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背屍匠 第2章_安霧小說
◈ 第1章

第2章

我叫李雲飛,家住在湘西的一個小山村之中,窮鄉僻壤,日子過的很苦。

不過聽我爹說,我們家祖上的時候,也曾經闊過。

民國時候,我們家是附近一帶有名的地主,家裡田地宅院多的數不清。

可惜後來日本鬼子來了,我們家多年的基業也就全跟着毀於戰亂了。

好不容易熬到解放,我太爺爺卻被人告發說以前是個地主,不僅沒有分到一寸土地,還被扣上個高帽子遊街示眾。

太爺爺當時年紀已經很大,被放回來沒多久就病死了。而當時只有十幾歲的爺爺,就成為了家裡的頂樑柱。

我們家本來就沒有分到土地,再加上這地主的出身,想去公社掙點工分換口糧都不可能。

無奈之下,我爺爺一咬牙就去幹了個所有人都不願意乾的差事,背屍匠。

都說我們湘西有三奇,背屍匠,撈屍人,趕屍的先生不入門。

這三個職業都是和死人打交道的,但是其中最苦的絕對要屬背屍匠。

無論是那些掉到山溝里的,還是出車禍死的,只要僱主出錢,你就得上山下谷的給人家背。

爺爺是個有志氣的人,不想一輩子當個普普通通的背屍匠,所以他並沒有蠻幹,而是找了當初湘西最有名的一個老背屍匠學藝。

再加上他聰明好學,不到三年就已經小有名氣。又過了幾年,他已經取代了那個老師傅,成了湘西最出名的背屍匠。

爺爺有了名氣,找他背屍的人也多了起來,沒幾年爺爺就重新置辦出一份家業,還給我爹娶了媳婦。

不過正所謂樹大招風,二十年前,有個外地人突然找到了我爺爺,求他背屍。

而他所說的地方,就是離我們村不遠的卧虎口。

卧虎口位於卧虎山,是一處很深的斷崖,那裡經常發生事故,陰氣瀰漫,沒有人願意去那裡背屍。

爺爺本來想拒絕,但是那個人給了很高的價格,足夠讓我們一家子安安穩穩過下半輩子。

而且爺爺感覺要是拒絕的話,也有損自己的名聲,想來想去,他決定冒險去卧虎口走一遭。

不過我爺爺臨走之前還是留下了一句話,要是三天之後他還沒有回來,那就不要再去找他了。

一天,兩天,轉眼之間就已經到了第三天,爺爺還是沒有回來。我爹去卧虎口找過幾次,除了找到一條斷掉的繩子,什麼線索都沒有。

這還不算什麼,到了第七天的時候,爺爺居然背着自己的屍體回來了!

我聽我爹說,當時家裡正準備給爺爺辦頭七,突然聽見有人敲門。打開門之後,發現門口居然站着一個和爺爺一模一樣的紙人,它背上背着的正是死去多日的爺爺。

當時在我們家幫忙的人很多,大家看到這一幕都嚇壞了。不過有明眼人說,爺爺這一定是知道這次去是有去無回,所以就提前做好了這個紙人,讓紙人在自己死後把他給背回來。

後來這紙人背屍的事情被傳的越來越神,都快把爺爺說成了活神仙。

我爺爺把自己背了回來,總算是挽回了自己的名聲。

爺爺的名聲雖然保住了,但我們家裡的日子可不算好過,奶奶因為傷心過度一病不起,沒有兩年就過世了。為了給奶奶治病,家裡也欠了不少的外債。

我爹除了和爺爺學過背屍,也沒有其他的手藝,只能操起老本行,繼續幹着背屍匠的工作。

好在我爹踏實肯干,沒過幾年,總算是闖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等我長大了一些,我爹又把背屍匠的手藝傳給了我。現在我爹常年在外背屍,而我則負責村裡。

我們村子不是很大,平時也沒有什麼活,清閑的很。

這天周末,我正在家裡睡懶覺,不過一早就有人來我們家砸門。我心想不好,一定又是哪家的老人去世了。

可是等我打開大門一看,門口卻站着一個漂亮女人。

這個女人我認識,姓陳,具體叫什麼我不知道,反正是村裡王光棍新娶的媳婦。

說起這個事情,我這心裏就窩火,王光棍一輩子遊手好閒,不幹好事,這六十多歲了,卻娶了這麼漂亮的老婆。我這樣的大好青年,卻還是單身。

但我也聽別人說過,這個女人可能不是自願,而是被王光棍買回來的。

這女人這麼早來找我,不會是王光棍出事了吧?

還沒有等我開口,這個女人突然哭了起來:「小兄弟,你爹在家嗎?我當家的沒了!」

我只能安慰她說道:「姐,我爹沒在家,有什麼事情和我說就行。」

女人聽見我的話臉有點紅,只是告訴我趕快跟她回去,到了就明白了。

我拿着工具和他回了家,剛進入他家中,我就發現王光棍躺在床上,腰弓着,嘴巴邊上有白沫,手上好像抓着什麼。

看樣子,他這是死於馬.上.風啊。

我看見旁邊桌子上放了一大堆補藥,娶了這麼個漂亮媳婦,王光棍也是拼了。

不過現在我這也不是笑話他的時候,還有正事要做。

人死了之後屍體都會變得特別重,我雖然是個大小夥子,但是想搬運王光棍也不是個容易的事情。我只能叫王光棍的老婆過來搭把手,我先把王光棍背起來再說。

我們兩個人各抓住王光棍一隻手,想把他從床上拉起。可我們已經使出了吃奶的力氣,王光棍卻是紋絲不動。

我爹說過,死人不離床,必定是橫死。

既然是橫死,那這個屍體我是不能背了。因為在我們背屍匠的行當里,可是有三不背。

橫死之屍不背,無主之屍不背,不腐之屍不背。

這三種屍體都極為邪氣,我們背屍匠本來就因為常年與屍體接觸有損命格,如果要是再背這三種屍體,必遭災禍。

想到了這裡,我只能後退了兩步對王光棍的老婆說道:「姐,王光棍是橫死的,這個屍我背不了啊。」

聽見我這麼說,王光棍的老婆哭的更厲害了,她突然一把抱住我說道:「小兄弟,你幫幫忙,我當家的就這樣死在家裡,我害怕的很。只要你幫我背屍,我什麼都答應你!」

說句實話,這個王光棍我是真不想背。當年找我爺爺背屍的外地人,就是這個王八蛋介紹過來的。要是沒有他當這個中間人,我爺爺或許就不會死了。

可是這女人一直抱着我,弄得我有些尷尬,我這雖然已經二十歲了,可連姑娘的手都沒牽過呢。

我實在沒有辦法,只能先勉強答應她,想辦法給王光棍背屍。

不過想背這橫死的屍體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我得先想個辦法封閉他身上的陰氣,這樣才能把他從床上給拽起來。

我讓那個女人直接帶着我去了他們家廚房,我把他們家做飯的鍋拿出來,颳了滿滿一碗鍋底灰。

這鍋底灰因為常年接受烈火的灼燒,上邊可是殘留着很多的陽氣。我把這些鍋底灰全塗在王光棍身上,總算是封住他身上的陰氣,把他從床上給背起來了。

屋子裡太過陰暗,此時已經到了中午,我先把王光棍的屍體背到院子裡邊,用陽光晒晒他再說。

我們背屍是有講究的,要喊一句號子,之後還有特定的步法。

此時我清了清嗓子朝着院子外喊到:「腳踏黃泉,早歸極樂。」

之後我按照我爹教我的步伐,走七步,停一下,按照這個順序,朝着院子**走,這樣做就是怕驚了死者。

不過我還沒有走到院子**,突然感覺後背越來越沉。死人確實要比活人沉,但是也不應該重到這種程度。

我回頭一看,本來身體僵硬的王光棍突然睜開了蠟黃的眼睛,兩隻乾枯的胳膊如同鐵鎖一樣扣住了我的脖子。他的力氣很大,勒的我要喘不上氣了。

我爹說的果然沒錯,這橫死的屍體不能背,看現在的情況,這傢伙是要屍變啊!