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杜十娘重生:老娘一百寶箱砸死你 杜十娘重生:老娘一百寶箱砸死你第4章 芍藥在線免費閱讀_安霧小說
◈ 杜十娘重生:老娘一百寶箱砸死你第3章 李甲在線免費閱讀

杜十娘重生:老娘一百寶箱砸死你第4章 芍藥在線免費閱讀

現在距離前世贖身還有一個月,那正是好是杜十娘和李甲濃情蜜意的時候,他幾乎天天都要來找杜十娘,估摸着他也快來了,正好杜十娘妝也畫的差不多了。

她刻意畫的憔悴許多,面頰蒼白,眉梢眼角下垂,雖美,卻是一派幽怨景象。

不一會,就聽見老鴇在樓下大聲道:

「不是我說啊,李公子,您好歹也是國子監的太學生,家父不也是那大官嗎?難道還缺這幾個錢?俗話說你們官宦人家手指頭縫裡漏出來的油水就夠我們平常人家吃好幾年的啦,可憐可憐老身,我家女兒們也要吃飯吶」

說罷周圍的女兒都笑出聲,還有膽大的跑上前去拉扯李甲的腰帶,故意打趣道:

「喲,李公子,又來找十娘呀,她可是頭牌,身價高着呢,你如今連簪子都送不起她,她可不會來啦,不如來找我們幾個玩呀,我們可不用這麼高——」

「行了芍藥,李郎,是我……妾來遲了」

沒等芍藥說完,就被突然出現在樓梯口的杜十娘打斷。

芍藥向來和杜十娘不大對付,從小到大她們二人的才情名氣都不分伯仲,但是杜十娘壓她一頭的次數總歸多些,如今有機會揶揄十娘,芍藥自然不會缺席。

這些話前世也說過,而且說的大聲,本來就是說給杜十娘聽的,為的就是羞羞她,讓她趕李甲走。

噔噔噔。

杜十娘下了樓,以袖掩面,做害羞狀,另一隻手去拉李甲。

頂着老鴇和其他姐妹的目光杜十娘拉着李甲上了樓,她這下子真有點羞愧了,卻不是因為少女懷春,而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和男人不清不楚的拉拉扯扯。

她感覺臉龐火燒一般,但是一想到自己畫的是病弱怨婦妝容,又將輕輕掩面的手放下了,巴望着涼風襲面可以讓面頰緋紅消退。

進了房間,杜十娘還是順其自然,免得到時候叫李甲看出端倪。雖然李甲蠢到不可能看出來。

她和李甲並排坐在床上,依偎在李甲身邊,頭靠在他肩上,一副小鳥依人的架勢,眼淚卻滴滴答答從眼尾滑落,順着李甲前臂面的衣物滑落,滲進去形成一片陰影。

李甲卻獃頭巴腦的沒注意,杜十娘心裏暗罵李甲是個睜眼瞎,女人在身側落淚,還是絕世美人,他居然毫無察覺。

杜十娘忍不住在心裏吐槽自己前世是怎麼看上這個呆木頭傻子的,不成想沉默好一陣的系統突然道:

「宿主,因為前世你還處於劇情當中,愛李甲是你的設定。但是這輩子你已經覺醒了,請把握好機會。」

杜十娘被突然出聲的系統嚇得抖了一下,這下子倒真是引起了李甲的注意,他偏過頭,看見杜十娘那副我見猶憐的模樣,心中一動問道:

「十娘,你怎麼了?」

「妾,妾身,恐是見不了公子幾面了……」

杜十娘言罷,以袖掩面嗚嗚咽咽的哭起來。

給李甲看的手忙腳亂給她拿袖子擦淚。

「怎麼了這是?你媽媽難為你了?」

杜十娘不語,只是止了哭聲,默默擦淚。

這下子任由李甲再傻也看出來了,這是默認了。

「那,那這可如何是好?」

杜十娘聽到這句簡直想呼李甲一下,這人居然還問到自己頭上了,果真是個沒主見的窩囊廢,自己從前怎麼看上他的?杜十娘暗下琢磨着,最後得出結論:

一定是愛情話本看多了,待會就去把那些害人玩意全扔了。

長久的沉默讓李甲也感受到了空氣里流淌的尷尬,他再次開口道:

「十娘,不如這樣,我先回江南家裡求一求我父親,等我拿了錢就回來贖你出去,可好?」

杜十娘心道壞了,這小子要跑。

今天若是真讓他走了可就回不來了,李甲沒主見,性格軟弱,很容易聽別人三言兩語就改變自己的行為和立場,等他回老家要不了兩天肯定就把自己拋到九天雲霄後了。

「宿主,道德綁架他」

這時候系統適時出聲提醒道。

杜十娘還是沒有適應自己腦海里突然會傳出聲音這個事實,又一次被系統嚇得抖了一下,只得將計就計,再次掩面假哭起來:

「嗚嗚不,不,李郎,你可是要拋下妾?你回了江南難道還能念的起妾嗎?」

李甲聽了這話卻沒有像想像的那樣面帶羞愧,打消離開的念頭,反而轉過身扶住杜十娘的肩膀,語氣鏗鏘堅定道:

「不,我一定會記得你的!」

這傢伙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啊!!?

杜十娘簡直要崩潰了,你有病呀大哥,她上輩子一定也是腦袋有泡才會決定託付終身給李甲。

系統顯然也沒料到李甲是個徹頭徹尾的二貨,幽幽說到:

「宿主,用我這個時空的話來說,他的眼神已經堅毅的快要入黨了」

杜十娘已經沒力氣吐槽眼前的呆瓜和腦海里說風涼話的系統了。

只得也將雙手拍到李甲肩頭,目光同樣堅毅的回望向李甲,說道:

「李郎,不必,妾去求媽媽便是」

「好,十娘有心了!那就靠十娘了!」
??正常人不應該關心一下自己的嗎

按理來說自己的女人因為自己沒錢而受委屈去求人,這人再怎麼說也不應該是這個態度吧。。。

杜十娘算是徹底明白這傢伙腦迴路不正常了,就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維去揣度他的意圖,自己的計劃還應該再靈活一點。

杜十娘撲倒李甲懷裡繼續抽噎着裝可憐,心裏卻想把這個二愣子打出房間去,又和他裝模作樣說了好些體己話,恩愛半天才依依不捨的一同睡去。

是的,李甲和她住在一塊。

因為他沒錢了。

李甲的父親是江南布政使,本是個肥差,家裡不差錢,還給李甲捐錢進了國子監做太學生,但是李甲自己不爭氣,拿着家裡的錢不好好讀書反而跑出來狎妓,把錢都花光了,身邊朋友都恨不得離他二里地遠,也就只和柳遇春有些交情了,原因也很簡單

——柳遇春和他約着一塊狎妓呢。

這倆是一個狐朋一個狗友,杜十娘躺在床上腹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