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怪談世界裏。

當一眾選中者都在苦逼地修門時,白夜這邊的門已經被爸爸修好了。

爸爸修完後還狠狠地踹了一腳門,這一次門沒有絲毫搖晃。

爸爸將門修好後,瞪了白夜一眼,轉身走出了房門。

白夜看着爸爸離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過了一會,門再次開了。

開門的是媽媽,不過媽媽並沒有進來,而是對着白夜揮了揮了手。

「小寶,爸媽上班去了,你在家裡不要隨便出去,等媽媽回來,午餐在冰箱,想吃了熱一下。」

白夜「嗯」了一聲。

聽到白夜應了,媽媽把門關上,急匆匆地走了。

白夜聽着外面動靜,確定爸媽走後,這才從輪椅上下來,往外面走去。

要是一整天待在房間里,他會悶死的,而客廳有電視,無聊還能還可以看看電視。

白夜來到客廳,猶豫了一下,沒有急着看電視,而是開始在客廳里探索起來。

……

外界。

直播前的夏國水友們看到自家選中者這麼積極地探索副本,都很欣慰。

原本他們還以為自家選中者是擺爛型的選手,現在看來是他們誤會了。

不僅僅是白夜,其他怪談世界選中者的父母也都出去了。

這個時候,除了個別實在太膽小的選中者,其他大部分人也都開始走出房間探索了。

……

怪談世界。

白夜將客廳仔細地探索了一番,並沒有發現任何有價值的信息。

他又將廚房,衛生間都看了,也沒發現什麼問題。

白夜站在客廳中間,目光看向爸媽的卧室。

爸媽的卧室是分開的,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分開,但從門口擺放的鞋子也可以看出是誰的房間。

白夜沒有猶豫,推門走進了媽媽的房間。

媽媽的房間看起來沒有任何問題,但白夜卻注意到了媽媽床頭柜上的一個相框。

相框里似乎是一張全家福。

白夜看着全家福,眼中閃過一絲瞭然,這個家裡,果然還有其他人。

照片里,除了爸媽,奶奶,他,還有一個看不清面容的紅衣小女孩。

這是一個以家為主題的副本,這個小女孩很可能也是家庭的成員之一。

不是姐姐,就是妹妹。

白夜將全家福放回原位,退出了房間。

現在只剩下一個房間沒有探索了,就是爸爸的房間。

白夜猶豫了一下,走到爸爸的房門前。

外界,夏國直播間前的水友們看到白夜居然打算違反規則進去爸爸的房間,都急了。

「卧槽,白哥,我叫你哥,別作死啊!Σ(っ°Д°;)っ」

「完犢子了,就知道這貨不靠譜!」

「國家高層呢,分析局還不趕緊發信息阻止他?」

「嗚嗚嗚,不敢看了……」

就在夏國民眾們着急的不行,分析局的夏局也決定用掉一次提示機會的時候,白夜停下了動作。

不是他想停,是因為門打不開。

爸爸的門被鎖了,白夜猜想應該是還不到觸發這個劇情的時候。

白夜深深地看了一眼爸爸的門,轉身回到了客廳坐下。

然後,拿起遙控器就打開了電視。

……

至此,外界的民眾們總算是放下心來。

「嚇死我了,還好門打不開。」

「哈哈,白哥剛剛都懵逼了。」

「樓上的,你多大,喊他哥?」

「我三十歲,但還在上幼稚園,怎麼,有意見?( ͡°ᴥ ͡° ʋ)」

……

夏國怪談分析局。

分析局的眾人也是鬆了口氣。

「這傢伙膽子太大了,要是真開門,只怕會有危險。」

「是啊,我倒是頭一次覺得規則怪談關於觸發劇情的限制是好的了。」

「嗯,規則怪談某些劇情是只有在特定時間才能觸發的,這也救了這小子一命。」

局長夏為國擺了擺手,示意眾人安靜。

「這一次確實有些驚險,不過暫時應該是沒什麼危險了,資料收集的怎麼樣了?」

負責整理情報資料的工作人員站了起來。

「報告,目前已知規則一是錯誤規則,從選中者發現的全家福照片,以及櫻花國村上野人的直播間內容可以得出此結論。

規則二、三、四、五、是正確的,從之前部分選中者觸發以上規則被詭異吞噬,得出此分析。

規則六、七、八、十一、暫時還未觸發,不能確定對錯。

規則九暫時還無法確定對錯,需要繼續觀察。」

夏為國點了點頭,但臉色不是很好看。

這些分析出來的東西幾乎沒什麼作用,他們的選中者白夜多半自己就已經知道了。

「繼續收集情報,不要放過每一個直播間的內容,再多分析出有用點的東西出來,各位可都是我夏國的精英!」

「是!」

分析人員們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可這才第一天,也不能全怪他們菜。

……

漂亮國,白色宮殿。

會議大廳內的氛圍有些不太好。

因為總統白燈又在摔雪糕了,原因是他們的選中者米森過於謹慎不敢進去媽媽的房間探索。

這也就導致了米森浪費了半天時間,啥有用的信息都沒有發現。

他們已經從夏國直播間那裡得知媽媽的房間有張全家福。

可米森不知道。

所以,他們只有兩種選擇,要麼發提示告訴米森,要麼就只能等着他們的米森什麼時候自己去發現了。

可是,米森在探索完客廳,廚房和衛生間後就直接縮回了自己的房間。

至少目前看來,他沒有一丁點想要探索媽媽房間的意圖。

「法克,米森這次的表現太差了,風頭全被夏國的人搶了!」

「那我們還發不發提示?」一個分析員小心翼翼地開口問。

白燈努力平復了心中的怒火,他怕自己再不消消氣就被氣暈了。

到時候之前的那個特靠譜肯定會蹦出來說他人老不中用,搞不好就把他擠下台了。

「發,告訴米森,他讓我們大漂亮丟臉了,讓他不要再畏畏縮縮,拿出我們漂亮國該有的氣勢來!」

「這……」

負責給選中者發提示的工作人員有些猶豫。

他覺得,沒必要這麼給米森施加壓力。

但,他只是個小啰啰,他在這裡沒有任何話語權。

他看向另一邊坐着喝香檳的一眾富豪們,如果他們願意開口,白燈肯定會考慮的。

可惜了,那幫傢伙才不會管那麼多……

嘆了口氣,他只能無奈地按照白燈的話發出了提示。

……

怪談世界。

漂亮國選中者米森正有些無聊地躺在床上,懷念着在現實世界的美好生活。

這時,他聽到了國家發來的提示。

聽到夏國選中者在媽媽的房間發現了全家福後,他的臉色頓時就不好看了,而在聽到後面國家指責他膽小怕事,給國家丟臉後,他的怒氣值直接達到了頂峰。

他起身,一拳頭砸在了床頭柜上,用力過度,手指關節都出血了。

他覺得國家高層簡直就是不可理喻,站着說話不腰疼的那種。

同時他也對夏國這一次的選中者產生了不小的興趣。

對於夏國選中者大出風頭一事,他倒是沒什麼感覺,反正早晚會被他弄死,就像曾經的楚河。

米森咬了咬牙,起身朝外面走去。

……

這一次的探索,大部分的選中者都沒有進入媽媽的房間。

自然的,他們也就不知道照片的事情。

因為開局的爸爸敲門事件,大部分國家用掉了第一次的提示機會。

不過現在才第一天,所以許多國家最後決定等下一次發送提示的時候,再告訴選中者照片的事情。

……

怪談世界。

怪談世界和現實世界的時間流速是不一樣的。

怪談世界的時間過得很快,此時時間已經來到了晚上,天已經黑了。

選中者們白天沒有遇到任何事情,基本都呆在房間苟着,餓了就出去吃詭異媽媽留下的飯菜。

白夜這會兒也已經回到了房間。

他看了看牆上的鐘錶,晚上七點了,可詭異父母還沒有回來。

白夜搖了搖頭,躺到了床上。

他感覺自己來到這裡,好像跟跟回了家裡似的。

雖然這個房子總是瀰漫著淡淡的血腥味,但他並不排斥,甚至還有點喜歡。

大概,是因為叔叔吧。

叔叔的身上也總是帶着淡淡的血腥味。

想到叔叔,白夜又想起了進入怪談世界前叔叔給他的吊墜。

白夜緩緩起身坐了起來,他將脖子上的吊墜從衣服里拉了出來。

看到手中的墨玉觀音吊墜正散發著淡淡的紅光,白夜有些疑惑,這玩意居然還會發光?

白夜又搗鼓了一陣,發現它除了會發光以外,並沒有什麼特殊的。

他撇了撇嘴,將吊墜塞回衣服里,便又繼續躺平了。

……

外界。

白夜不知道,他剛才的動作已經讓現實世界的人的快炸鍋了。

因為,眾所周知,現實世界的東西是不能帶進怪談世界的。

即便是衣服,也一樣。

無論你在進入怪談世界前是什麼打扮,進去之後都是統一的副本劇情人物的衣服。

剛開始水友們還以外白夜的吊墜是角色自帶的,其他選中者也有。

可當大家仔細觀察,卻發現是他們想錯了。

那個吊墜只有白夜一個人有。

這說明什麼?

說明這個吊墜是白夜自己的,可現實世界的東西怎麼可能會被帶進怪談世界。

要是真的可以,各國早就讓自家選中者帶着加特林和激光炮進去了,甚至核彈也不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