂開嘴角,上下兩排尖牙咯吱作響。

「呵——呵——我的兒子不喜歡吃糖,你不是我兒子,你是誰?」

說完,不等村上野人逃跑,給了他一個熟悉的大B兜。

「啪!」

村上野人的腦袋又一次搬了家。

他的身上也再次浮現金色光芒,搬了家的腦袋回到了他的身體。

這個過程中,詭異媽媽依舊沒有任何動作,只是冷漠地看着。

在看到村上野人又活過來了之後,詭異媽媽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伴隨着熟悉的關門聲,村上野人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嗚嗚嗚,我要回家,媽媽,我要回家,嗚嗚~」

村上野人已經在崩潰的邊緣了,長這麼大就沒有遭過這檔子罪。

同時在心裏,他也把自己的國家給恨上了。

……

外界,看到櫻花國的選中者這麼慘,夏國的水友們比中了彩票還高興。

「哈哈哈,笑死爸爸了!」

「哎呀,沒辦法,櫻花國的選中者居然這麼遜啦,你還能指望一個小島里能出人才嗎?乁༼☯‿☯✿༽ㄏ」

「我賭一包辣條,這貨活不過三天!」

「哈哈嗝,還三天,我預感他今天都活不過!」

櫻花國的人見到自家選中者這副德行,氣的破口大罵,就連夏國人的嘲諷都不敢懟回去。

沒辦法,選中者不行,說啥都沒用。

俗話說,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事實,他們現在再怎麼辯解也沒意義,畢竟事實就擺在那裡。

……

櫻花國的高層們簡直被氣炸了,他們開始怪這個怪那個。

「八嘎,該死的村上廢物,讓我們帝國蒙羞了,死啦死啦滴!」

「可惡,都怪漂亮國,是他們逼我們給村上發這個提示的,漂亮國必須給個說法!」

「不,還有可惡的夏國,如果他沒有得到糖果,漂亮國爸爸就不會逼我們!」

「……」

會議室的眾人各執一詞,把這次失敗的責任推到其他國家的身上。

當然了,漂亮國他們也只敢在暗地裡罵兩句,真讓他們去要說法,他們可沒那個膽。

畢竟,早些年小男孩帶給他們的陰影太大了。

大到即便是到了現在,他們在漂亮國也根本抬不起頭。

於是乎,他們把矛頭指向了夏國,開始在國際上發言譴責夏國,雖然並沒有什麼卵用就是了。

畢竟,大家都不瞎。

……

不過,這一次的糖果事情,不僅僅是宇宙國和櫻花國的選中者被國家提示去要糖果,還有一些國家也選擇了提示。

阿三國是個神奇的國度,他們的選中者拉奧是通關過一次副本的人。

他的天賦早就被國家公布,是B級天賦妙手空空。

天賦跟它的字面意思一樣,他可以從詭異身上偷到東西,且不會被詭異發覺。

這個天賦沒有次數限制,但在同一個詭異身上只能使用一次,第二次使用就會被發現。

所以他以肚子疼為由把媽媽叫了過了來,直接施展天賦,從媽媽身上偷到了四五個糖果。

媽媽並沒有發覺東西被偷了,還關心地問拉奧要不要去醫院。

拉奧一聽去醫院,馬上就說好了,不疼了。

他可是記得規則說了不能去醫院,怎麼可能同意去醫院呢?

詭異媽媽奇怪地打量了他一會,這才離開。

拉奧看着媽媽離開了房間,又過了一會才敢把糖果拿出來。

他也記得高層的話,不能把糖果全吃了,所以他吃了兩個,留了兩個。

吃下糖果,他也感受到了身體的變化,黝黑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一口大白牙晃的直播間前的觀眾直呼太刺眼。

阿三國的民眾在直播間歡呼着,就連高種姓的女人也喊着要嫁給他。

「拉奧太棒了,等他回來,大家要不眾籌一波,給他送幾頭蜥蜴怎麼樣?」

「我贊成,我捐一頭牛!」

……

阿三國民眾開心,高層也是一樣,拉奧的天賦雖然看起來不怎麼樣,但總能在關鍵時候起到不一樣的作用。

阿三國總統喝了一口過濾過的恆河水,看着直播間里的拉奧,臉上是止不住的得意。

「拉奧不愧是我阿三國的選中者,如果他這次可以通關,就給他改個姓,阿三國的英雄必須是高種姓的!」

「總統大人說的有理。」

……

為了獲得隱藏道具糖果,選中者們使出了渾身解數。

有個選中者天賦是E級的隔空取物,她悄悄打開一個門縫,趁廚房裡的媽媽不注意,把糖果偷了過來。

有個小國的選中者,抽中了A級天賦中十分罕見的記憶抹除,每個副本有三次機會讓詭異忘記某一指定事件。

於是,他把媽媽叫過來,得知糖果在媽媽的口袋裡,他直接在媽媽震驚的目光中把糖果拿了出來。

在媽媽暴走對他動手前,他使用天賦讓媽媽忘記了剛才的事情。

於是,媽媽一臉懵逼地離開了。

……

漂亮國。

漂亮國高層在看到櫻花國的情形後,選擇了放棄這個隱藏道具。

因為他們的選中者米森的天賦是S級的讀心術,每天有一次機會讀取詭異們某一時刻的內心想法。

這隻能算是個輔助類的天賦,並不能幫助米森對抗詭異媽媽。

所以儘管他們也很眼紅夏國和宇宙國獲得了隱藏道具,但也並沒有衝動行事。

白燈氣得把手下剛給他買的雪糕都扔了!

「法克,宇宙國的朴宇宙天賦是親和大使,他不被詭異媽媽攻擊就算了,夏國的那個傢伙憑什麼沒有被攻擊!」

發泄完後,白燈又問道:「夏國選中者的天賦是什麼,還沒分析出來嗎?」

大廳內的分析人員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一個年級較大的站了起來。

「總統閣下,根據我們的分析,夏國選中者的天賦和朴宇宙天賦是差不多的,都是讓詭異對選中者提升好感的作用。」

「謝特!給我盯緊了夏國,要是他可以從怪談世界活着回來,不惜一切代價殺了他,必須把夏國的希望扼殺在搖籃中,一個楚河已經夠了,再來一個,夏國就真要騎我們頭上了!」

「收到!」

……

與此同時,熊國選中者所在的怪談世界裏。

已經成功通關過兩次副本的選中者伊萬科夫,此刻還在糾結要不要去問媽媽要糖果。

他剛才收到國家提示,媽媽的糖果有特殊作用,但問媽媽要糖果會有危險。

國家高層的意思是,讓他自己選擇。

伊萬科夫很糾結,他的天賦是S級的影子。

天賦作用是可以操控自己的影子,影子可以離開本體幫他做事情,還可以替他抵擋一次詭異攻擊。

但影子有一個弱點,一但影子受到攻擊,就會消失十二個小時。

十二個小時之後才會重新出現。

所以,非必要情況,他不會讓影子做太危險的事情。

猶豫再三,他還是選擇了放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