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夏為國發現村上野人所在怪談世界的媽媽表現有些不對勁。

他隨即又切換到了其他直播間。

雖然絕大部分選中者們的媽媽已經離開了房間,但是這個直播很貼心,可以查看回放。

他注意到,其他選中者的媽媽雖然同樣看起來溫柔,對選中者充滿了善意,但臉上的笑容總是有些詭異。

媽媽的嘴角總是咧到耳後根,露出了一大口尖牙,讓人san值狂掉。

有時候還會發出詭異瘮人的笑聲。

在與媽媽的相處中,選中者只要表現出一絲對媽媽話語的質疑,或者猶豫,他們的媽媽就會出現即將暴走的情況。

他又看了看白夜的回放,總算是發現了不對勁在哪。

白夜直播間里的媽媽,進門前和進門後有些不一樣。

進門前的媽媽狀態和其他媽媽一樣,但進門後,媽媽在與白夜對話時似乎停頓了幾秒鐘,之後就變了。

夏為國眼睛一亮,趕緊吩咐道:「三組成員,注意觀察各個選中者世界裏媽媽的狀態。」

「是!」

三組成員趕緊開始了局長吩咐的工作。

夏為國的眼中精光一閃,他覺得一定是白夜做了什麼才引起了媽媽的變化,而這很可能就是他的天賦。

他看人的眼光一向很准,他也相信自己的直覺。

……

怪談世界。

媽媽走後,白夜又吃了一個大白兔奶糖,精神又好了一些,疲憊感和虛弱感一掃而空,這讓他不由得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把直播前的觀眾們都看饞了,紛紛表示自己也要吃。

這直接讓現實世界大白兔奶糖的銷量暴漲。

「看白夜吃的這麼香,我也跑去網上購買了,結果好傢夥,看了十幾家,全他么售空了!各位的手速怕不是單身了好幾十年吧!!」

「嘿嘿嘿,我就厲害了,我弟一直喜歡吃,家裡有存貨,我直接統統收下了!」

「樓上的,弟弟表示,這個哥哥,不要也罷!」

「……」

現在,白夜直播間的氛圍充滿了調侃歡快,網友們甚至有閑心討論起了小時候吃大白兔奶糖的日子。

……

白夜直播間的現象也被其他國家關注着,他們也察覺到了不對勁。

媽媽給的糖,似乎不是一般的糖,這就讓一些國家高層坐不住了。

特別是他們還注意到了白夜媽媽臨走前說的話。

這說明,這個糖果極有可能有其他用途,是一種隱藏道具。

一些國家坐不住了,紛紛發送第二次提示機會,讓選中者找機會問媽媽要糖果。

這並不是他們想這麼早用掉第二次機會,而是隱藏道具這種副本之前也出現過。

雖然對通關的影響不大,但獲得隱藏道具卻是可以在一些時候幫助選中者躲過危機。

如果成功通關還可以額外加評分,並且這個隱藏道具會作為通關的額外獎勵送給選中者。

但隱藏道具極難觸發,一直以來也就夏國的楚河以及宇宙國的朴宇宙觸發並且獲得過隱藏道具。

但當時其他國家沒當回事,覺得沒必要浪費提示機會,讓選中者冒着生命危險去獲取隱藏道具。

可現在的情況有些不一樣,只要不違背媽媽,媽媽很可能是會幫助選中者的。

……

漂亮國,白色宮殿。

總統白燈吃着雪糕,周圍的分析人員也提議發送提示給他們的選中者米森。

白燈沒有回應,直到吃完了雪糕這才慢悠悠地道:「急什麼,時間還早,先讓其他國家探探路。」

議員們也贊成白燈的話,他們開始聯繫其他國家,讓他們發送提示讓選中者去獲取隱藏道具。

其他國家是敢怒不敢言,畢竟他們可不敢違抗漂亮國的話,不然會被制裁。

這是漂亮國一貫的作風了,有危險,小弟先趟。

……

宇宙國,最高會議室。

宇宙國這邊已經收到了漂亮國的指示,會議室內眾人吵得不可開交。

他們並沒有打算現在就用掉一次提示,他們原本想先看其他國家的做法,再多收集一些情報之後發送提示。

可漂亮國卻不給他們機會。

「阿西吧,該死的漂亮國,上一次讓我們的朴宇宙先淌水,就差點害死了他,這一次還來!」

「唉,沒辦法,打又打不過,能怎麼滴?」

總統尹首爾嘆了口氣,發提示吧,相信朴宇宙不會讓我們失望的,還有必須趁機問漂亮國要點好處。

其他人見總統發話了,也不敢再說什麼。

……

櫻花國最高會議室。

此刻的櫻花國高層們心情和宇宙國一樣,因為他們也收到了漂亮國發來的指示。

會議室里「八嘎」聲不斷。

「八嘎,漂亮國死啦死啦滴,竟然想害死我們的村上野人!」

「八嘎,虧我前幾天還送了最漂亮的女僕給那些混蛋,必須讓他們還回來!」

當然,無論他們有多麼的不情願,也還是不敢違背漂亮國的話,只能一邊「八嘎」,一邊給村上野人發提示。

……

怪談世界。

此時的時間是早上七點,按照規則還不可以出去,還活着的選中者們都苟在房間里猥瑣發育。

白夜吃了兩顆糖後,按照媽媽的話留下了幾顆。

望着牆上的時鐘,他起身朝着床走去,撲通一聲撲倒在床上,扯過被子蓋住身體。

就這麼,睡了。

外界的觀眾都懵逼了,這個時候不是應該想盡辦法分析規則嗎?

怎麼還睡下了?

那可是充滿危機的怪談世界,你居然還能睡得着?

直播間的水友們有人喊「666」,也有人不支持這種擺爛行為,開始嘴炮輸出。

然而,身處怪談世界的白夜可看不到他們的想法,聽不到他們的聲音。

即便知道,他也不會管,因為他現在的這具身體很顯然有大病,虛的很,要不是吃了幾顆糖恢復了,他感覺自己走路怕是都得喘。

所以,在沒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發生之前,他得好好休息,保存體力,養好精神。

直播間的水友們是又急又氣,恨不得上去把白夜從床上拎起來。

這時,一條不一樣的彈幕出現在直播間里。

「大家快去看宇宙國和小日子國,他們的選中者好像要搞事情了。」

看到這條彈幕,無數觀眾紛紛湧入宇宙國和櫻花國的直播間。

……

此時兩個國家的直播間彈幕一片罵聲,罵他們選中者作死。

宇宙國還好一些,還是有不少人支持朴宇宙,但櫻花國就不一樣了,全是罵村上野人的。

「八嘎,村上野人為什麼又要叫媽媽,死了一次還不夠嗎?」

「西吧,你們櫻花國的小野人就是垃圾,我們的朴宇宙歐巴一定可以拿到隱藏道具。」

宇宙國和櫻花國雖然同為漂亮國的小弟,但兩個小弟的關係卻一直不怎麼對付。

兩個國家的水友們正在進行瘋狂的罵戰。

於是乎,夏國水友們一進入兩國的直播間,就看到了這一搞笑的場面。

夏國水友們好奇地將目光看向選中者的直播間畫面。

……

怪談世界。

朴宇宙在收到國家的提示後,眉頭皺了皺。

聰明如他,很快就想到了這其實是漂亮國的意思。

他的臉色有些難看,他為自己國家的弱小而感到恥辱,可他又不能違背高層的話。

在思考了一番後,他走到房間的全身鏡面前,對着鏡子調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

他作出了看起來很乖巧,很討喜的表情後,一步一步,拖着虛弱的身體走到了門口。

「媽!」

喊完這一聲,他拿出了自己在上一個副本獲得的道具,那是一個懷錶。

時光懷錶,一次性道具,作用是可以讓時間倒退一分鐘。

如果一會媽媽發怒了,他就只能使用這個道具保命了。

他的天賦是A級的親和大使,發動天賦可以使副本里的詭異對他產生好感。

天賦限制是每天可以使用一次,但是可以累積起來,今天不用,明天就有兩次機會。

現在才早上,他真不想這麼快用掉。

時光懷錶的道具也是一次性的,他感覺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就在他的心滴血時,門被打開了。

朴宇宙馬上換上了一副乖巧的表情。

詭異媽媽還是那副嘴角咧到耳後根的表情。

「小寶,怎麼了?」

朴宇宙抬起頭,揚起一抹微笑,用撒嬌的聲音說道:「媽媽,我想吃糖,葯太苦了。」

說這話時,他發動了天賦。

只見,詭異媽媽的表情似乎變得有些僵硬了,一大一小對視了幾秒鐘,最後媽媽還是從口袋裡拿出了一顆糖果。

是和白夜拿到的同款的大白兔奶糖。

朴宇宙小心地接過糖果,禮貌地說了聲謝謝。

詭異媽媽摸了摸朴宇宙的腦袋,說出了和對白夜說過的相差不大的話

「糖,不要吃完了。」

說完,詭異媽媽就轉身離開了。

朴宇宙回味着剛才媽媽的話,再想到高層發來的提示,按耐住了吃下糖果的慾望。

或許,這顆糖除了可以幫他恢復精神,還有其他更大的用途。

其實,朴宇宙剛才要糖果的時候其實也是很慌的。

他能敏銳地感覺到如果不是自己發動了天賦,他很可能不僅要不到糖果,還會遇到危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