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之前王光棍殺死棺材鋪老闆的時候,好多人都在場。現在王光棍兒的屍體一失蹤,可是嚇壞了村裡人。

特別是棺材鋪的那幾個夥計,之前還對陳姐動了歪心思,現在生怕王光棍找上門。只能幾個人一起躲在棺材鋪,根本就不敢回家。

我們村長看這樣也不是個辦法,就讓大家集中到村委會。一是大家在一起比較安全,第二也是想商量個解決辦法。

我們村長叫唐遠,是個地道的湘西漢子,人實誠,又有辦事能力,我們大家都服他。

到了村委會之後,村長對大家說道:「各位,王光棍的事情大家應該都聽說了,這傢伙活着的時候就不幹好事,想不到死了還要害咱們村子。

大家現在一起想想辦法,看看怎麼才能除掉這個禍害!」

大家聽見了村長的話,馬上就七嘴八舌的說了起來。

有幾個婦女說道:「都是那個小狐狸精惹的禍,現在就應該把她趕出去,讓她有多遠滾多遠。」

被這幾個婦女一起鬨,旁邊又有人哼了一聲說道:「這個小狐狸精這麼喜歡男人,咱們不如來個引蛇出洞,再找個男人去她家,假裝和她有事,說不定就能把王光棍那個死鬼給引出來!」

你還別說,這還真是個好主意,大家商量了一下,準備讓一個男人去王光棍家當誘餌,其他人在外邊埋伏,這樣一定可以抓住王光棍。

不過這個時候,突然有人喊了一句:「到底誰去當誘餌啊?」

是啊,這是個玩命的活,誰敢去啊?

村長他要留在這裡主持大局,自然不能去。而其他男人現在是有這心沒這膽,更不想趟這渾水。

大家本來還說的熱火朝天,突然又陷入一片沉默。

就在這個時候,村長慢慢的走到我的身邊,拍拍我的肩膀說道:「小飛啊,你能不能幫大家這個忙。畢竟你是背屍匠,對付屍體比大家有經驗。」

有沒有搞錯,為什麼要讓我去!我本來並不願意,但是村長親自過來求我,我總要給他點面子。

畢竟當初我們家最困難的時候,村長沒有少接濟我們。想來想去,我也只能咬牙答應下來了。

不過我剛答應完這個事兒,馬上就有點後悔了。村裡邊現在除了陳姐呆在家裡,剩下所有人都去了村委會。

我朝着陳姐家走,發現整個村子裏邊漆黑一片,一點生氣都沒有,偶爾還傳來幾聲狗叫,真是怪嚇人的。

走了能有十幾分鐘,我才到了陳姐家,不知道是不是出於害怕,陳姐把外邊的大門鎖死了。我在外邊敲了半天,屋子裡邊一點迴音也沒有。

不好,屋裡這麼安靜,陳姐不會已經出事了吧!

我沒有時間再多想,馬上翻牆跳入院中,我看見屋子的門微微掩着,裡邊好像有些聲音。

我一個箭步沖了過去,剛推開門,一個擀麵杖直接朝着我砸了過來。

好在我身手比較靈活,輕鬆的躲開了攻擊。這時候我才發現,剛才襲擊我的原來是正在發抖的陳姐。

看見是我,陳姐突然丟下了擀麵杖,一把就抱住了我。我還沒有說話,陳姐已經哭的跟個淚人似的。

「小飛,你咋才來,剛才我當家的好像回來了,我都要被嚇死了!嗚嗚嗚……」陳姐哭着說道。

我看見陳姐哭的兩眼通紅,突然感覺有點心疼。她一個女人被弄到這裡嫁給王光棍,本來已經很苦了,現在還遇到這樣的事情,換成別人可能早就崩潰了吧。

此時我只能一邊捋捋她的頭髮,一邊安慰她說道:「陳姐,不用怕,我這不是來保護你了嗎。」

陳姐聽見我這麼說,才稍微收了些眼淚。

不過這個時候,我聽見外邊突然傳來撲通一聲,好像有什麼東西落到了院子當中。這東西落地的聲音很悶,絲毫沒有生氣,應該不是活物。

我看情況不妙,馬上關好房門,把擀麵杖插在門栓上,希望可以拖延一些時間。

與此同時,藉著外邊的月光,我看見有個黑色的人影一步一步朝着房門走了過來。

這身影又瘦又高,走起來搖搖晃晃,絕對是王光棍無疑。

陳姐看見外邊的人影,身子抖的更厲害了,我只能用一隻胳膊死死抱住她,又用另一隻手捂住她的嘴,生怕她發出一絲聲音。

果然不出我所料,幾秒鐘之後,那個人影已經走到了門口,他用自己的身子撞了幾下門,發現根本就撞不開之後,隨後就朝着旁邊的窗戶走去。

當他走到窗邊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張青綠色的臉,他面部的肌肉有些變形,但是我仍舊可以分辨出來這就是王光棍。

此時他正用蠟黃的眼睛朝屋裡看,我看見這種情況,馬上帶着陳姐,鑽到了他們家的床下邊。

陳姐他們家的床不大,下邊塞兩個人顯得有些擁擠。我們兩個只能緊緊貼着對方,有時候碰到她身上柔軟的地方,我都會感覺一陣燥熱。

不過現在可不是該尷尬的時候,咔嚓一聲,王光棍打破了窗戶的玻璃,開始往屋裡鑽。

我再次捂住陳姐的嘴巴,做了一個噓的手勢,同時自己也不敢再亂動。

如果是白天碰到屍變的王光棍,我還真不害怕。白天陽氣足,他沒有什麼能耐。

但現在可是三更半夜,而且今天還是個滿月,他身上的屍氣很重。就是我爹來了,也不一定能擒住他。

現在我只能希望村長早點帶人過來,人多力量大,或許還可以一搏。

眼看着屍變的王光棍離我越來越近,我額頭上的汗不由得流了下來,啪的一聲輕響。我的一滴汗珠落到了地上,發出了這細微的聲音。

而現在的王光棍,聽覺似乎十分敏銳,居然真的順着聲音朝着床鋪走了過來。

壞了,這還真是怕什麼就來什麼。

剛到床邊,王光棍突然變得狂暴起來。

咣的一聲,他掀翻了整個床鋪,把我和陳姐都暴露在外。

趁着他還沒有搞清楚狀況,我馬上抓住陳姐的手,想先帶她跑到院子外邊再說。

可是我們還沒有跑出兩步,陳姐卻被破碎的床板絆了一下,直接摔倒在地上。

我還沒有把陳姐扶起,王光棍如同蠻牛一樣朝着我撞了過來,咔嚓一聲,我直接被撞到門上,肋骨好像都要斷了。

我本來以為他會繼續攻擊我,但他的注意力似乎都在陳姐的身上,他把自己的嘴巴張到最大,口水不停的往外流,似乎是想活吃了陳姐。

陳姐此時眼神已經渙散,連躲閃都不知道,只是傻傻的坐在地上,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

我看見情況不妙,馬上拿起一塊被撞碎的床板,使出全身力氣,直接朝着王光棍腦袋上砸了過去。

但是這個傢伙比我想像的還要敏捷,眼看着我就要打到他,誰知道這個傢伙身形一閃,直接躲開了我的攻擊。

不過我也沒有浪費這次的機會,丟掉床板抱住陳姐,繼續朝着門口退去。

沒有跑出兩步,我後背一熱,我回頭一看,王光棍的爪子已經抓到我的後背上。轉眼之間,我的背後已經被劃的皮開肉綻。

完了,這次真的是完了,我現在受了重傷,疼的不行,怕是沒有跑的機會了。

就在我絕望之際,院子外邊突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我回頭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牆外傳來了衝天的火光,與此同時,我突然聽見外邊一個熟悉的聲音喊到:「小飛,沒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