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四口之家規則

規則一:這裡是四口之家,家裡有你,爸媽,和奶奶,沒有其他人。

規則二:媽媽喜歡聽話的孩子,不要違背她的任何話語。

規則三:爸爸脾氣不好,不要輕易招惹他,如果不小心惹到了,可以找媽媽。

規則四:你身體不好,需要按時吃藥,明天早上吃一次,如果葯沒了,記得提醒媽媽買葯。

規則五:無論什麼時候,不要讓爸爸進入你的房間。

規則六:奶奶不喜歡你,如果奶奶來了,請盡量遠離她,並且不要接受她給你的任何東西。

規則七:如果在家裡看到一個小女孩,請無視她,切記不要同意她的任何請求。

規則八:七天之後,你會死。

規則九:每天晚上八點到第二天早上八點,這段時間必須待在自己的房間!

規則十:爸爸房間藏着一些秘密,不過你最好不要進去!

規則十一:不要去醫院!絕對不要去醫院!】

紙條上,整整十一條規則,一條比一條詭異。

白夜看着這些規則,眼中閃過一絲深沉,又很快消失。

他開始思索這些規則。

規則一和規則七是矛盾的,明明是四口之家,家裡卻會多出一個小女孩。

還有規則八,說他七天後會死。

以及規則三,規則五和規則十,明裡暗裡都在表明,爸爸是危險的。

規則四說要吃藥,葯是否真的可以吃,不吃又會怎樣?

規則九說的那段時間裏,只能呆在房間,是外面有危險嗎?又或者是有別的含義?

規則六的奶奶又是什麼情況,為什麼會不喜歡他這個好大孫呢?

一家人裏面,貌似只有媽媽勉強算是好的,會幫助選中者的存在,但前提是要聽媽媽的話。

白夜將規則大致分析了一下,便將紙條收好,接着看向了剛才就發現的牆上的時鐘。

現在時鐘顯示的時間是早上六點整。

按照規則,這段時間裏他只能待在這個房間里。

白夜還不想一上來就觸犯規則,所以倒也沒有出去的打算,他環顧四周,開始繼續探索房間,尋找是否還有其他的規則。

……

與此同時,現實世界。

看着白夜找到了規則,並且沒有主動作死的跡象,直播前的夏國水友們懸着的心暫時是落了下來。

「卧槽,居然有十條規則,看着都讓人頭大,也不知道白夜抽中了什麼天賦?」

「是啊,特別是那個可能會出現的小女孩,簡直細思極恐。」

「要我說,爸爸才是問題最大的。」

……

怪談分析局。

夏為國看着直播間內白夜的舉動,也是稍稍放下心來。

嗯,看着是個小心謹慎的。

分析組的成員們正在加緊分析規則,只是副本才剛剛開始,他們所能分析出的有用的東西也不多。

這時,一個年輕的小組成員提出了一個建議。

「局長,我們是不是應該先問一下白夜的天賦是什麼,這樣也更有利於我們後面的分析。」

其他人聞言,有人皺眉,有人點頭。

夏為國搖了搖頭,有些不贊同地說道:「先不用,提示機會只有三次,不能輕易浪費了,必須用在刀刃上。」

說完,他看向下方一個身穿警服的中年男人。

「怎麼樣,選中者身份信息查出來沒有?」

警服男人還沒說話,從外面急匆匆走進來一個同樣穿着警服的男人。

他向局長和中年男人敬了個禮,接着便直接開口道:「報告長官,根據大數據篩查,信息比對,我們並沒有發現符合選中者特徵的人!」

聽完,局長夏為國眉頭皺成了川字,這是什麼意思,查無此人嗎?

現在可是信息時代,怎麼可能會查不到一個人的信息?

其他人聽到這個消息,也都愣住了。

中年警服男人見狀走上前來,看向年輕的小警員。

「信息確定屬實嗎?」

「是的,我們的人還在繼續查,但目前沒有發現任何有關選中者的信息。」

「好,繼續查,開放最高權限,務必儘快查出來。」

說完,中年男人讓小警員退下,臉色凝重地看向直播畫面中的白夜。

局長也把目光看向了直播畫面,手指輕叩桌面,眼中閃過一絲光芒。

「無論他是誰,他現在是代表我們夏國在挑戰怪談世界,我們必須盡全力幫助他通關,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先放一邊。」

其實,夏為國的想法是,連他們都查不到的人,足可見這個人的神秘和特殊,神秘往往代表着強大,他有預感,這個少年不是一般人。

或許,他真的可以幫助夏國一掃之前的頹勢,重回楚河還在時候的巔峰。

……

怪談世界。

白夜將房間搜尋了一遍,沒有發現其他紙條,便坐回了床上。

突然,他感覺胸口突然一陣發疼,還不等他作出反應,一股帶着腥味的熱血從嗓子眼冒出,一大口鮮血吐在了地上。

鮮血在地上詭異地蠕動着,像是有生命一樣。

白夜捂着胸口,這時的他猛地想起了規則四。

規則四說他身體不好,需要吃藥,所以現在的情況是該吃藥了嗎?

可他剛才在房間里沒有發現任何藥物,不等他細想,就在這時,外面響起一陣敲門聲。

「砰砰砰!」

「砰砰砰!」

「開門!」

「快開門!」

敲門聲越來越劇烈,伴隨着的還有一道低沉的男人聲音。

白夜想到了規則,外面敲門的極有可能是規則里說的爸爸,但是他該不該開門?

剛才吐了一大口血,身體有些虛,感覺隨便哪裡動一下,胸口會被牽動地發疼。

白夜的大腦飛速運轉,想要找到最正確的做法。

……

與此同時,外界直播間。

夏國直播間的水友們剛才落下的心再次懸了起來。

當他們看到白夜嘔血的時候就開始慌了,不過卻是發現其他國家選中者的情況也是一樣的,便明白這是劇情開始了。

此時所有選中者的直播間也是敲門聲不斷,爸爸的聲音也越來越陰沉。

所有選中者都沒有過去開門,而是選擇謹慎地呆在房間里。

外界水友們其實也更支持不開門,畢竟規則可是說了,無論何時,不能讓爸爸進入房間。

「幸好,看樣子他沒打算作死開門。」

「是啊,只要不開門,應該就沒事了吧。」

「話說,地上的血一直在動啊,不知道有沒有什麼影響?」

……

怪談分析局。

分析局的分析人員此時卻沒有水友們那麼樂觀。

關於要不要開門,他們雖然也認為不開門是正解,但卻明白這也很危險。

規則說了不能讓爸爸進來,可也說過不能招惹爸爸。

選中者一直不開門,要是讓爸爸暴走可就麻煩了。

規則里雖然說過惹惱了爸爸可以找媽媽,但這個適合出去無疑是找死。

局長夏為國看了一眼直播間內暫時還沒有其他動作的白夜,接着看向二組的成員,他們是專門複雜觀察記錄其他直播間的成員。

「怎麼樣,其他直播間的情況如何了?」

一名小組成員站了起來。

「情況不太好,外面的爸爸敲門聲越來越大了,甚至已經開始踹門了,但目前還沒有選中者過去開門。」

「好,繼續觀察。」

「是!」

分析小組的成員們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井然有序地做着自己的工作。

這時,在所有的夏國人民緊張目光注視下的白夜,卻開始有了動作。

……

怪談世界。

白夜發覺外面的敲門聲已經變成了踹門聲,甚至門都開始搖搖晃晃了,心思微動,拖着虛弱的身體朝門口走去。

這一幕,可把直播前的觀眾們給嚇壞了,彈幕清一片的「別過去!」「完了!完了!完了!」「唉,來世還做夏國人!」

甚至,分析小組的成員已經提議趕緊發提示讓白夜不要開門。

然而,局長夏為國卻並沒有採納這個建議,只是死死地盯着直播間,攥緊的拳頭可以看出此刻他也是很緊張的。

他也能感覺到,一直待在房間只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所以他沒有阻止。

他相信,白夜也不會那麼想不開自己找死,肯定是有其他的想法。

直播間畫面里,白夜緩步來到了門後邊,就在彈幕一片罵聲,大家都以為他要開門出去時,他卻突然停下了腳步。

他清了清嗓子,對着門外邊吼道:「媽,我沒藥了!」

這一聲吼完,門外的聲音消失了,很快白夜就聽到了腳步遠去的聲音。

白夜鬆了口氣,賭對了。

雖然他也可以直接選擇讓詭異爸爸變成他的生死之交,但他更想對詭異媽媽使用這個天賦。

從規則里不難看出,這個家裡,媽媽的地位高於爸爸。

規則怪談世界裏有各種各樣的詭異,除了最強大的它之外,其他詭異也是有等級分別的。

白夜伸出手指輕輕地戳了戳門,門搖晃的更厲害了。

他有點擔心門會不會壞了,要是真壞了,爸爸隨時都有可能闖進來。

這時,外面再次傳來腳步聲,這次和之前的不同,可以聽出來是高跟鞋的聲音。

「噠噠噠!」

聲音到門口就停了,接着就是一陣敲門聲。

「咚咚咚!」

這一次,白夜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打開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