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顏瑾謝雪清開局被弄死

第2章 顏瑾謝雪清娘親的小福星

這本書屬於無腦文,大家就看個快樂就好了

顏瑾穿越了。

和別人的穿越不同,她穿成了一位剛出生的奶娃娃。

經過打量,她判斷自己穿的這家人家庭條件應該還是很不錯的,以後自己可以享福擺爛了。

只是,這個想法出現不到三秒鐘,顏瑾就遭受到了出生以來最大的危機。

這個抱着她的嬤嬤趁着大家都沒注意到這邊的時候,正拿着一個細小的瓶口往她鼻子跟前湊。

濃烈嗆鼻的氣味讓她整個人都快要不行了。

不僅如此,對方還用衣袖遮擋住了她的臉,試圖捂死自己。窒息感撲面而來,顏瑾只覺得命不久矣。

靠,這個不要臉的老傢伙,竟然對一個孩子下手,服了!

娘,娘親,救命啊!

因為太過於弱小,又被擋着無法出聲,出於求生的本能,她在內心瘋狂喊娘。

謝雪清因為剛剛生完孩子身體很是疲憊,還沒來及的看自己的孩子,就在丫鬟春雨的攙扶下準備休息片刻。

突然,她躺下的身體微微凝固。

剛剛她的腦海里,怎麼會有孩子的聲音?

下意識的環顧了一圈,發現沒人說話,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正準備繼續躺下,那腦海里的聲音再次出現。

娘,救命啊!再不救我真的就死了!

顏瑾只覺得自己的呼吸越來越微弱,想哭還沒法哭,只能拚命揮動四肢,試圖自救。

這下,謝雪清是徹底聽清了自己腦海中的聲音。

她猛的坐直了身體,警惕的看向周圍。

春雨看着自家夫人的舉動,也下意識看了周圍一圈,什麼都沒發現。

小心翼翼上前詢問,「夫人?您這是怎麼了?」

謝雪清緊緊的握住了貼身婢女的胳膊,眼神警惕的看着周圍,試探着問道:「你剛剛,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夫人,您怕是太累了,產生幻聽了吧!這屋子裡加上您和小姐就四個人,剛剛沒有人說話。」

「你說是吧,王嬤嬤。」

春雨將目光投向了站在角落裡安靜的如同隱形人般王嬤嬤。

試圖用第二個人來證明她說的話才是真的。

見一主一仆的目光都看了過來,王嬤嬤下意識鬆開了捂着顏瑾臉的袖子。

心中惋惜,恐怕這次的任務要失敗了。

她面色如常道:「老奴剛剛並未聽到有人說話,定是夫人太累了。」

見周圍的人都這麼說,謝雪清輕輕鬆了一口氣,就在這時,她的腦海里再次傳來了剛剛那碎碎念的童聲。

差一點點我就被這個老傢伙用袖子捂死了,劫後餘生啊!

不行,再待在這個人身邊,她遲早要完!

為了活命,顏瑾用盡了自己吃奶的力氣,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此刻,什麼大人的顏面,她統統扔到一邊,活命才才是最重要的。

這次,謝雪清準確的將目光落在了自己那剛生出來的女兒身上。

剛剛,那是自己女兒的心聲?

這莫不是妖怪?剛出生的小孩子怎麼會有這麼多話?

不僅如此,她還能聽到?

謝雪清一時間只覺得渾身冰涼,看向嗷嗷大哭的女兒時,身體都在止不住的微微發抖。

一旁的春雨並未察覺到謝雪清的異常,見顏瑾哭了,還以為孩子想母親,第一時間就從王嬤嬤那裡接過了孩子,抱到了自家小姐面前。

「夫人,你看小姐多可愛啊!剛出生就白白嫩嫩的,和其他小孩子一點兒也不一樣。」

春雨看着小小姐,心裏軟的一塌糊塗,而謝雪清卻是有些害怕,身體不由自主的往後縮了縮。

但對上自己女兒那澄澈的眸子時,她又心軟了。

怎麼說也是自己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孩子,當初可是一心一意祈禱這個孩子出生的。

心中努力鼓足了勇氣,謝雪清這才將顏瑾從春雨那裡抱了過來。

顏瑾看着自己眼前的母親,知道自己目前是安全了,哭聲漸漸小了起來,隨即臉上還努力揚起一個笑容。

她的娘親真好看啊!

一雙杏眸水汪汪的,皮膚細膩雪白,生產的疲憊沒有半點將她的美貌削弱,反而是讓她更加惹人憐惜。

娘親貼貼!

謝雪清看着懷裡的小傢伙,頓時心軟了。

仔細想想,從聽到小傢伙心聲到現在,對方除了求生就是誇她,並未有什麼過分的想法。

或許是因為老天見她可憐,早死了丈夫,又獨自操持着這偌大的家業,才會將這個孩子送到她的身邊的。

生出這樣的想法後,謝雪清的心逐漸安定了下來。

隨即,想到自己剛開始聽到的心聲,不動聲色的打量了一眼站在角落的王嬤嬤。

這老嬤嬤平日總是悶聲不說話,做事也是妥帖穩重,跟在她身邊也有一年多了,應該不會做出這等喪心病狂的事情。

說不定是對方剛剛不小心的。

就在這時,王嬤嬤開口道:「夫人,我去看看小廚房看看給您熬的魚湯好了沒。」

謝雪清微微點頭,沒過一會兒,就見王嬤嬤端着魚湯進來了。

謝雪清剛準備要喝魚湯,突然一旁的顏瑾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哭聲。

這讓她不得不將勺子放下,將女兒抱了起來,試圖哄一哄。隨即再次聽到了女兒的心聲。

娘親別喝啊!這魚湯里有毒!

這老逼登壞的很,在裏面下慢性 毒藥了,喝多了脾氣暴躁,最後徹底成為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

原本顏瑾還在想自己穿越到了什麼地方,在聽到魚湯那兩個字的時候,頓時覺得這個場景無比熟悉。

她想起來了!這不是自己穿越前看的那本《盛世嬌寵,侯爺夜夜寵》書裏面的角色嗎?

難道,自己這是穿書了?

顏瑾原本是一名社畜,每天起早貪黑,放鬆娛樂也就是看看小說。誰能想到,一睜開眼睛,就穿進書里了!

要是穿成大人也就算了,穿成這剛剛出生的小孩子,除了吐泡泡睡覺,還能幹嘛!

最重要的是,開局就差點被害死。

可惡的老天爺,穿也就算了,能不能給自己一個好一點的身份。

想到那無比熟悉的劇情,顏瑾猜測,她肯定是穿成了書中惡毒女配謝雪清的女兒。

當時看書的時候,因為這個女配的女兒和自己姓名一樣,並且開局就被弄死了,這才讓她深刻記住了這個劇情。

想到這裡,顏瑾心中忍不住輕嘆一口氣。

書中她的這個便宜娘親的結局可不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