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和他預想中的一樣,是媽媽來了。

媽媽站在門外,臉上帶着詭異的笑容,嘴角都快咧到耳後根了。

她的手裡手裡拿着一包葯,和一杯水,低頭看向白夜,看到他嘴角的鮮紅,和衣服上的血漬後,笑容消失,換上了擔憂的表情。

「小寶,身體不舒服了嗎?來,先把葯吃了。」

說著,媽媽先走進房間,將葯和水放在書桌上,接着走上前將白夜扶住,把他扶到凳子上坐下。

白夜觀察着媽媽的一系列動作,發現了有一些不仔細觀察很難注意到的動作,那些都是一個母親對孩子充滿了愛的動作。

媽媽扶着他時的動作很嫻熟,角度和力度把控地很好,沒有讓他感受到一絲不適。

提前為他把椅子拉出來,還把手放在他的後背,似乎是擔心他不小心被椅子碰着。

他剛才手不經意地摸了一下水杯,溫度適宜,不冷不燙。

從這些細節可以看出,這個詭異媽媽很愛自己這個兒子。

當然,他也知道,這一切的前提是他沒有違反規則。

白夜坐在椅子上,心中思索着這個葯有沒有什麼問題。

這時,耳邊傳來媽媽的聲音。

「乖寶貝,快吃藥。」

白夜轉頭看向媽媽,此時的媽媽嘴角再次咧到了耳後根,近距離觀看可以看到鋸齒一樣的尖牙閃着寒光。

見狀,白夜並沒有害怕,反而嘴角揚起一抹笑。

「媽媽,我是你最愛的兒子,對嗎?」

媽媽聞言一愣,整個人像是被定住了一樣,幾秒鐘後,她笑了。

這一次,她的笑容不再如之前那般透露着詭異,而是很正常的笑容。

「當然,你是我最愛的兒子,乖,把葯吃了,不然你的身體會撐不住的。」

白夜嘴角的笑容更加燦爛了,沒有一絲猶豫地打開藥包,取出一個白色的藥丸,扔進嘴裏,接着又是一大口水灌下。

葯很苦,白夜的臉皺在了一起,葯苦的他想吐,但卻硬生生地忍了下來。

這一次,不是為了遵守規則,而是他清楚,這個葯不吃真的會死。

天賦已經發動成功,現在的媽媽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會傷害他了,她的話自然也是可以相信的。

吃完葯後,白夜的表情管理已經完全失效了,露出了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

媽媽見狀,從口袋裡拿出一顆糖果,是現實世界中常見的大白兔奶糖。

媽媽打開包裝,遞到白夜面前。

「乖,吃了糖就不苦了。」

「嗯。」

白夜借接過糖果,放進嘴裏,甜甜的味道很快覆蓋了原本的苦澀。

嗯,熟悉的味道。

但這似乎並不是一般的糖果,吃下去後,白夜明顯感覺自己的精神好了一些,吐完血後的虛弱感也減少了。

他很確定這不是那顆葯的效果,因為吃完葯後,他只是心臟的位置不疼了,但其他的感覺依然還在。

所以,難道是這顆糖的效果?

白夜眨巴了一下眼睛,看着媽媽,「媽,還有嗎?」

媽媽似乎有些驚訝,看了白夜一會,才從口袋裡拿出了四五個大白兔奶糖。

「只有這幾個了,你要是喜歡,媽媽有時間就給你去買。」

白夜點頭,將大白兔奶糖收下,接著說道:「我餓了。」

媽媽彎下腰,動作輕柔地拍了拍他的後腦勺。

「那你先休息,飯就快做好了。」

說完,她站起身朝門外走去,然而走到一半她又停了下來,回過頭看向白夜,叮囑道:「小寶,在媽媽把糖果買回來之前,糖不要全吃完了。」

白夜點了點頭,媽媽這才離開。

白夜目送媽媽離開,直到門重新被關上,這才收回視線。

他現在完全不帶慌的,有了詭異媽媽這個保鏢在,他基本上算是安全了。

至於這個副本的它,白夜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不過媽媽剛才臨走時的話也讓他比較在意,難道這個糖果除了恢復精神,還有其他作用?

……

現實世界。

直播間的觀眾們一陣嘩然,沒想到事情居然會這麼發展。

要知道,就在剛剛,已經有好幾個國家因為沒有給爸爸開門,門被爸爸踹飛了!

自然,裏面的選中者也沒能逃過一劫,被爸爸一口吞掉了,怪談也直接降臨在了那些國家城市。

這一次的詭異爸爸敲門危機,大部分國家都使用了一次提示機會,照着夏國的作業抄,復刻白夜的操作,趕在爸爸破門而入之前叫來了媽媽。

所以目前存活下來的選中者還有很多。

當然,也有人和白夜一樣想到了叫媽媽,比如米國的米森,和宇宙國的朴宇宙,以及熊國的伊萬科夫。

他們都是通關了兩次,或者三次副本的選中者,其中米國的米森更是通過了五次副本。

這些人的智商,應變能力等各方面比其他人要強的多,他們的國家也省下了一次提示機會。

但這一次,夏國選中者的表現無疑是最亮眼的。

畢竟拋開更早想到叫媽媽這一點,就說敢對媽媽提要求這件事情,其他選中者就做不到。

對於其他選中者來說,能活着已經是萬幸了,誰還敢對詭異提要求?

這也讓夏國的國民也感到一陣由衷地自豪。

終於,這一次輪到再次別人來抄自己國家的作業了。

抄作業這種事情,其實已經是很常見的了,只不過之前一直都是很多國家都是抄的漂亮國的作業。

「白夜真是太給力了,幸好他沒有一直躲房間里,不然就完了。」

「樓上的,我記得你的ID,剛才就你罵的最歡!」

「你看錯了,我不是,我沒有,你別胡說 (○`3′○)……」

……

怪談分析局。

分析小組的專家們看到白夜的表現,也是很滿意。

老實說,剛才他們就沒有第一時間想到可以喊詭異媽媽來過來,這讓他們不由得感到老臉一紅,羞愧不已。

「剛才真是太驚險了,想不到不開門直接就會被詭異爸爸殺了,幸好我們的選中者腦子靈活。」

「是啊,雖然熊國,漂亮國和宇宙國的人也想到了,但還是慢了白夜一步,由此可見,我們這次的選中者不比別人差!」

夏為國臉上也是帶着笑意,剛才攥緊的拳頭也早就鬆開。

他很欣慰,這一次的選中者沒有讓大家失望。

「各位,這是個很不錯的開局,我們要儘快收集更多的情報,分析出有用的東西,幫助白夜通關。」

「是。」

這時,分析小組裡最年輕的的分析員突然站了起來,他是負責觀察記錄櫻花國直播間的觀察員。

「局長,櫻花國直播間有情況!」

夏為國點頭,將櫻花國的直播放大。

只見,櫻花國選中者村上野人這邊,他的進度要比白夜慢上一些。

此刻的他也在高層發的提示幫助下,叫來了媽媽,解決了爸爸敲門的危機,正在被媽媽催着吃藥。

村上野人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捏着鼻子老老實實地將葯放進了嘴裏,接着一口水喝下。

下一秒,他的臉色就變了。

然後,他竟然直接將葯吐了出來,好死不死地,他還吐了媽媽一身。

媽媽的臉色頓時就黑了下來,身上開始散發詭異的黑煙,嘴角咧到耳後根,同時發出瘮人的笑聲。

「呵——呵呵——為什麼——為什麼不吃藥!」

「斯,斯密馬賽,我這就吃,這就吃。」

村上野人已經嚇得直接跪下了,還想把葯撿起來挽救一下,可媽媽已經有所動作了。

在村上野人驚恐的目光中,媽媽毫不留情地一巴掌甩了過去。

村上野人的腦袋在脖子上轉了好幾圈,然後直接斷了,腦袋咕嚕咕嚕地滾落在地上。

然而這時,詭異的現象出現了,村上野人的身上散發出一道金色的光芒,他的腦袋飛了起來,自己回到了他的脖子上,咔嚓一聲,腦袋就恢復了原來的模樣,就像時光倒流一樣。

詭異媽媽身上的黑氣在扇了村上野人一巴掌後已經消失。

她看着這個兒子身上的變化,臉上沒有任何錶情,一言不發地走了出去。

此時的村上野人還有些懵,他迷茫地看着四周,直到外面砰的一聲關門聲響起,他才像是反應延遲了一樣,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

「啊!」

「八嘎!西內!」

……

外界,櫻花國的觀眾們心情很複雜。

一方面這個選中者看着就不靠譜,吃個葯還能惹惱了媽媽。

一方面,他們發現村上野人的天賦等級應該不低,這種可以死而復生的天賦,起碼得是A級的。

一個不靠譜的選中者,有着不錯的天賦,他們不知道是該是什麼心情。

櫻花國的高層們也是一樣,此刻他們臉上的表情就跟吃了奧利給一樣。

「八嘎,村上野人真是個廢物,就這麼浪費了一次天賦的使用機會。」

「下次提示的時候必須警告他,要是他失敗了,就把他全家拉到戰場上去!」

「嗨伊!」

櫻花國的首相安倍進山憤怒地下達了這一指令。

他們已經從第一次給村上野人發提示的時候就溝通過了。

村上野人是A級天賦,死而復生。

每個副本有三次死而復生的機會,這個天賦要是用好了,甚至不弱於一些S級天賦。

但他們萬萬沒想到,有了他們的提示,村上野人居然還會這麼早就用掉了一次復活的機會。

……

其他國家也在關注着櫻花國的情況,一些國家紛紛暗罵櫻花國運氣好,次次都是A級天賦。

現在,躲過了爸爸敲門事件的選中者們,除了櫻花國這邊出了點狀況,其他人暫時並沒有觸發詭異事件。

……

夏國,怪談分析局。

局長夏為國看到櫻花國的情況後,臉上的表情有些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