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背屍匠 第8章_安霧小說
◈ 第7章

第8章

王光棍的屍體被盜,這可不是個小事,我趕緊報告給村長,讓他過來看看情況。

村長到了之後,檢查了一下那些被砍碎的棺材板說道:「看樣子這是有人故意報復啊。」

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在我們農村確實經常有人盜死人屍骨去賣錢。不過那些人一般都是悄無聲息的把屍體拿走,明目張胆破壞墳墓的擺明是有仇。

而說道和王光棍有仇的,怕就是那個姓孫的女人了。

上次她雖然被我們趕跑了,但一定是懷恨在心,所以趁大家都不注意的時候,派人盜走了王光棍的屍體。

現在這事情可不太好辦了,我爹說過王光棍的屍體一定要妥善處理,一旦處理不好,可能會害了全村的人。

我和村長商量了一下,決定去找那個姓孫的女人家裡看看。

但是我們到了那個姓孫的女人家裡,她卻一口否定了自己和這個事情有關。

人家不承認,我們又沒有任何的證據,只能灰頭土臉的回到村子。

這樣也不是個辦法,我們現在必須要找到王光棍的屍體,要是晚了怕會出現其他的亂子。

我們把村裡人分成幾組,大家一起進山尋找。可是我們一連找了幾天,卻連王光棍的一絲頭髮都沒有發現。

村長本來還想繼續尋找,但是大家已經怨聲載道,沒有辦法,這個事情也只能擱置下來。

接下來的幾天還算平靜,不過到了大概第七天的時候,村長突然給我打了個電話,叫我去背屍。

一開始我還以為是村長找到了王光棍的屍體,但是談了幾句之後,我發現死的原來是我們村裡的劉醫生。而出事的地點,竟然是卧虎口。

卧虎口那有一條盤山公路,本來就經常出現交通事故,劉醫生死在那裡,估計是出了車禍。

可是等我到了卧虎口一看,劉醫生並不是死於車禍,而像是被一隻野獸給咬死的。

他全身是血的躺在路邊,旁邊他兒子哭個不停。

劉醫生是我們村子裏的赤腳醫生,上世紀七十年代就到了我們村子行醫,以前和我爺爺還是酒友,現在他這麼一死,我這心裏也不太舒服。

聽劉醫生的兒子說,昨天晚上的時候,劉醫生爺倆剛從別的村看病回來,騎着單車路過卧虎口。

他們知道這裡容易出事故,就騎的慢一些。不過就因為騎的太慢,旁邊山坡上突然衝出來一隻白色的野獸,一口咬住了劉醫生的脖子,害了他的性命。

聽完了他兒子的話,我馬上檢查了一下劉醫生的屍體,他的脖子上的傷口最大,全是撕裂傷。

而且在傷口裡邊我還找到了一顆斷裂的牙齒,又尖又鋒利,確實應該是野獸的。

劉醫生這屍體被毀壞的很嚴重,整個腦袋都要掉了,我不能直接背,只能先拿出針線,把他的腦袋縫回去再說。

一番忙活,劉醫生的腦袋總算是縫到了脖子上,不過在處理他傷口的時候,我發現了一根很長的白毛。

與其說這是一根白毛,倒不如說是一根白色的頭髮更貼切,看來這次的事情並不簡單。

我沒有馬上告訴村長這些事情,而是先把劉醫生的屍體背回村子。

等到從劉醫生家裡出來,我才找到村長說道:「村長,你看看這個是什麼?」

說話的同時,我把找到的那根白毛遞給了村長。

他看了看白毛,皺着眉頭說道:「好像是根白頭髮,給我看這個幹什麼?」

我馬上解釋道:「村長,這個是在劉醫生傷口發現的,劉醫生的兒子不是說襲擊他們的是一個白色的野獸嗎。我看這倒不一定,你說會不會是失蹤的王……」

還沒有等我說完,村長的眼睛已經瞪的很大,他馬上在旁邊接到:「你意思王光棍被丟到卧虎口,而且又屍變了?」

我點點頭,沒有說話。

知道了這種可能性,可是急壞了村長,本來王光棍的事情都已經解決了,結果被那個姓孫的女人一搞,又害死了劉醫生。

現在最重要的是,我們要知道王光棍到底在哪裡活動,這樣我們才能進行抓捕行動。

好在我們村長對於附近比我更熟,他想了想說道:「我記得卧虎口旁邊有一片亂葬崗,以前在這裡出事故的人如果沒有親人領回,就都丟在了那裡。

你爺爺說過,那裡都是些無主的鬼,要是把人的屍體埋在那裡,就會被百鬼吞噬,永世不得輪迴。

這個姓孫的女人夠狠的,她一定是知道這個事情,就把王光棍埋在了那裡。」

現在這個事情可是變得越來越複雜了,之前王光棍只攻擊仇敵,現在卻已經開始無差別的攻擊村民。如果要是繼續放任下去,我們村子可就真的完了。

村長只能再次召集起大家,給大家說明現在都情況。為了保命,我們村子裏的老少爺們只能一起上陣,拿着武器直奔卧虎口。

村長所說的那片亂葬崗就在卧虎口旁邊的山坡上,這裡雜草叢生,亂石遍地。我們雖然常年在山溝裡邊走,但是這樣的道路也讓我們寸步難行。

好不容易爬上了卧虎口旁邊的山坡,果然發現這裡有好大的一片墳地。說是一片墳地,其實只是一大堆土包,連個墓碑都沒有。

這裡似乎經常有野狗出沒,不少的土包都已經被挖開,裡邊的屍骨被拽的滿地都是。

大部分屍體都已經變成了白骨,還有一部分沒有完全腐爛,上邊殘留的血肉,散發出腥臭的氣味。

我經常接觸屍體還算習慣這種味道,有些人受不了直接吐了一地。

村長現在着急的不行,馬上安排大家四處搜索,看看能不能找到王光棍的蹤跡。

找了一會兒之後,我們發現在墓地的中間有一個深坑,這裡都是被新翻出來的土。而在這深坑的底部,我們還看到了幾件破掉的衣服。

這些衣服我認識,都是王光棍兒下葬時候穿的。

在這些衣服上邊,粘着很多又長又粗的白毛,和我之前發現的一模一樣。

雖然我還不清楚王光棍為什麼再次屍變,但是我只知道現在已經到了不得不消滅他的地步了。

我們搜遍了整個亂葬崗,也沒有找到王光棍兒的蹤跡,不過他昨天既然在卧虎口旁邊襲擊了劉醫生,現在應該還在這一帶活動。

我們大家商量了一下,決定帶着人到道路旁邊埋伏。這個傢伙如果繼續在道路旁邊游竄,就一定會再襲擊別人。

村長讓大家準備好了很多鋼叉,這些鋼叉都是大家以前捕獵用的,他的兩根鋼刺又尖又硬。光棍就是變得再厲害,鋼叉也能把它刺穿。

我們大家拿着武器,就躲在路邊的小樹林之中。不過今天晚上特別奇怪,卧虎口這邊一輛車都沒有路過。

要是一直沒有人路過,那王光棍估計也不會出現啊。

就在我們要打算放棄的時候,突然聽見道路的另一頭,傳來了一陣女人的笑聲。

沒過多久,我看見不遠處來了兩輛單車,這兩個女人,一老一少,應該是一對母女。

又過了幾秒鐘,她們已經到了我面前只有十幾米的地方,這時候我才看清,這兩個女人我認識。

歲數大點的是村長的媳婦,而那個歲數小的,就是我的未婚妻唐婉婉。

來的人是誰不好,竟然是她們兩個,要是現在王光棍就在附近活動,她們兩個可能會有危險。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聽見嗖的一聲,一個渾身長着白毛的怪物從一塊大石頭後面躥出,筆直的朝着唐婉婉飛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