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2章(2)

>

我背着工具到了陳姐家裡,聽見屋子裡邊傳來了一陣陣女人的哭聲,而在外邊還有一大群圍觀的村民。他們一個個說三道四,可是沒有什麼好聽的話。

我沒有理會他們,徑直走進了屋子裡邊。可是看見屋子裡邊的情景,真是讓人倒吸一口冷氣。

只看見在屋子裡邊,陳姐衣衫不整的躲在牆角,而在旁邊的床上,躺着兩具屍體。

其中一具是之前電話里說的棺材鋪老闆,另外一具居然是王光棍。

王光棍死了已經有幾天,屍體已經有些腐爛,全身的皮膚變成了綠色,上邊還能看見一些黑色的血管。他的嘴巴張的很大,看起來好像要吃人。

而那個棺材鋪老闆的脖子被王光棍死死掐住,眼睛直往外凸,看樣子是被活活掐死的。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之前王光棍確實有屍變的跡象。不過我,已經在他口中放了壓口錢,大家又把他好好安葬,沒有道理再詐屍啊?

等一下,棺材鋪老闆一絲不掛的死在床上,旁邊的陳姐又衣衫不整,莫非……

我正在那裡胡亂猜測着,旁邊一個棺材鋪的工人突然拉了拉我,小聲說道:「小飛,這事你別管,都是我們老闆自己作孽,王光棍死了還被他戴綠帽,你說他能不出來報復我們老闆嗎?」

聽見了這個工人的話,我才大概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後果,之前這些工人一直和陳姐示好,確實是想把陳姐搞到手。

那天王光棍出殯的時候,棺材鋪老闆正好也過來看看情況。他一看這個陳姐年輕漂亮,就動了色心。

不僅免了陳姐辦喪禮的費用,還給了她一些錢作為資助。

陳姐看這棺材鋪老闆這麼豪爽,很快就上了道,一來二去的,兩個人就搞到了一起。

聽見了他們都話,我就都明白了。我說這些工人為什麼突然不來陳姐家裡,原來就是因為棺材鋪老闆啊。

不過話說回來,棺材鋪老闆雖然好色,但其實也是個好人。當年我爺爺出殯的時候,他也是沒有收一分錢,還送了我爺爺一口上好的棺材。現在他就這樣死了,我心裏也有點不舒服。

不舒服,歸不舒服,但是這活還是要干,只是他們兩個現在的姿勢有些尷尬,兩個人扭打在一起,王光棍的手指都插到了棺材鋪老闆的肉里,這可怎麼把他們分開啊?

沒有辦法,我只能讓大家一起來幫忙,這王光棍的手現在跟鐵鉗一樣,我們用力的拔出他的手,結果把棺材鋪老闆脖子上的肉都撕掉了。

等我們把兩個人分開,棺材鋪老闆也變得血肉模糊了。

我按照之前的辦法,分別把他們兩人的屍體背到院子當中。不過這不背還好,外邊圍觀的人一看到兩個人的屍體,什麼難聽的話都說出來了。

有的說:「你看看,這王光棍臉都綠了,一定是在地下知道自己被戴了綠帽子,今天正好頭七,他就回來報仇了。」

還有的說:「可不是嗎,我看那個姓陳的女人就是個狐狸精,趕快把她趕出去,要不然村裡的老爺們還要遭殃!」

短短几天時間,陳姐就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現在她的精神已經崩潰,只是躲在屋子裡哭,根本不敢出來。

我本來想過去勸勸她,但是感覺村裡人說的也有些道理,我還是不要多管閑事了。

棺材鋪老闆的親人很快把他的屍體領了回去,而王光棍因為兩次詐屍,只能暫時停在院子當中,誰也不敢去動。

現在這個事情我已經解決不了,只能給我爹打個電話,讓他儘快回來看看情況。

不過我爹還沒有回來,卻又發生了一件怪事,本來停在院子里的王光棍,突然消失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